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23回:杜兴中途西安行  

2009-09-09 19:48:21|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23  杜兴中途西安行

 

第二天,日上树俏,斜照窗帘,李师师仍在熟睡,花小美推门进来,喊醒她。

李师师睁开凤目,自觉昨天的疲劳尽去,起身走进卫生间,洗梳完毕,盈盈来在外屋的客厅里,坐下道:

“小美,杜经理来到没有?”

“总经理,他就在店外候着。”

“让他进来吧。”

“总经理吃过饭再见他吧。”

“不用,我暂时不饿。正事要紧,你喊他过来吧。”

过有几分钟,杜兴跟在花小美身后走进李师师的房间。只见对面沙发上端坐着一位肌肤胜雪的女子,面容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花树堆雪,环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此时的女子双目微闭,似在沉思,更有另一种说不出的美艳。

杜兴与李师师不过几次照面。初开始,他还是部门一名普通员工时,隔着玻璃窗,远远地见过李师师上下车,面貌看得并不清;后来他升为部门经理,因为公务事向李师师汇报过工作,但办公室人来人往,滞留不长,不曾单独会面细看过。此时他单独被李师师召见,心喜若狂,站在门口,不敢进屋惊动她,单等花小美提醒自己来了。

李师师抬头见杜兴立在门口,摆手让他进来。杜兴坐下,初次面对上司,与佳人仅一桌之隔,不敢多养眼,略略低下目光,静待李师师问话。同时,他在心里纳闷:总经理先是远在海南岛,后在西安,为何知道我正返回开封的路上?为什么中途又让我转道西安?莫不是听说我到昆明找她要广告费,特意召来签字?

“杜经理,黄河园最近经营得如何?”

“挺好的!”杜兴急于在李师师跟前表功,“虽然咱们的黄河园初建不久,但我在河北大名府等地多方进行广告宣传,许多人都抱着了解宋朝建筑、民俗风情的急切心理,纷纷慕名前来游玩,经营前景是蒸蒸日上。”

“嗯,这些天辛苦你了。”李师师扭脸看向花小美,“杜经理连夜赶路,一定渴了,你给他倒杯热茶喝。”

“不辛苦,不辛苦。在总经理英明领导、正确决策下,定能开创出公司美好的明天,我就是干脑涂地,亦在所不辞!”杜兴受宠若惊,不失时机拍李师师的马屁。

俗话说得好:千种香万种香,不如马屁放得香;千句话万句话,不顶马屁一句话。你看那些老实人求人办事,在官员一脸严肃面前,低眉垂首乞求半天,事情还一定办成;那些精明人求人办事,马屁话一说便把官员逗得开怀大笑,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杜兴深蕴其中道理,心里美滋滋地等李师师夸上他两句。

“杜经理,你的嘴好甜哟。”花小美端茶走过来道。

“是吗?”李师师话锋一转,语气严肃,“不过,我听说你在开封名声不太好呀!”

“属下窦娥冤啊!”杜兴心头猛地一沉,以为李师师对他吃喝嫖赌及多次拿别人回扣之事有所知晓,刚才的兴奋劲儿一下子跑到“爪洼国”去了,重振精神,装出一副冤屈的表情狡辩,“总经理明鉴,您是了解我的,可不能相信有些长嘴驴对我人格的污蔑。”

杜兴心中好不恨死那个告密之人!他原以为,山高皇帝远,自己的不良嗜好公司总部不会察觉到,特别是这个总经理,一个女流之辈,不过长相美罢了,会有多大能耐?自己久经商场变幻,什么风雨没见过?心中很是瞧不起李师师。

“好了,你个人的事我点到为止,暂不追究,好自为之。别人敬你是梁山好汉,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丢了梁山好汉的形象。”李师师换回柔情似水的一面,桃腮含笑,目光晶亮,像个羞涩的女孩道,“听说你见过你的兄弟,大名府浪子燕青是不?”

“是的,因去大名府做广告,在他的报社见过面。后来,因广告费没有及时给他,他来开封找我,又见过几次面。”杜兴见李师师不再过问他的事,背地里抹把冷汗,“总经理您公务繁忙,常在外面辛苦,我一直无法得到您的许可,拖至今仍没把广告费给他。”

杜兴把怎么与燕青重逢,后来与他的几次见面,原原本本、老老实实说出来,单单将吃燕青5000元回扣一事隐瞒了下来。

李师师从杜兴口中了解到,燕青的报社经营状况不乐观,急道:

“我给你20万,你马上返回开封,到大名府一趟,先将他的10万欠款还上,再用另外10万,请他给黄河园继续做几个月广告。”

“这个……”杜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小心翼翼地询问李师师,“总经理,我们在他的报纸上做过广告,而且黄河园的招牌已在河北打响,您看,还有必要吗?”

