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24回:兄妹相见话老板  

2009-09-09 19:49:29|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24  兄妹相见话老板

 

黄昏,杜兴坐飞机抵达开封机场,下机给妹妹杜云烟打电话,让她开车来接。

哥哥终于回家,自己很快能再次见到燕青,杜云烟心中甚是高兴,开车一路疾驰,很快赶到飞机场。

两个人走进红楼办公室,杜云烟倒着热茶,道:

“哥哥,老板让你去西安做什么?”

“没什么,她只是问我一些燕青的事情。”

“是还他广告费的事吧?”

“说对一半。我不但还他10万元,还要再拿10万元找他二次广告。”

提着装有20万元的皮箱坐上飞机,杜兴从高空想到开封地面,仍猜不透李师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去时以为,李师师叫他来西安,要么是让他参与影视城建设,要么是给他办出钱手续,让他去山东作广告。千算万算,他没算到李师师是向他打听燕青的事情。

杜云烟想到燕青很快拿到广告费,不无兴奋道:

“老板做得对,你早该把广告费还给燕青哥哥啦。”

“怎么我才外出几天,你这丫头倒学会帮外人搭腔了。”

“我哪有呀。”

“没有?我听着却有。”

“你们是兄弟,分什么外人不外人的。他到咱这儿等你不着,你不知他多着急呢。”

杜云烟被哥哥说中心思,急忙掩饰内心的慌乱。

“他急,我比他还急呢!”

“哥哥要回钱了,还有什么急的?”

“我马不停蹄赶到昆明,事没办成,又马不停蹄往回赶,半路接到老板让我去西安见她的电话。我以为是去拿到山东的经费,不料我赶到西安,她不停地问燕青的事情,一分钱没给我,最后却让我将欠账还给别人。真不知她怎么想的!”

杜兴没有将自己在昆明遭人绑架的事告诉妹妹。他想起李师师不知从谁那里风闻到自己不正混的事,咬碎牙根,暗自咒骂两句背后打他小报告的人。

听到杜兴再次说起老板问燕青的事情,杜云烟满脸困惑,道:

“哥哥,老板为何向你打听燕青哥哥的事情?”

“我怎会知道!”

“他们认识吗?”

“他们认不认识与我无关,我也不想知道。我实在搞不懂,老板为何非要再拿10万元让我找燕青重新作广告。就他那名气不大的小报社,对黄河园提高知名度能起多少作用?我看老板头脑里一点生意经没有,这次肯定是拿瓦片往池塘打水漂,起不了多大浪!”

“你可别小瞧燕青哥哥,他的报社最近推出武大郎的作品后,销量大增呢!”

杜云烟见哥哥瞧不起燕青,很是不服气。

“是吗?那最好!免得往后被他粘上我,帮不完他的忙。”

杜兴一杯茶喝尽,感觉仍不能解渴,将杯子递给妹妹。

“哥哥几时去大名府。”

“圣旨难违,我明天就去。见到燕青,我把钱当场摔到他面前,看他还好意思找我要个没完没了不!”

“哥哥不许那样,会伤了你们兄弟间的和气。”

“伤和气?他跟催命鬼似的找我要账,何曾讲过兄弟间的和气!”

“燕青哥哥没错。他的报社正急需钱使,若非如此,哪里会来找你?”杜云烟不明白哥哥因何这般生燕青的气,“再说,你拖欠人家那么久,就不许人家找你几趟?”

“女孩子家少过问男人间的事!”

“女孩子家咋了?女孩子家知道欠账还钱的道理,不讲道理的都是你们男人!”

“好了好了,我说不过你。我累了,你把皮箱放好,我里屋休息会儿。”

“哥哥……”

杜云烟掂起皮箱,向走向里屋的哥哥欲言又止。杜兴停下脚步,转身看她,道:

“还有什么事?”

“我想……和你一起去大名府。”

杜云烟下定决心似的说出口。自燕青离开开封,她的心便跟着到了大名府。她多么希望此身也伴随燕青而去。现在,机会摆在面前,她再无法禁止渴望见到燕青的念头。

“……”

杜兴没有立刻回答,狐疑地对妹妹看了又看,看得杜云烟不由得低下头。

“我不在家这几天,燕青那小白脸来黄河园,没对你怎么着吧?”

“哥哥休要胡说!”

杜云烟两手轻揉衣角,不知所措。她本是单纯的女孩,心底藏不住东西,突然地被哥哥看出心事,原地立着,横竖不是,上下不自在。

“你一口一个哥哥叫他,我听着怎么比叫我还亲?”

“哥哥说话不中听。”

“话不中听,哥哥却是为你好。”

“他能对我怎样?”

“他是一个摧花辣手,以后我们的事你莫再掺和。”

“哥哥的话越来越难听,我不跟你说了!”

杜云烟转身正要出门,忽闻哥哥猛地一拍大腿,道:

“我想起来了!”

“你想起来什么?”

杜兴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让杜云烟诧异地回转身问。

“你知道咱们老板叫什么名字吗?”

“她不是叫李烟晴么。”

“你不知道,这是她的现用名。”

“她还有别的名字?”

