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09回:武大郎一炮走红  

2009-09-09 19:16:24|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09  武大郎一炮走红

 

大名府《浪子日报》报社三楼一间办公室里,周通拉下窗帘挡住艳阳,坐回高高的靠背沙发内。空调吹风口对准后背,汗珠子仍然顺着他的脊梁骨往下滑。

杯中茶是凉的,周通的心亦是凉的。近段时间,报社没有业务,工作毫无起色,他这个策划部部长无法推卸责任。想搞些活动,去找赞助商,人家一听是家不出名的报社,要么考虑考虑再说,接下来没回音;要么出赞助可以,但条件是,全部照他们的意思编排。

“都按你们说的做,要我这个策划人何用?”周通出门大骂,“老子即便饿死道边,再不看你们的嘴脸!”

骂罢,周通还得走进另一家。前天,他再次到新华书店洽谈业务,再次被请出来,不意撞见武大郎。他经常光顾书店,倒不是爱看书,而是想了解现在流行什么书,哪类书今人爱读。在计划写自己的《传记》前,他就发现,《名人传记》最引人注目。窥探别人尤其是名人的私秘,是众多读者共同的嗜好。可除了主编的义父还算是本地名人外,实在找不出第二个。他向主编建议,却被主编一口否定。想想,他明白过来,主编正是因为不愿生活在义父的光环下,才独自创办了报社。此路不通,他想凭“小霸王”的招牌写自己的《自传》。次路又不通后,他只得重新上门揽业务。

前次遇见武大郎,周通那想在报上登《名人传记》的道路一下子看见了光明。是啊,《水浒传》家喻户晓,但一百单八将,记得名字的没几个;这个矮子和他的婆娘,不记得他们名字的恐怕难找。以他的名气,写出一本《传记》,报上一经刊出,定能引起不小轰动!时不待人,他的大脑壳在极速运转中喊住了武大郎。

周通想罢往事,伸手正要端茶喝,门卫打来电话:

“周部长,有两个人门口找您,其中一个叫武大郎。如果您不想见他们,我就说您不在报社,把他们两个打发走。”

来就来呗,还多带一个人!他会是谁呢?周通停顿两秒,让门卫放二人进来。

脚步声自走廊另一端响起。周通开门,只见额头油光发亮的武大郎走在前,一个高个消瘦男人跟其后。进屋客套两句,经武大郎介绍,他才知来人是李鬼。

周通和李鬼没什么接触,对他与李逵之间的恩怨懒得多过问,道:

“老哥哥,兄弟这两天业务繁忙,还没来及抽时间上门拜访,倒让你大老远赶来,实在惭愧,惭愧!”

“兄弟客气,折杀老哥哥。”武大郎受宠若惊,抹把额上的细汗,“俺乡下粗人一个,岂有让周部长屈尊寒舍的理儿?”

“哥哥写书一事,因总编暂不在家,兄弟未曾向他汇报。”周通起身来到饮水机前,倒两杯水给二人,“不过,‘枪手’一事兄弟替大哥找过一个,只是那小子狮子大张口,非要与你二一添作五,对半平分稿酬。兄弟费尽口舌,硬是砍不下去。你看……”

其实“枪手”只要求与武大郎“二八”开。周通不瞎怪狠,打算不动手脚,背地里白捞一大把。

“让兄弟操心。俺不用他了。昨天俺与李鬼兄弟商量,准备合伙写书,你看行不?”

“唔。但不知李鬼哥哥是何学历?”

周通狗咬猪水泡空欢喜一场,哪料人算不如天算,半路杀出一个假李逵,白花花的银子没得赚了。

李鬼阳间没上过学,地牢囚禁几百年,倒是想认识那斗大的黑字,牛头马面却不愿给他抬来比那斗大的筐。周通忽然这么一问,他对“学历”是啥玩意儿不晓得,情急之下,扭头求救武大郎:

“哥哥,啥是学历?”

