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飞鸟散文】《那年那月那个老太婆》  

2008-04-24 00:39:25|  分类: 【飞鸟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那月那个老太婆

 

我始终认为,语言在老太婆面前是苍白无力的。然而,我还是想写出给她看看。题记。

 

我从小就喊她老太婆。倒不是她大我几十岁,沧桑的脸爬满皱纹,头发花白稀疏,而是我打从记事惟她照顾在我身旁。小伙伴们都有父母,唯我不见自己的爸妈。一天我问她,我该叫你什么呢?她张开没牙的嘴笑说,你是我从草地抱回来的孩子,天是你的爸,地是你的妈,你叫我老太婆吧。我信了:原来我与那只大闹天宫的石猴子一样,来历不明,和这个老太婆没有关系。我很自然地叫了她第一声“老太婆”。从此,我一直这样称呼她。后来她的双耳全聋,直至去往另一个世界,再听不见我叫她“老太婆”。 

我6岁前一直闹不明白:我和她既然没关系,为什么她还要对我百倍疼爱?与我相邻而居的女伙伴小谢,亲娘死后爹给她娶回来个后娘,好日子一去不复返,变成一棵道沟边的野草,没个人问寒问暖。而老太婆对我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口中怕化了。最让我难忘害羞的是:寒冬夜晚我被尿憋醒,不想钻出热被窝撒,她就下床拿来夜壶,让我在被窝里尿。我有尿床的坏习惯,她发现后,会毫不犹豫地与我调换位置。我睡到干燥温暖的地方,她躺在潮湿冰凉的地方。天明醒来,我刮着她的鼻子,笑她没羞,老得掉牙还尿床,她乐呵呵听任我羞她,并不道破天机。后来,我知道了自己尿的床,不但不谢还怪她道,老太婆,这都是你溺爱我的结果。活该!她仍是笑呵呵。我继续尿湿床铺,她继续暖干床铺。 

小伙伴们最讨厌闷热的夏夜,尤其是蚊子,乘他们不备或睡熟,在他们白嫩的皮肤上咬出无数红点。而我闹不明白,自己为何不热,皮肤为何不留下红点点?半夜醒来,我看见她正为我扇扇子,丝丝微风只在我身上拂,满头汗水的她,肩上搭条湿毛巾却顾不上擦。实在困了,她才拿毛巾擦拭熬红的浊眼,而那把破扇子摇头晃脑,不曾趁机休息一下。我似乎有点明白过来,心一软说,老太婆,我不热,你睡吧。我这一说不打紧,她反而扇得更起劲,还拍打着扇子说,叫你偷懒,看把俺娃儿热醒了不是?我很想纠正她说错的话,我不是你的娃儿,但瞌睡再次让我进入恬静的梦乡。 

5岁那年雪夜,我第一次尝到疼痛是什么滋味,第一次相信我是她的娃儿了。那天吃过晚饭,小姑烧好一瓶热茶放在堂屋,转身去厨房洗锅碗,我抓起茶瓶倒茶喝,力小抓不住,茶瓶掉到地上炸裂,热水烫到我的脚面,马上肿起个大水泡。她跑进屋看见我疼得哇哇叫,抱起我老泪纵横地哭起来。夜空大雪纷飞,她背着我不停地迈动小脚,疯子般奔走在雪路上。12里远的乡医院,她竟然能够一气赶到,中间没有停歇。这与她大把的年纪实在不相称!知道此事的人不相信说。我从医院回来,脚上的泡时常流黄水,她听别人说有个偏方:香油泡老鼠儿能治烫伤。她一个老太婆,种麦子和玉米都费力,哪有气力再种芝麻?没有香油,她挨门上户一点一滴地借,但捉老鼠儿难住了她。人吃不饱,老鼠就少见。也不知是我命好还是她命好,她竟打听到一家有香油泡老鼠儿的药,求来后,她每天给我上药,不到十天,脚伤竟然痊愈。她看着我没有留下伤疤的小脚,高兴得抱着连亲几口。在她弯腰到我面前时,我看清了她的乱发,一个月内竟然白出许多根。 

她爱哭爱落泪,每次皆因我而起。我没见她为农活劳累哭过。小时,我身体赢弱多病,最常见的病是肚子疼,且往往发生在夜晚。村庄连个药铺子都没有,她只能把我搂在怀里,用长满老茧的双手揉我的肚子。这并不能很快减去疼。我疼得大哭时,用手乱抓她的脸面,用脚猛蹬她的腹部。她忍受着,为不能减轻我的疼自责,陪我大哭,甚至抬手砍自己的脸骂,你这不中用的老太婆,咋就不能把娃儿的疼抓进你的肚子里,娃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也不要活了!慢慢地,我的肚子不疼了,在她仍然不停地揉动中睡去。我不知她就这样保持着坐姿,一动不动搂我到天亮。 