“这个你不须操心,照我的吩咐做好了。我这就让花小美给你提20万,你即刻乘飞机回去,到大名府找燕青办吧。”李师师不再多搭理杜兴,对花小美道,“我有点儿饿了,你去里屋取20万,送走杜经理后,给我弄些吃的来。”

杜兴答应着退出李师师的房间,走到电梯口想起忘记提去山东做广告的事,有心进屋向李师师再多要些钱,来到门口又没了勇气,只得退回电梯口等花小美给钱。不多会儿,花小美提着皮箱走过来。

“小美妹妹,总经理今天怎么了?大老远把我叫来,只是简单问问燕青的事,还向他的报社二次……投资。”杜兴接过皮箱,没敢说出“盲目”两字。

“让你办你就办,总经理决定的事情,自有她的道理。”

杜兴在开封的丑事,在昆明被别人暗算的事,花小美有所闻,对他没有好感。

“是是是,我这就去大名府找燕青。”

杜兴在花小美跟前碰一个软钉子,不再自讨没趣,辞别她出酒店,喊住一辆的士,匆匆搭车赶往飞机场。

他就要去往大名府,我什么时候能去呢?花小美望着杜兴离去,想起自己的身世,不觉黯然神伤,低着头,心事重重走向餐厅。

李师师刚用过早餐,宋辉琮西装笔挺地来见她,一进屋就道:

“师师,昨晚玩得可开心?”

“还行,西安的夜景不错。”

“师师,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李师师王顾左右言他,宋辉琮有点着急,“我问的是……你在卢俊义那里没什么事吧?”

“切,会有什么事?”花小美接过宋辉琮的话,“我们是拜访救命恩人,你想哪去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宋辉琮讪讪地笑道。

“好了,我们还是谈谈影视城的事吧。”

李师师让花小美端茶给宋辉琮,他喝口茶,犹豫一下,道:

“建设局局长叫高秋,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我想不如给他送些钱打通路子如何?”

“嗯,你看着办吧。”李师师沉吟着皱紧柳眉,“得多少?”

“恐怕得这个数。”宋辉琮叉开五指。

5000元?”花小美略显诧异,“有点儿少了吧?”

“真是不懂事的丫头!现在都什么行情了?”宋辉琮老气横秋,用手翻两翻,“两个五万!就这,还不知他老人家肯不肯点头。”

“真是吃肉不吐骨头的家伙!”花小美吐吐舌头。

10万还行。”李师师放下茶杯,咬咬银牙,“小美,屋里的现钱恐怕不够,你且去银行取10万现金给宋总,让他给那个高秋送去。”

“哎。”

花小美应声站起,拎起一个皮包出门。宋辉琮瞅着她走出门,回头对李师师道:

“师师,这事不慌办,晚上我去高秋家里摆平他。你来此还没欣赏西安的胜景,不如我现在带你去看兵马俑如何?”

“好吧。”

宋辉琮满眼期待,李师师不便回绝他的盛请,让他酒店外稍等,自己略打扮就下楼。

李师师一身白色连衣裙走出酒店,但见她两腮略施粉彩,双眼犹似两泓清泉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让人又不能不魂牵梦绕。散花仙子都比不过她!宋辉琮的心中暗自叫绝。

宋辉琮商场打拼多年,风月场合上更是拄着拐棍逛窑子——老手,可是,创下一家大公司,挣下金钱万千,至今仍是手中的拐棍,光杆一根。这因他对女子过于挑剔,遇不着高看一眼的意中人,不肯轻易走进围城。风月场上的女子,他几百年前曾对一个动过真情,可是碍于当时的身份地位特殊,只能夜晚偷偷前去幽会,不敢白天明目张胆前往相见,更是不能把那个女子接进家门。苍天可怜,那个女子再次被他遇上,可是他认识她,而她对他早已没有印象,无论他如何明着暗着向她表白,她却宛若水中央的荷花,与他保持一定距离,只可远远欣赏,不可近前把玩。他有心对她明说,又怕身份暴露,惹出无端是非,而自见过卢俊义后,他更为后怕。李师师以为他吃卢俊义的醋,倒是冤屈了他,他想的是自己不要再见到卢俊义最好,自然也不愿因李师师而与卢俊义再生瓜葛。

李师师的惊艳出现,惹得过往行人的眼睛齐刷刷看过来,不但男人见到她驻足,就连那些女人见到她,亦是迈不动双足。她们并非妒忌,而是由衷地为眼前的美丽女子吸引。这倒便宜了一些携夫人同行的男人,第一次夫人面前如此大胆地看另一个女子,而夫人只顾自地欣赏同性之美,已经忘掉丈夫的存在。

有个冒失鬼从李师师身旁经过,只顾着回头观看,不料一头撞在道边的电杆上,疼得抱头蹲下。宋辉琮见那人忍疼还不忘手缝间窥视她,不由得放声大笑。

“咱们上车吧。”李师师止住宋辉琮笑,“人家撞成那样,你还有心笑他。”

“哈哈,是他自找,怨不得别人。”宋辉琮回头看向李师师,目光亦有些痴呆,“不过也不能全怪他,是你长得太美所致。”

“少贫嘴舌,没人把你当哑巴。”

