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26回:问君能有几多愁  

2009-09-09 19:51:49|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26  问君能有几多愁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是南唐后主李煜《虞美人》最后两句。据说他写成这首《虞美人》后,宋太宗闻听,知他有故国之思,亡国之恨,遂赐他牵机药,将他毒死。所以,这首词可以说是李煜的绝命词。此时用到燕青身上亦不过分。

想那李煜来至阴曹地府,一缕冤魂扑向故国,面对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不再属于自己,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自己呢?燕青回想到他一心报国,却落得家破人亡,佳人难觅的尴尬境地,禁不住思绪如波涛翻涌:淮河之上,我与义父顺水行舟,实指望路过京都找到她,一同回大名府或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和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耕女织,白首携老,过上平凡人家的生活。不料穷途易遭事端,屋漏偏逢阴雨,义父和我交出兵权,高俅、童贯二贼还不放过我们父子,暗地里使毒酒害得义父坠水而亡。我本孤儿,被义父收在门下抚养长大,并把一身枪棒功夫传授予我。可以说,义父对我既有养育之情,又有知遇之恩,亲同父子。他中毒坠水而亡,如万箭攒我心,叫人如何消受!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横剑抹过脖项的刹那间,一缕殷红撒向河面,我隐约看见荡漾的清波里,映出一座红楼,红楼的窗纸后面,是一个垂首伫立的窈窕只影。是她么?不是她么?我想大声喊出“师师姐,今生不能与你长相厮守,来世也要找到你”!临死表达出我对她的倾慕之心。可是我的喉管已被剑锋无情割断,许多话想要说出来,彼时唯有一股股血顺流而下,染红水面,朦胧住红楼、窗纸,和那个今生不得相见的只影。

睁开眼睛,自己还在船上,义父守在身边关切地看我。我知道,自己已来阴间。义父见我醒来,垂泪道,小乙,你不该追随义父而来啊!你正值青春年少,来日方长,岂不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虽然你不曾对义父说出心中私事,但义父知道你的心属于谁。自那夜为救义父,你夜访她回来后,我就留意到你有心事。北国打金人时,你时常勒马怅望南国;南国攻方腊际,你长久拖枪回眸北国。男子汉,英雄配美人,理所当然之事,但义父考虑到战场上,刀枪无眼,稍不留神,就会铸成大错。所以,当时只有旁敲侧击提醒你,国家生死存亡面前,要放下个人的私事,马革裹尸还乡,才是英杰所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要学会好好珍惜,这是人能做到的所有的根基。战争结束后,只要你身体好好地回去,与她自有相遇结合之日。可惜义父一介武夫,对政治一窍不通,以为胜利班师回朝,能够得到皇上奖赏,封个一官半职,吹吹打打接她过府,把你们的婚事办得风光体面,不料想突遭奸贼毒害。义父风烛残年,死不足惜,最痛惜的是你,竟跟在我身后来至阴间。她是个好姑娘,虽然沦落风尘,但世人皆知她是世间少有的奇女子。是义父害你辜负了她一片痴情啊!

世间险恶,人事难料,不是谁所能左右的。我劝义父:您莫自责,我生为卢家人,死为卢家鬼,前生今世陪在您左右,是我两生的幸事;儿子虽然与她一见倾心,却不曾对她表露过情意,并不知她心中所想,而与您朝夕相处,同甘共苦,自当以您为重,对她的情丝,只有挥刀斩断,留待有缘之日再说。义父这才止住老泪,伸手和我紧紧握在一起。当时说那些话,是为了安慰义父,减轻他内疚的愧意。其实那些话,字字如刀,刺向我本就流血不止的心底。因为,以她刚烈的性格,一旦打听到我的死讯,必然不独活于人间。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自己轻生无过,要了他人的性命就是罪孽深重,何况是倾心的人啊!然而,我能怎样?撇下义父,苟延喘生,和心爱的人幸福地生活?这岂是男儿本色!罢,罢,罢!英雄有所为,有所不为,两难必取其一。还是让我成为她解不开的一个死谜,让她永远不得知吧;或许她以为我仍活在世间,心存一线希望,不至于寻短见。咬碎钢牙,狠下心来,我打消了急切见她的念头。