我在我很多不知中慢慢成长,她在她很多知道中渐渐衰老。对于她的耳背,我小时不知为什么事导致。稍大后听她说,家里太穷,她的儿子吃不饱穿不暖,15岁时隐瞒年龄,在县城偷偷参了军。她的丈夫跑到漯河火车站,百般阻拦这个惟一的儿子,却没能拦下儿子远走的脚步。后来,她的儿子在沈阳空军服役,有事半年竟没寄回家一封信。她想儿子想得几乎疯了,每天站在村西口流泪,那泪比星星多,比圆月亮。而后,眼睛灰暗起来,等儿子回家探亲时,她已经看不清面前高大的儿子。儿子带她到北京治病,但治好她眼睛的同时耳朵却听不清了声音。我小时对她说话,都要拉她弯下腰,贴近她左耳大声开口她才听得见。我10岁上,世间的一切声音,她再听不见。因为她的耳聋,有段时间我不愿不想和她说话,她就看我发声的口型,猜我说的是什么话。最初猜的离谱,后来十句竟猜对了七八句。日久天长,她和我心有灵犀了。我张嘴不用出声,她都能看懂我说的是什么话。这的确是个奇迹。 

她的儿子后来之所以转业回地方上,是因为她的丈夫到部队看儿子时重病突发,回家不久就去逝了。我也想叫她的丈夫“老头子”,但“老头子”去得太早,我没有机会。她的儿子在县城上班,我依旧跟着她农村生活。九岁那年,她的儿子接我进城上学,半年后她也跟来了。她离不开被她从草地里抱回来的娃儿。其实我已明白,我有父母,对“老太婆”我应该叫什么心里清楚。但习惯成自然,我依旧以“老太婆”称呼她。她的儿子没少说我,可她说,娃儿叫俺“老太婆”,俺听着亲切。大家别笑话我不尊重老人,她就这样喜欢宠着我。 

她也有不宠我的时候。小时,我每次和伙伴打架,不管是我对我错,她总是吵我而安慰别人。一次,有个伙伴邀我偷他家里两毛钱买粮果吃,她知道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了我。我委屈得大哭。她流着大滴的泪对我说,娃儿呀,咱家再穷,但要穷得有志气!咱不能养成小偷小摸的坏毛病,外人会看不起。我从此不再偷东西。她的话我听,谁让我是吃她的瞎奶长大的呢。我欠她这份情!家里虽然穷,她却时常周济村里更穷的人和讨饭之人。她的儿子当兵在外,每月按时寄钱给她,她若是买白面蒸成馍馍,必让我拿上几个白面馍送给他人。在她有意无意的熏陶下,我不知不觉具有了她对穷人无限悲悯的情怀。 

她是她丈夫的第二任妻子。都说后娘不亲后养的孩子,可她的亲儿子不这么认为。她丈夫的前妻留下一个孩子难产死了,她一把屎一把尿把孩子拉扯大。孩子有错被父亲打,她总是挺身护在孩子身前,而亲儿子有错,她非打即骂。每每说到这些往事,她的亲儿子就有点吃醋,说她偏袒大哥,不向他这个亲儿子。她虽然听不见儿子说她,但从儿子的口型猜了出来,就说,你大哥那么可怜,我能狠下心说他打他吗?你是娘身上掉下的肉,娘打你也心疼!可你还有个亲娘在,你大哥从小没了娘,搁着谁都心疼。 

然而,这个心疼他人的老太婆,苍天却狠心不疼她,赐给她了无药可治的疾病。她只享受了儿子几年福,还没来及享受我的一天福,就匆匆离我而去。她一把瘦得不忍目睹的老骨头埋在家乡的坟地里。每年清明、阴历十月和她的周年,我都要风尘仆仆赶回老家看她,在她坟前和她唠上半天话。她的石碑上面,石匠刻有我的名字,但我又把我的名字刻在她坟前一棵小松树上了。我觉得,小松树有了我的名字就是我了,这样我能时时刻刻守在她身边,让她有个说话的人,还能听到有人喊她一声“老太婆”。 

她不宠我已经整10年,我很是想念那年那月那个老太婆……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