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鸟眼观人】02《稿费》  

2009-02-21 21:49:16|  分类: 【鸟眼观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认为是人间喜剧或者小笑话皆可。

                   【稿费】

  电业局是小县城排名第一的纳税大户,效益好,工资高,削尖脑壳进去的人多,有近千人在岗职工。赵记者的姑父是市电业局某部门领导,因此他初中毕业便进了县电业局上班。

  赵记者最初在三产部门干电焊工,每天与冰凉的铁家伙打交道,稍不留神眼睛就会被电火花的强光灼伤,母亲只得求邻家大嫂挤乳汁给他当眼药水点。赵记者对这样的工作很是失望,遂把刚开始的工作热情分出三分之二用在他个人的爱好上,写一些别人看不懂他也看不懂的诗。

  赵记者在办公室五个人中最年青。张主任26天内送走旧妻、父亲和迎娶新妻,在单位还未出名前,赵记者在单位的名气比他们四个人大。可以说单位近千名职工,没有见他面的巨多,不知他名字的鲜闻。他的名气全托单位最初创办的内部小报之福。

  赵记者上班三年,停薪留职到北京闯荡半年,承受不住流浪诗人的清贫,打消以诗成名的念头,回单位继续当他的电焊工。不几日,某个女同事对他说单位创办一张小报,一星期出一期,我男人主办,想在报角登些文艺作品,苦于单位无此人才,听说你会写诗,让他看看能不能刊登。于是,逢星期一,赵记者的短诗都能在小报上见于报角。一首诗5元稿费,赵记者第一次握在掌心时,跑到厕所见有人蹲茅坑,抹头出来,躲在一处僻静的墙角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这是他的处女稿费啊!

  赵记者在单位名气越来越大。诗是什么玩意儿!甭听现今的人们嘴上对它不屑一顾,内心对它其实十分敬畏。玩诗的人,别人自然也就刮目相看。试想小县城几万人,当中挑来拣去,能写诗者几人?赵记者不满足在单位的名气,当然更不满意一首诗5元稿费,还不够他写出一首诗的烟钱!他开始向外投稿,零散见诸报端。在一次市级举办的诗歌比赛中,他还中了一等奖,领回1000元稿费。于是,他在县城渐渐小有名气。别人尊称他一声诗人,他不承认也不否认,心却美滋滋地飘起来。

  赵记者去办公室前,单位领导开始重视对外宣传,要求办公室每年必须在国家、省市电力报上登多少篇新闻,新闻见报,单位另外高额奖励。马主任写新闻是高手中的高手,而且他能说会道,常给各报社编辑打电话,死皮赖脸地求编辑刊登,因此中稿率高。据小道消息,每年不算报社汇给他的稿费,单位另奖他的稿费就在万元上下。办公室只有马主任会写新闻,平时办公室没有大事,他就借单位人来人往,影响他给领导写报告为理由回家,然后废寝忘食地写新闻。可惜最近几年,他上了年纪,体力跟不上,身体这疼那痒,渐觉俯案疾书吃不消。这时他想起已经在用电办公室工作几年的赵记者。

  赵记者能进用电办公室工作,这次不是拜他姑父的功劳,是他姑父的女儿他的表妹在市用电部门当了领导,给他单位一把手打声招呼,没费一分钱让他走进用电办公室,算是机关部门的人了。单位两年对全体职工进行一次竞聘上岗。赵记者以文才闻名单位,求其写演讲稿者甚多,他来者不拒,一次为七个人写演讲稿,竟有五人升为中层副职。赵记者以为是自己写得好,后来才知竞聘就是一个形式,台上大话吹完,该留的留,该走的走,该升的升,与他替人写的演讲稿无关。明知这样,他两年后还得为同事辛苦到半夜。张主任为减轻自己整天写新闻辛苦,在领导办公室着实大捧赵记者一番。很快,人事部门一纸调令,赵记者来到办公室,负责写稿、投稿和单位内刊编辑工作。当然,也不只这三件事。王纪检、李编辑、胡秘书往日相互推辞去县委、县政府各部门跑腿儿拿来或送去材料,给九个领导办公室送报纸等杂活儿,因他是新同志,名正言顺地全交给了他。