义父道:来在阴间,看世间繁华,不过都是些过眼烟云,叶落归根,我们还是打道回大名府吧。我道:义父,咱俩还要等到一个人后再走不迟。义父诧异问:只咱们父子两人,哪里还有第三人同行?我道:您忘了义母吗?义父勃然变色道:休提那个贱妇,险些害了我的性命!我道:义父有所不知,她虽做过对不起您的事,但都是狗奴才李固教唆所为,大罪不在她,且事发后,她翻然醒悟,在您面前自杀谢罪,您不要求全责备她。现在的她,或许正孤苦零丁,生活没着落,只要她愿意,收容她有什么不妥?这样,家才像个家啊。义父沉思良久,默许下来。他又问我:现在不知她身在何方,如何寻找?我道:义父忘了吧?义母家在淮南,但凡人初到阴间,都会不由自主赶往自己的出生地,咱们在这里一定能等着她。此后多天,我和义父每天驾船往来于淮河两岸,以渡人过河维持日常所需。过有十几日,义母终于赶来。于是,我们一家三口一路向北,朝大名府的方向日夜兼程而去。

这一日,我们途经汴梁,但见城中依旧歌舞升平,达官阔佬纸醉金迷过着奢侈生活。而沿途到处是饥民,有的走着走着,一歪倒在路旁,引来许多野狗围着他们打转,单等他们咽下最后一口气,争相扑上去。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前朝杜老夫子说的没错啊!他们不思进取,岂不知,塞外金人,如饥饿的虎,似恶毒的狼,虎视眈眈,正瞄向他们肥胖多油的肉身。想到战场死难的梁山兄弟,他们关外打败异族,关内栽倒本族脚下,我和义父止不住热泪盈眶。

小乙,还是去看看她吧。这一别,你们不知何时才能相聚。义父劝我。一进宋都,我何常不想找她?可去了又如何?不过徒添心酸罢了。义父看我不语,再次劝我再怎么着,她毕竟是你的红颜知己,既然路过,不去看她一次,与情与理都说不过去。既然义父这么说,我便答应了他。去往红楼的路上,我这才明了,自己是多么地渴望见到她啊!恨不能三步并作两步跑。很快,两层的红楼呈现在眼前,我却犹豫了。是进?是退?进去,倘若她非我心中所想的那样,对我痴情依旧,该如何是好?退回,从此不再见她,这辈子呆在阴间,我的心此生会得到安宁吗?嗯,男子汉,不可学妇人的忧愁寡断!无声无息来在红楼上,许多房间不时传出男女调笑声。蹑手蹑脚走到她房前,隔窗看,窗门紧闭,食指捅开一个小洞,再往里窥视,桌前没有她,只有床上的被褥微鼓,看不到她的脸。莫非她睡了?我穿洞而入,果然,她面朝墙,和衣而睡,左胳膊露在被褥外面,手中拿有一张宣纸。红烛摇曳一下,风从洞中进来,掀起纸张。就着烛光看上面的字,原来是她手书李煜的一首《浪淘沙》词: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是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首词虽是李煜被俘后囚徒生活的一腔悲怨之情,但此刻由她写来,表露的含义和情感另作解释了。看到她平安无事,我放下一颗悬起的心,转身就要离去,房门推开,进来两位红楼的姑娘。她听到动静醒来,转过脸对两位姑娘道:你们来了,打听到他的消息没有?其中一位姑娘道:姐姐,你都病倒床上多日,不好好将养身子,还时刻惦记他,不要命了?她道:你们打听不到他的消息,才是要了我的命。另一位姑娘手端一只木碗,床头坐下,喂她吃药,她推开碗,说一天不知道他的消息,就一天不吃药。没端碗的姑娘道:姐姐不吃,万一等不到他来找你那天,你后悔岂不已晚?她这才微微欠身。被褥滑到她胯间,腰肢明显细过从前,可以说全身都消瘦了一圈,如弱柳立于北风,随时有被风连根拔出刮走的可能。圆润的脸庞因为久病,粉白的皮肤,惨白中泛出菜青色,两腮凹陷,颧骨凸起,一双凤目,眼帘四周青黑,顾盼生辉的目光暗淡无神,乌黑的长发披散开来,似乎很久没有洗梳过,干涩略显发黄,十指张开,软弱无力,指甲表面,白色比红色多。姐姐,那燕青也真是的,无论生死,总要给你一个交待呀!这样不明不白地让你为伊消得人憔悴,他不心疼你,姐妹们看着你还心疼呢。端碗姑娘看着她喝下药后道。不能怪他,或许他有不得已的事无法来。她都这样了,还为我打掩护。唉,我怎么说你呢?他哪里有好处?不过是个小白脸,至于为他思伤身子吗?端碗姑娘继续不平。你们不了解他,人长得好坏在其次,他是那种让女子一看就想托付终身之人,为人正直、善良、多才多艺,最喜他有正义感,有除暴安良的心,就算是陌生人,他都会倾全力相助。她辩解道。他真有那么好?即便他是那样的人,可不一定会讨女人欢心。没端碗的姑娘道。不,他不是你说的那种人。相信我们在一起,他对我会处处体贴周到的。说到这里,她苍白的脸上现出两片红晕。真羡慕姐姐,遇到他这样的知己,我要遇到这样的人,也会像你对他那样痴情不改,至死不渝。没端碗的姑娘感叹道。姐姐好好养身子吧,养得白白胖胖,姐妹们等着他接你过门那天,大家都做你的伴娘。俺们走了,不打扰姐姐休息。两人起身,轻轻掩上房门去了。