“大概问你上过几年学。”

武大郎也没有上过学堂,学问是半路出家。只因做炊饼,他常到高校门口卖给学生,耳朵眼儿似曾听到过“学历”两字,但尚未搞清楚。

“上学?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李鬼实话实说,在周通不屑的目光中,垂头不知所措,双手伸到茶几下面搓来搓去。

“周经理,李鬼兄弟虽然大字不识,却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武大郎慌忙打圆场,“他多年走穴,对演艺界明星们的内幕知之不少呢。”

“是吗?说来听听。”

周通勉强听下去,心中已不抱希望。他美滋滋地想,最好李鬼不行,这样我坐收渔翁之利的机会便来了。

武大郎把李鬼冒充李逵,与明星四处“走穴”之事述说一遍。尽管只是拎着板斧唬弄乡下人,李鬼也学老艺人电视采访节目中一般,侃起往昔辉煌岁月,禁不住热泪盈眶,最后以满腔豪情收尾。

周通听罢不由得猛拍两下巴掌,连声道:

“好,好,好。就这么定了!你们回王家集镇先写着,写出一章拿来一章,我这里立马刊登出去。”

武大郎和李鬼起身,千恩万谢而去。

一个星期后,《浪子日报》二版下方隆重推出武大郎的传记《俺和潘金莲这辈子》第一章,并注明即日起连载不断。周通还嫌不够份量,在文章旁边写下一段煽情的编辑按语:武大郎先生,绝色美人潘金莲之夫,偷情高手西门庆宿敌,打虎英雄武松大哥,千年寒窗,大器晚成,写出力作。此书是他的独家秘史,内中多有鲜为人知的闺房之事。承蒙他对本报社厚爱,愿把精彩内容公示……最后他着重点评: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此传记诞生,必将盖过《水浒传》,气死《金瓶梅》。

随着武大郎《俺和潘金莲这辈子》第1章、第2章、第3章……不断地刊出,《浪子日报》销量大增。每到报纸发行这天,大名府万人空巷,全集中在各个报纸零售点前。一时洛阳纸贵。各个大小行政事业厂矿单位,送报小贩楼上楼下往来穿梭;各条乡村公路小道,投递车子“叮铃铃”欢唱不止。

过有两月,《俺和潘金莲这辈子》刊完,武大郎又在《浪子日报》上全面开花,陆续推出他不同风格、不同类型的新作品。分门别类有:

经济类:《小炊饼,大学问》、《万家讲坛,武大郎讲解生意经》。

教育类:《培养孩子就从炊饼做起》、《武松在俺培养下如何成为打虎英雄》。

侦探类:《西门庆悄然从后门溜进来》、《王婆撒下弥天大谎》。

文学类:《与美女共舞》、《第三者插足》、《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

童话类:《小绿帽》、《绿林虎踪》、《一个炊饼的故事》。

“武学”研究类:《揭秘潘金莲和俺的初夜》、《揭秘武松是否爱过他嫂子》、《揭秘潘金莲因何事后洗澡》、《揭秘“拉皮条”是否王婆首创》。

书信类:《劝潘金莲三从四德良言》、《武大郎潘金莲情书大观》。

其它类:《武大郎教你追美女》、《捉奸就要捉到床上》、《武大郎爱情保卫战》。

李鬼、武大郎二人在家夜以继日写,一切日常所需婆娘包办。其间,周通多次打来电话催稿。为加快写作速度,武大郎让婆娘到城里的电脑班学会打“五笔”字,又拿出一部分稿费买台二手电脑上了网。李鬼和他分坐婆娘两边,你一句,我一言,由婆娘逐字逐句打进电脑。一章结束,立马“伊妹儿”发到周通邮箱里。

电脑写作就是方便快捷,二人一天少则一章、两章,多则四五章都有。写作速度和效率大大提高。

武大郎紧贴在婆娘身子左侧,趁李鬼兀自在那儿瞎编乱侃,婆娘忙于打字,右手不忘记消停,躲在婆娘屁股后表现得十分活跃。婆娘被他摸得小腹燥热难耐,心海激情澎湃,不是打不出字就是打错字。气得李鬼直骂:日你娘的,500大洋花你身上算是打了水漂。想急死俺不成!婆娘茶壶里煮饺子,有口吐不出,只能忍气不发,闷头打字。

快到吃饭时,武大郎以婆娘打字不能离开为由,使唤李鬼街上买菜买肉。李鬼前腿迈出大门,他一把扭过婆娘的脸,猪嘴伸上去又啃又拱。婆娘没少接受他背地里给小费,对他百依百顺,凭他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胡来。到得晚上,二人轮番上阵与李鬼喝酒。李鬼焉能比得上虎牢关前战三英的吕布?喝一次醉一次,醉一次不省人事一次。他这边床上倒头呼呼大睡,婆娘那边便和武大郎去东间吊膀子,颠鸾倒凤,表演18岁不宜看的黄片片。

风流快活后,武大郎盯着婆娘光身穿衣,心中禁不住喊句“偷情真他娘的爽”!一次婆娘提裙出门,他倒向被窝刹那,忽然发觉对潘金莲和西门庆的恨已经变淡,甚至没有了。他细细琢磨,苦苦思索,似乎理解谅解了那对奸夫淫妇为何砍头不要紧,只要偷情真了!