  赵记者来办公室三个月,到了年底,第四季度才挣稿费三四百元。他再看张主任的稿费,近三千元,心想,看来他每年拿万元稿费,并非空穴来风。张主任在农村生活多年,乡村俚语掌握颇丰,新闻写得灵活生动;赵记者没有摆脱写诗的风格,新闻读着像诗句。张主任苦口婆心教导他,你再这样不行,写新闻要开门见山,多用俚语,这样读者才能容易明白,读着朗朗上口;你写新闻,绕弯子兜了大半圈,编辑还没看明白你说的啥意思,能给你刊登吗?后来,赵记者再写新闻先让张主任审阅,往往他的稿子被张主任改成自己的风格。还别说,第二年赵记者中稿率明显提高,全年下来,稿费有五六千元。

  好景不长,第三年第一个季度结束,李编辑拿着单位所有通讯员本季度的稿费汇总单到主抓财务的副局长办公室签字,副局长狠狠批评他一顿,说你看看单子上,20多个通讯员的稿费,还不比你们办公室的人多。下面许多同志对此早就有很大意见!这次我不给你签,回去重新修改新闻奖励办法,合适后再拿给我签。李编辑从没有新闻见报,大觉冤屈,但副局长气头上,不敢解释半句,灰溜溜返回办公室,向三个同事大声埋怨都是张主任的错(此时他还没升为副主任)。办公室不隔音,张主任在自己办公室听见,出来问怎么回事?李编辑无官职不怕他,抱怨自己做了替罪羔羊。张主任只得让李编辑从电脑里调出单位的新闻奖励办法,两人坐在电脑前,争争吵吵中修改十来天,十易草稿才算完成新的新闻奖励办法。新办法规定,基层通讯员新闻见报按原奖励金额足额给,办公室五个人新闻见报,一文没有。副局长看过修改后的奖励办法,含笑中,大笔一挥:通过,第二季度执行。不过,第一季度稿费发下来,副局长特对两个人的稿费减半。一个是张主任,3600元变成1800元;一个是赵记者,1600元变成800元。两个人这个心疼呐!赵记者刚有起色,正要大显身手挣稿费,至此希望化为乌有;张主任更是有苦说不出,稿费没得挣,中层领导会议上还被副局长不指名道姓地批评几句。与会中层领导都知是批评他,个个幸灾乐祸地看着他苦瓜似的脸微笑不语。其实基层职工对张主任能写,大多是佩服,并不妒忌他拿稿费多。另外,基层职工与领导绝少接触,内心怕见官,照面绕道还避之不及,如何敢跑到领导跟前打他的小报告?说白了,同级别是冤家,妒忌者来源于和他同是部门领导的人:都是部门领导,拿同样多的工资,凭什么他每年比我们多拿一万!

  赵记者之外,张主任对另外三个属下有意见无处说:三个白眼狼!都是我一手提过来的,偏和我对着干。原来,他与李编辑修改新闻奖励办法,按他的意思单位内刊上五个人的新闻不再奖励,报纸上的新闻照原奖励办法奖励。他打的主意是:反正自己很少在内刊登新闻,损失不大。李编辑看出他的企图,拨浪鼓似地摇头不同意,还鼓动王纪检和胡秘书不赞成。协商不下,李编辑提议五个人用投票方式决定听谁的,赵记者投了弃权票,三比一,少数服从多数。张主任的打算算是泡汤。

  张主任想不开,在党委书记办公室呆半天,大诉自己的苦处,旁敲侧击某个副局长不理解他为单位大公无私的心。党委书记在单位有名无实权,帮不了他什么忙,只是给副局长打电话说几句不要过于认真的话。副局长是局长身边红人,不吃党委书记的一套,把张主任叫到办公室,冷嘲热讽他多句。张主任做事小心谨慎,对领导向来惟命是从,从未受过领导如此狠批,月把没有缓过劲儿来,以身体有疾,时常托病在家,两个月辍笔不耕。新闻任务落在赵记者一个人身上。

  两个月后,张主任重新拾笔写稿,而且一发不可收拾,连着在报纸上登出多篇新闻,大有把前两个月没登出的新闻补出来之意。四个属下纳闷:没有稿费刺激他,他为何反倒更卖力了?后来,四个属下看出门道。原来,张主任让赵记者将单位所有基层通讯员的名字打印纸上给他,写完一篇新闻,把某个基层通讯员的名字缀在他名字后面,以共同写的名义发往报社。发表后,他让李编辑只记录基层通讯员的名字给领导看,把丰厚的稿费分摊到20多个基层通讯员身上。那些通讯员明知不是自己写的,自然不会厚着脸皮向他要稿费。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副局长和某些部门领导瞪眼看着张主任每年继续拿走单位近万元的稿费,干翻白眼,拿他没法子!

090221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