泪水再次背叛双眼。我当时真想大声对她喊出:此生非你不娶!可是,我已经没有了此生,只能无奈地看着这句没有说出的诺言背叛诺言。人生之事,十之八九不如意,我多么地祈盼,那九个不如意都是其它之事,唯一的如愿是娶她为妻。但是,落花流水两去也,我一腔愁苦只能化作一江春水向东流去。看着她衣带不宽朝外躺下,直至慢慢睡熟。是谁在喊我的名字?哦,是她!不再艳红的双唇,梦呓的始终是“燕青”两个字,接着紧闭的眼角抽搐两下,两滴晶亮的泪水滑落下来,挨着又是两滴……湿了木枕。一种伤心欲绝地痛楚积郁在胸腔,冲不出去。我双手捂脸仰起,昏暗中,一任泪水灼热了手脸。雄鸡打鸣,一缕白光从窗洞刺进来。该走了!该走了!!我迎着光线移到窗外,东方即将破晓,鱼肚白满远天,苍茫大地间,如此空旷辽阔,而我和她,没有一锥之地可容。那道银色的地平线,如一柄锐利的剑,割断了窗内窗外的幸福喜悦,让我们的爱终成幻灭!

回大名府不久,金人开始兵临城下。阴间,金鬼们狗仗人势,猛攻大名府。市民知晓义父枪棒了得,众推他为抗金守将。在他的率领下,大家众志成城,击退数次攻城的金鬼。而阳间,大名府守备却贪生怕死,被金人的刀枪吓破了胆,举起白旗自降。金人兵不血刃取下城池。缺少了阳间的阳气,阴间的阴气骤涨。浴血奋战的守城民众,力疲而溃,金鬼们蜂拥而入,攻陷大名府。我劝义父退走,义父不听,大喝道:前生恨未战死杀贼战场,以至后来蒙辱,今生誓与敌人决出雌雄。言迄,拧枪刺入敌军。我紧随义父也冲了过去。然而,人单势薄,寡不敌众,义父和我被敌人活捉。来在敌军大账,义父和我立而不跪,只求速死。敌军首领见我父子神勇,起了惜才之心,劝我俩归降,必当重用。义父“呸”道:休脏了卢某人的耳朵,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想让我投降,瞎了你们的狗眼!敌军首领大怒,正要喝令手下把我俩拉下斩首,一个手拿扇子遮脸的人急步来到他身前,俯耳对他说了几句,贼首领额首“嗯”了两声,挥挥手,把我俩押进大牢。

这天,我和义父在牢房正欲睡觉,忽然门大开,义母哭哭啼啼走进来,我慌忙把她扶到义父跟前,义父问她怎么被敌人掳来的?她掩面不语,任我和义父百般劝慰,只一个劲儿地哭啜。约有半个时辰,义母止住哭声,放下衣袖,看看义父和我,突然转身,朝牢房的墙上撞去,等我和义父愣过神来抓她已晚,她的额头一片殷红倒在地上。义父把义母拖到草铺上面,我伸手探到她的鼻前,感觉还有微弱的气息进出,义父扯下衣角,缠住她流血不止的伤口。我对看守的金鬼们喊道:快拿金创药!不然我们仨人全撞死在此地。金鬼们碰头嘀咕了几句,一个跑出去,不多会儿拿了金创药,隔栅栏丢给我。义父把义母头上的衣角解下,我给她敷药重新包扎好。半夜,义母呻吟着醒过来,刚要张嘴说话,义父止住她道:你现在身体虚弱,不要多话消耗能量,等痊愈再说不迟。义母力小,撞墙幸无大碍,五天后,伤口愈合。那天夜里,义母羞辱地哭诉了经历。原来城破之日,她出门寻找义父和我,不曾想迎面撞见一队骑马拿刀的金鬼,她正欲转身躲闪,打马队里驰来一骑,弯腰将她抄起,放在马鞍之上。义母仰面一看,吓得差点儿没晕过去。马上之人正是狗奴才李固。李固那厮死后卖国求荣,投到敌人账下当了狗汉奸,为虎作伥,专干亲人痛仇敌快的事。他把义母抢走后,逼她嫁给自己,义母抵死不从,那厮威逼利诱道:卢俊义和燕青已被俘,你若从我,他俩便生还,否则,你就等着给他俩收尸吧!义母听此语,没奈何,只得答应下来,但要求见义父和我一面后方嫁给他,若不然自当咬舌自尽。那厮同意,义母这才得以前来。义父听完义母所说,恨不搭一处来,一拳砸在地上,猛地站起道:狗汉奸若来必杀之,活剥他的皮,生食他的肉,方解卢某心头大恨!