“是的。”

“她另一个名字是什么?”

“李师师。就是当年燕青为救卢俊义,来咱这里找的那个名妓李师师。”

“真的?!”

杜云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绝对真的。”

“我看过《水浒传》,知道这件事;那夜他们分别后,不是再没联系过吗?”

“这内中曲直我不太知晓。”杜兴先肯定后否定地点头又摇头,“我想她与燕青必有道不清的瓜葛!不然,她为何一再向我打听燕青的事情?而且我当时看她很是激动,问燕青时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再说,你听听她现在的名字,烟晴,不正是燕青的谐音嘛!”

“……”

杜兴见妹妹愣在原地,脸色苍白,一声不吭,吓一跳,道:

“妹妹,怎么你病了?”

“没,没什么。”杜云烟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哥哥以前怎么不告诉我,老板就是李师师呢?”

“她一直对外称自己李烟晴,我就没在意过。”杜兴两眼瞅着妹妹有点纳闷,“再说,你也没问过我她的名字嘛。”

“哼!没问你,就不兴告诉我?”

“你吃枪药了?对哥哥这般说话!”

杜兴心中不快,不明白妹妹为何没来由地埋怨自己。

“我不管,反正明天你得带我去大名府。”

“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杜兴不再多说,进里屋睡觉去了。

杜云烟来在电脑前坐下,打开文档,可是一个字都打不下去。她问自己的心:为什么你一听到她是李师师,你就涌起对她强烈的嫉妒呢?是因为她长得美艳绝伦,超凡脱俗?是因为她拥有财富,是成功的女人?而这两方面你都比不过她!好像都不是。是了,是了,是你不愿想起她和燕青哥哥曾有过的那晚情景,你更不愿看见她与燕青哥哥见面的场景,于是你满嘴就泛出酸的味道来。先前,你以为她不会在你和燕青哥哥之间出现,现在,谁知说来就来了。难道你真的深深爱上了燕青哥哥,容不下他的红颜知己?甚至不愿听到她的名字!

杜云烟想起燕青在开封三天的面容,虽然知道他在为要账发愁,但隐隐感觉出他并不全是为钱忧。她以为,燕青还有对哥哥做事不守诚信的不满。毕竟,两人同在水泊梁山公司共过事,多年交情却在金钱面前一扫而光。这对任何注重朋友情谊的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她知道,燕青之所以当时没发火,是不想给她增添愧疚感。然而现在想来,他更有故地重游,睹物伤怀之情吧?她不敢想象,倘使他们见面,那么自己夹在中间怎么办?她更不敢想象,自己是否在燕青心中有个位置,倘若没有,那自己谈何夹在他们中间?

两点泪水滴落键盘上,杜云烟拿纸巾拭去,打开她存在电脑里的日记,十指如飞,记录下此刻的心情:

你不会知道,燕青哥哥,当我听到哥哥说出“李师师”三个字时,我有多么的心乱如麻和无奈。我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也不知自己该做些什么。现在依然这样。但我知,明天你就会得到她在另一个城市的消息,你们不久就能重逢了。

你和她在红楼上只见过一次面,我相信你们彼此是一见钟情;你和她几百年至今仍是独身生活,我更相信一见钟情能够天长地久!

对你们一见钟情的缘份,上天只有一个回报,就是让你们结为夫妻。而我,应该主动退出你的视线。为了不使你为难,为了你们纯洁的爱情,我这样做是明智的选择。但是,当哥哥说明天找你时,我还是忍不住要随他见你。我没有别的意思。当人决定放弃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时,他们都会恋恋不舍地看最后一眼。

这些话,我曾对失恋想不开要自杀的同学反复说过,现在我正对自己这样重复着说。尽管我很快明白,这些话听起来多么的无用!我的泪不争气地又流下,但我不是你心中柔弱的女孩。我想起另一件事。

你知道吗?那个包子店打工的男孩,他已经不需要回家了。他的母亲死了,是邻居出钱给埋葬的。他回家奔丧,我以为他不会回来,没想到一个星期他又来了,对老板说他不再上学。他才那么大,不上学怎么行?我以为他是钱的原因,提出支助他重返学校,可他说已经习惯打工挣钱养活自己,我怎么劝都劝不动他要留下打工的决心。

从这件事上,我意识到,缀学对学生影响的严重性。学生还是孩子,他们判断是非的能力差,很容易被环境左右思想,只有设法不让他们缀学走进社会,他们才能安心学习,不为眼前利益改变人生方向。我想,要是有当教师的机会,我会毫不犹豫地当名教师,最好是在农村和山区教孩子们学习知识。

请你相信,这并非我狂热和冲动下的想法!

明天,我就要去见你了。你不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就像我不知道你得到她的消息后有什么感想,但我知道,我会被你的痴情感动得一塌糊涂。我很难想象,你没有她会怎么样,她没有你会怎么样。明天我会很激动,可我不会表现出来。

当然,我并非故意在你和他人跟前强装坚强。一个男子像太阳走过我一天的天空,已经足够温暖我一生的岁月了。

太阳落下的时候,夜空就会升起一轮明月。尽管它的轨道上只有它一个独行,但它的清辉会供给满天弱小的星星,使它们闪亮不息,汇成灿烂的星空。

想起教师职业就像那夜空的明月,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它呢?