“嘿嘿,偷情就是爽!”

武大郎梦呓时没能把住嘴。

这天,武大郎数数刊登自己的作品,居然长短20多部。字数虽没计算,估计至少有三四百万左右,远远超出他预计的百万字数。于是,他一脸阳光灿烂地对婆娘道:

“天生我才必有用。没想到俺一个卖炊饼的小人物,居然有如此高的写作天分呢!”

“是金子,埋藏哪里都会发光!”

这些日子,婆娘为二人打字,指尖磨出一层老茧。她并不后悔,私底下还窃喜不已:这次看人,终于没看走眼。这个武大郎,还真有鬼才!短短时间内长篇大论就发表出去了。照此情况下去,他必然全国出大名。嘻嘻嘻,有首歌唱得不错,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说不得哪天俺跟着他也能成名人呢!当然,最舒心的还是俺能与他朝夕共处,卿卿我我,快乐赛过天上神仙!

婆娘想起与武大郎初试云雨情,更是喜上眉梢。她发现,武大郎原来不懂男女之事,压在自己身上,干使劲进不去;还是自己引导着他,二人才进入欲死欲活的极乐世界。她忍不住感慨,潘金莲呀潘金莲,放着身边这么优秀的男人你不用,我替你惋惜啊!最后,她又想到李鬼,一股中药味突袭肠胃,想吐。李鬼以为她的地是盐咸地,寸草难生,四处求药,每次回家,中药大包小包带回几捆。中药喝多反胃,喝少没效果。每次,她都是捏着鼻子强咽下去。有几次呛着喉咙,呛得她眼冒金星子,泪花子横飞。她不愿再喝,李鬼就逼她。时间一长,身边的人都说她身上一股子中药味。

这日子没法过了!婆娘对李鬼生出厌恶之心。

李鬼脸上没有露出高兴色。那天在周通办公室里,临出门他小心翼翼问道:

“周经理,俺和武大哥合伙写书,刊登时能不能在他后面署上俺的名字?”

“不行。你们写的是武家秘史,而你非武家人,读者知道《传记》有人代劳,会起副作用。再说,你名气不大,起不到名人效应。” 周通不容商量地回绝,见李鬼驴脸弯成一根老南瓜,遂换成柔和的语气安慰,“武大哥将来大红大紫之日,不会忘记哥哥的好处。到时洋楼、房车、金钱一样不少你。你就等着过上层人物的幸福生活吧。”

李鬼被周通几句话噎了个半死,又气又羞又恼。转念又一想:有骑马坐轿的,就有牵绳抬杠的;哪座庙里没有几个屈死的小鬼?自己不是名人,更非名人之后,只能做绿叶陪衬红花的地下工作者了。可跟在高兴而归的武大郎背后,他不免还是有些自怨自艾,暗骂老天处事不公道,爹娘去世早,没给儿子打好基础,走上金光大道。

自此,李鬼暗暗狠下工夫,识字看书,学问突飞猛进,直追武大郎。

武大郎自在《浪子日报》上推出连载作品,周通的办公室每日里人满为患,各大报刊争相与他洽谈转载事宜,以满足本地读者群强烈需求的心声。更有那些多种经营者来报社请求给他们的产品做广告宣传。有时版面不够,这些商人为争报屁股那么点儿大的地盘吵得脸红脖子粗。广告费一涨再涨。这些广告中,有吃的、喝的、用的,就连伟哥、内衣、丰乳、增高、减肥广告也都见缝插针。可以说包罗万象,无所不有。

其它报社争相要转载武大郎的文章,周通个个欣然同意,条件是掏大钱。报社日进斗金的同时,由于广告宣传到位,读者众多,救活许多大中小厂矿企业,下岗工人部重返岗位仍不够。有些乡镇企业准备派人去南方招回本地打工族。这些商人倒还好对付,交钱办事,简单明了,却有不少记者跟在他屁股后如蝇追身,如水裹足,非要采访武大郎本人。搞得他不胜烦,以种种理由拒绝记者采访。逼急了,他甩下一句“希望你们从爱护青年作家的角度考虑,不要打挠他平静的写作生活”,说声尿急上厕所,拔腿溜掉。