过有几天,狗汉奸李固始终没有露面。后来得知,阳世的金人攻占大名府不久,南下黄河,攻打宋都去了。阴间,金鬼们自然不会消停,整顿兵马去了中原。李固那厮给他的主子带路去了。过有两年,某天,金鬼们回到大名府,把义父、义母和我押出牢房,打入囚车出城朝山海关而行。沿途数不尽的我朝子民,羊一样被狼赶着,鞭子不停抽在身上。两个多月后,来到五车城,我们再次被他们投入大牢。这天,把守牢房的金兵对我们说,你们的国家完蛋了,我主英武,擒住了你们的太上皇和他儿子,如今也押至五车城,你们就死心踏地当我们一辈子的奴隶吧!大家听此话,纷纷朝南哭拜在地,如丧考妣。后来,听说赵构在南方建起南宋王朝,大家又有了希望,天天盼着宋军攻来的消息。然而,一年年的过去,一年年的失望,始终听不到南宋打来的消息。他们哪里知道庙堂藏着的猫腻!赵构虽胆小昏庸,心里跟明镜似地。打败金人,迎回二圣,他还能算老几?岳飞和义父一个样,只会排兵布阵打仗,智商180,搞政治,智商90以下,不去揣摸皇帝老儿的心思,偏要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朝天阙,跟苟且偷安的投降派对着干。结果可想而知,八千里路云和月,三十功名化为尘与土。后人评至此,往往说他愚忠,然而,无论谁放在他所处的朝代和政治形势下,大智若愚者都会步他的后尘而不悔!义父常自叹不如岳飞,说他接到十二道金牌后,不是不明白此去会有什么下场,但是,他还是一无反顾地顺从而归。但凡名将,对名誉看得都要胜过生命。这是好事也是坏事。遇到名君,功成名就还可以全身而退;遇到昏君,成与不成,都将惹来杀身之祸,甚至名誉扫地。岳飞饱读史书,安能不知个中道理?名将吴起,我们看到的只是他用兵如神,爱兵如子,却不知他的心计更胜谋略一筹。当楚王还在庙堂挺尸时,算计他的人就发动兵乱,他完全可以逃走,但他知道,这一逃掉就会落个叛国贼骂名,万万非他所愿,遂伏在死了的楚王身上,让乱箭穿身而亡,从而保全他一世的英名。和他相似地还有号称“战神”的白起,也可逃生,却甘愿为秦王所害。与之相反,连克齐国七十多座城池的名将乐毅,比之两人就逊色多了。他恐怕燕王加害他逃跑到赵国,虽在答别人的书中多方解释,终比不过“二起”来去得亮堂。岳飞当和“二起”的想法不谋而合。他知道不返回是抗旨不遵,诛灭九族之罪,还是一个死,中原照旧收复不了;回去死,虽说无法实现毕生的理想——还我河山,但英名永存!二难取易,方为上策。哎,名将就是名将,他们的大智大勇,非我辈中人能悟透得了的啊!

身在牢狱,不知今夕是何年。直到看守的金人换成元人,我们才知金宋都亡。以为元人会放了我们这些大宋遗民,谁知元人比金人更毒,把我们流放到漠北,每日里替他们放牛马羊,做了那不屈使节的苏武。后来,大明名将蓝玉攻来,灭掉元王朝,我们这些大宋遗民才得重返故乡土。回到大名府,我安顿下义父义母,即刻前往宋都找她。我想,她死后应该还在红楼等我。然而,来在红楼,故地早成一堆废墟,就连旧时的堂前燕都不曾见着。从深土中拣起一片宋瓦,仿佛握住她的手,久久不忍舍弃。沧海有泪,而我的明珠在何方?明月还是当年的明月。月宫独自舞长袖的女子啊,你可见过她,代我捎去过对她的思念?然而,月自阴晴圆缺,花自凋零飘香,天地虽长在,婵娟不长在啊!

在大明和大清两个朝代,我多次又去往宋都,终是一无所获。义父见我每日里想她念她寻她,劝我道:你这样的找她,几百年来也不是个事儿,男子汉当以事业为立身之本!儿女情长无可厚非,但不能过,你还是做一番大事吧。无缘对面不相识,有缘千里来相会。想想也是,我遂创办了现在的报社,并把报纸命为《浪子日报》,幻想她有朝一日看到此报,寻址而来。该来的总要来。今天,杜兴说出他的老板就是她,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多年来思她想她爱她盼她之苦,瞬间化作泪水奔涌而出……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