近距离的人一眼不眨,怕眨眼的工夫,美人忽然不见;远距离的人不知发生啥事,伸长脖子向店门口看,车行道堵车,人行道堵人,忙坏了交警。李师师急忙躬身钻进奔驰车。

秦始皇是第一个统一中国的皇帝,他的陵墓在西安东30公里处。19742月,当地农民在皇陵东侧附近打井时,偶然发现了与真人真马一样大小的兵马俑。从此,一个埋藏两千多年的地下军阵被挖掘出来,并在原址上建成博物馆。兵马俑坑是秦始皇的陪葬俑坑,有一号、二号、三号坑和兵马俑坑组成。展出的陶质陪葬武士俑和兵马俑共计8000个,排列成阵,气势壮观。分别有将军俑、铠甲俑、跪射俑等。坑内还出土有数万件实战兵器,以及展出的秦始皇大型彩绘铜车马。

宋辉琮领着李师师围绕兵马俑坑观看,一边走一边向她介绍来龙去脉。李师师跟在他的身后,无心听他讲角,对着坑中肃穆静立不会说话的兵马俑陷入沉思:这些兵马俑埋在地下2000多年,还有重见天日的今天,我与燕青分别也有近千年,可有相见日?一旦相见,他还会像当初对我么?是惊喜交加还是无动于衷?我们的姻缘能得到一个圆满结局么?我不曾嫁,卿未曾娶,相见恐怕皆尴尬!红楼之夜,我多次向他暗示以身相许之意,他似梁山伯始终不解祝英台的心,或者是急于求我救他义父,当时无暇顾及儿女私情吧?现在,他没有什么顾虑了,应该会接纳我吧?这么多年来,我对外人自称是“李烟晴”,一分一秒都没有忘记过他。我名叫“烟晴”,其实是“燕青”的谐音呀!

“这不是李烟晴姑娘吗?”

李师师收起沉思,抬头看,见卢俊义从一群老者中走出来。她连忙紧走几步,伸手和一双大手握住,道:

“卢伯父好,您刚来看兵马俑?”

“有一会儿了,正准备回去。上午开过研讨会,就赶来参观它们了。”

有些夫妻生活一辈子,可是两人临到老时,仍然感觉彼此很是陌生;有些陌生男女,两人不过见一次面,说两句话,便恍若认识多年的好朋友,甚至是红颜知己。这大概是围城男女不甘家中只有另一个一半,仍到处寻觅肉体或者精神上另一半的原故吧。

卢俊义在李师师面前,感觉就像遇着自己的另一半,既亲切又有说不完的话题。昨天晚上,他送走李师师和花小美,回屋和李师师一样,半夜没有睡意:我这是怎么了?在家面对婆娘,一天说不上两句话,自与这个李姑娘相识,自己仿佛一下子年青30岁,像个毛头小伙儿,心中再次焕发出当年的青春活力。

卢俊义有此不正常心理,不能全怪他,李师师没对他道出真名,他在不明情况下,一颗心偏离轨道,滑向注定没有尽头的苦恼中。

“那您多在西安玩几天。”李师师道。

“不了,参观完兵马俑,再去大燕塔看看,下午我就要赶回大名府。”

卢俊义握着李师师的手不松,这让她的脸有些发烧。

“走时我送您吧。”

“不麻烦李姑娘了。”卢俊义耍个心眼儿,“有机会到大名府,我给你当免费向导。”

“好的,我一定去拜访恩人全家。”

李师师好想即刻跟着卢俊义去大名府他家,但想到影视城之事还未办妥,于是打住急切要见燕青的念头。

卢俊义看见李师师身后有个中年人,正不友好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道:

“这位是……”

“他叫宋辉琮,大宋建筑公司老板,我生意场上的朋友。”

“白白胖胖,有富态,确有大老板派头。”卢俊义向宋辉琮伸出右手。

“久闻过您的大名,只是不曾谋面。”宋辉琮礼貌性地回握一下。

“宋辉琮?”卢俊义觉出宋辉琮对自己有戒备之意,目光犀利盯住他,“你让我想起一个人——宋朝昏君宋徽宗,名字相同,不会是巧合吧?”

“呵呵!”宋辉琮的心中一颤,“不敢借他老人家的光,读音巧合而已。”

话不投机半句多,卢俊义不再理会宋辉琮,对李师师道:

“李姑娘,就此别过。去大名府一定记着找我,我在那住有两辈子,对当地名胜古迹特熟,不会让你虚行的。”

“好的卢伯父,我一定去。”李师师挥手目送卢俊义,直至他溶入人流。

“看得多么痴情呵!”宋辉琮酸不拉及道。

“你呀,吃的是哪门子醋!”

“山西醋,而且是陈年没开封的。”

“不和你瞎扯。”李师师不愿卢俊义与宋辉琮闹得彼此不开心,“我有点累,想回去休息。”

宋辉琮再没看风景的兴致,跟在李师师身后,垂头丧气走出兵马俑博物馆。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