周通当然不是真正为武大郎着想而拒绝记者采访。试想,武大郎一经记者采访上报,成名人后哪里还会满足呆在《浪子日报》这座小庙?如今报社众多,报纸泛滥,一旦被大报社挖走这棵摇钱大树,他哪里再拾遍地的金叶子!且他升官发财之梦随之就化为了泡影。

报社总编位置,周通瞄准多年。只可惜总编放着社长位置不坐,偏让自己无才无德的义母担当,始终压在他头顶上,指手划脚。现在,他握有武大郎这张“王牌”在手,有心想把武大郎打造出成写作奇才,成为著名作家,甚至成为诺贝尔文学得主亦未可知。他心想:现在我已经把名不见经传的报社提高了知名度,扩宽了报纸销售市场,随后,再策划报社推出副刊、周刊、文摘等,必给报社带来更可观的收入。那时,我的风头必盖过其他兄弟,社长退位,总编做社长,总编之位舍我其谁!想到这里,他长出一口闷气。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周通过高估计了他的保密能力,更低估了狗崽队灵敏的鼻子。

这天,李鬼上街买菜,武大郎赶忙抓紧时间行动,搂着婆娘在电脑前无所顾及地调起情来。不曾想,大门突然推开,十来个人拿着闪光灯、照相机、摄像机冲进来,朝着二人就是一通乱照乱拍。二人何曾经历过这种场面!吓得抱头蹲在地上,不敢抬头,以为警察上门前来捉奸。

武大郎正暗暗叫苦不迭,有人把他搀扶起来让到板凳上,语气极为恭维地道:

“武大师,能否请您谈谈您的成长道路?”

“你们是……”

武大郎呆愣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些人乱哄哄自报家门。有人说我是某某报社记者,有人说我是某某杂志记者,有人说我是某某电视记者,更有一人说我是某某省作家协会秘书长。

这些人七嘴八舌,惟恐武大郎听不懂,把不明来意的他弄得不知听谁的是好。众人都想让他先接受自己采访,能够以最快速度独家报导新闻,结果闹腾半阵子,达不成共识。婆娘刚才趁大家围住武大郎时,急步跑进里屋,换身干净衣裳,擦些香水碎步出来。有的记者见武大郎原地拿不定主意,抹转头围住婆娘,请她介绍武大郎。

婆娘清清嗓子,刚开口说到武大郎是在她精心照顾下,才能用心扑在写作上……这些记者便打断她的话,感慨地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有一个伟大的女性!大嫂一看便是大家闺秀,肯定出身名门望族,为夫君做出不小牺牲。譬如,大嫂娘家嫌贫爱富,坚决不同意你嫁给穷书生武大郎;但你顶着巨大压力,甚至与狠心爹断绝父女关系,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携同情郎私奔……

得!婆娘心中道,俺不用张口费舌,他们倒替俺想周全了,就连俺向往的事情和没有想到的情节也都添充补齐了。

婆娘面带微笑,一个劲地点头称是。正美得心花怒放,她不经意间抬头,却见李鬼站在门槛外冷眼盯她,一张脸憋得好似一块猪肝,黑红黑红的。

武大郎早看到李鬼站在门外,但这些记者围着他如群蝇嚷嚷,使他无法阻止婆娘在一旁不停地点头称是。担心李鬼进屋捅破纸篓子,他的心如三九天的石头,冰凉冰凉的。

李鬼还真沉得住气,站在屋外始终一言不发。

作协秘书长对武大郎道:

“此次千辛万苦找到武大师,我想请您加入我们作协。”

“做鞋?”武大郎不相信自己耳朵,晃晃大脑袋,“炊饼俺都懒得做了,岂能再干女人玩的针线活儿?”

“武大师真乃大家风范,张嘴就有幽默,比起明星作家出口发嗲风趣多了。”作协秘书长更加佩服,“俗话说,成作家难,成名作家更难,成您这样既能做炊饼,又能出名著的作家更是难上加难啊!不久的将来,中国人拿诺贝尔文学奖,您肯定是第一人!”

“诺贝尔文学奖”是什么东西武大郎才不想过问。他只知,当作家不用再卖炊饼,遇见城管不会像小老鼠遇见猫大王。话虽如此说,接过秘书长递来的钢笔,他还是在作协申请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