外面不知何时黑了,窗玻璃折射进来月光,你微笑的脸忽然映到上面。我并不认为,这是我产生的幻觉;在我看来,你是想让我明白你的心思。

你这时能来看我,对我来说一个再幸福不过的夜晚。也许你过会儿就从玻璃上消失,但这有什么呢!此刻的夜晚只属于我们两个人。我想今夜的我睡得会很安静,不再为不尽的相思彻夜不眠。

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我都会记住此时此夜此情!我会留着回忆这段美好的感觉。如果人没有回忆,我不知他们会怎样度过余生时光。我庆幸我今后有对你的回忆!

杜云烟停止打字,关机看窗。窗外,街市灯依旧,只是玻璃上不见了方才的脸。她怔怔地再站会儿,只至意识到不会再有奇迹发生,这才出门下楼,去街上吃饭,顺便带些回来给哥哥吃。

杜兴躺在床上,闭着眼却睡不着觉。他先是回忆在昆明遭绑架之事:自己在外地辛辛苦苦挣钱,原打算供妹妹上学,兄妹都衣食无忧。谁知,自己30多岁,过了而立之年,即没给自己找一个家,也没给妹妹找一个家。父母地下有知,定会埋怨自己!现在身无分文,更无脸去见二老。唉,自己如何才能快速发家致富呢?

杜兴接着回忆在西安见李师师的事:她不过问黄河园的事,却问我燕青的事,两人之间肯定有说不清的关系。自己先前慢待燕青,虽说有看不起他的小报社,在他面前彰显自己高贵的心态,但也有在黄河园干出一番事业的心态。宣传黄河园的知名度,不下大本钱作广告怎么能行?我是考虑到给黄河园能节省点资金就节省点,这才对他的广告费一拖再拖;我知道他对我有意见,但为了自己尽早干出成绩,我不能不这样啊!

燕青从前各方面应该是没说的,妹妹对他有意也属正常,但几百年过去,谁知他有没有改变,现在是什么样的人,我不能不对他多留个心眼儿。我打算过段时间,将黄河园纳入规范化经营道路上后,就对他进行深入考查。如果他仍是水泊梁山时的燕青,我就直接对他明说,让他和妹妹谈婚论嫁。可是,现在看来还不行。我不能让妹妹嫁给一个心中有别人的人!

杜兴回忆起妹妹对他回来说的话,内心不免担心起来:妹妹处处维护燕青,明显对他有了不浅的感情,如果没有一个好结局,日后恐怕要带给她无穷的烦恼了。

杜兴想象着明天见到燕青的场景:李师师是我的衣食父母,我不能不把她的消息告诉给燕青。告诉他后,我看他当场如何表态。虽然他们有过红楼夜聊,但我不相信,他们之间就发生什么一见钟情的爱慕了。现在的年青人,有几个能一见钟情长久的?他们大多同居一段时间,然后各走各的道,从此萧郎是路人。我相信李师师只是听到燕青的消息,作为一般的朋友支助他罢了。倘若如我所想,妹妹日后仍有希望。

杜兴忽然想起李师师对他的警告:她对我似乎有不少的成见,我以后要多加小心,不能在黄河园刚有起色,被小人在她耳边进谗言免掉我的职务。这个小人是谁呢?是她的秘书花小美这鬼丫头?不像。她没有离开总经理半步,对我在开封的事知之不多;是那些昆明总部的同事?似乎也说不过去。他们离我更远,即使前来查过几次账本,我始终陪在他们身边供他们吃喝,手下人没有机会见他们。那么,手下人会不会偷偷告诉总经理呢?看来这是最大的可疑处!这些吃里扒外的家伙,等我腾出手查出他们中谁出卖了我,看我咋整治他!让他滚蛋便宜他了,找几个人不打他个半死不解我心头仇恨!

兄妹二人各有心事不再说。且说燕青和周通几个兄弟经过精心策划,开始全力打造武大郎成为名人。果然,武大郎没有让燕青哥几个失望,很快写出处女作——《武大郎和潘金莲这辈子》,接着各种作品不断在《浪子日报》上连续刊出,在读者群中引起强烈反响。报纸一经印出,全部被人订购一空,发行量迅速盖过大名府的其它报刊杂志,并由城区迅速漫延至周边城市乡村。

卢俊义此时已回到大名府,自然免不了给贾氏带回各地的土特产和衣衫之类的馈品。

贾氏看到燕青哥几个忙得辛苦,在家亲自下厨,和司马飞燕一起把土特产做成好菜,一日三餐送往报社,变着花样给哥几个改善生活。

每到开饭时候,周通都是跑在众兄弟前面,狼吞虎咽地抢着吃。不上多日,他自觉体重又增加不下十斤,走起路来一摇三晃,形同企鹅,惹得石秀没少笑话他。

吃饱肚子才是硬道理!周通鲸吞虎咽,顾不上和石秀计较。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