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32回:武大巧出金点子  

2009-09-09 19:59:19|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32回:武大巧出金点子

 

武大郎心烦意乱地走出家门,来至张青的店前,正欲抬腿迈门槛,二娘打后堂掀门帘跨出来,抬眼见他进来,满脸堆笑道:

“说曹操,曹操到。大作家,快上二楼,我正要找你前来吃酒呢。”

“有什么喜事?”

一听有酒吃,武大郎又提起劲头。

“怎么,没看到时迁兄弟的车停在门外?”

武大郎心中不爽,自顾自地低头想心事,还真没注意酒店外停有车辆,讪笑道:

“倒是不曾留心。他几时来的?”

“刚到,正和你家张青兄弟二楼闲聊,让你过来一叙。这不,我就下楼了。”

武大郎随二娘上楼,来到前次与时迁喝酒的单间。三个人相见,彼此客套后坐下。张青唤来小丽,让她给武大郎倒上水。

时迁脸上露出不无羡慕的神色,感慨道:

“哥哥,现今你可是大名人了。”

“兄弟,哥哥只是卖炊饼的小民,何来名人之说。”

“是真的。兄弟走南闯北,所到之处,皆能见到哥哥的作品。”

“都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不值兄弟一提,不值兄弟一提……”

武大郎连连客气,仍没有从明天周通就要前来与他理论的阴影里走出来。

时迁误以为武大郎说的是谦词,继续道:

“哥哥,不只我提过你。我和同行谈起你,他们都说看过你的作品,有的就连开车都忍不住看两眼呢。我说你是我哥哥,他们还不相信呢。”

“唉,兄弟抬举哥哥了。”武大郎叹口气。

“哥哥现在名利双收,为何仍这般地不快活?”时迁困惑道。

“兄弟你是不知道,哥哥内心矛盾重重,不知该如何是好。”

武大郎遂把自己如何遇到周通,后经他指点开始写作,及下午李鬼学燕青、周通哥几个的话全盘道给时迁和张青听。

“原来燕青几个兄弟也在大名府,回头倒要打扰他们去。”

时迁听说燕青哥几个近在眼前,顾不上理会武大郎的烦闷。

不一会儿,小丽和小花端上酒菜。二娘亦坐到酒桌前,陪他们吃酒。张青见武大郎一个劲儿地吃酒,道:

“武大哥,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好,不能一时冲动作出决定。”

“武大哥,你张青兄弟说的对。毕竟都是自家兄弟,手心手背皆是肉,伤到哪儿都疼。”

二娘里里外外听得明白,对婆娘再三地劝武大郎另就高枝颇为生气:婆娘多嘴,看样子武大哥已被她说动心思,自己此时提醒,或许能阻止他冒然决定。

婆娘自从武大郎成名之后,再不轻易让他出门。一次,张青让二娘去找武大郎来店里吃酒,她自作主张替武大郎回绝,还娓转地说武大哥出名了,小店里露面,被记者看见有失身份。于是,三餐食物,她都是让李鬼前来提走。

二娘原本是让武大郎到外面透秀气,松松筋,怕累坏他的身子,不料婆娘不领情,反倒说出不合时宜的话,心中甚是不舒服。然而,自己若坚持,反倒让婆娘小瞧了,误以为自己想接近名人,从中捞油水。她只得半声不吭,转身出门,再不愿踏进身后的院子。不过武大郎不是外人,当时迁请她喊武大郎前来时,她还是爽快地答应了。

武大郎环视三个人,道:

“我今天来,想请你们拿个稳妥的主意。”

“大家兄弟一场,的确如你二娘妹子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伤谁都是自家人。”张青给武大郎碟中夹两筷子菜,“可掏心窝窝儿话,从一个人的长远发展来看,想到外面闯一番大事业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我同意张青哥哥的说法。”时迁沉思一下,“只是兄弟间最注重友情,武大哥离去必伤兄弟间的和气,恐非大家所愿。”

“是呀,这可难办了。”二娘道。

“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外人不好说,还得武大哥自己定夺才是。”张青道。

“我看这样好了。”时迁吃下杯中酒,“最近天热,我上次往广州送猪,热死几头,白跑一趟。我打算休息两天,正好有时间等周通贤弟明天来,咱们这里和他说说,商量出一个双方满意的结果如何?”

“时兄弟的主意不错。大家把心里话拿到桌面上,武大哥或留或走,总是堂堂正正有个交待。”二娘赞同。

“那哥哥感谢你们不尽。”三个人这么一说,武大郎遂把愁云密布的脸放晴,起身高高举起酒怀,“哥哥借花献佛,敬你们一杯。”

日落天黑,武大郎下楼外面小解,但见对面几家路边店里亮着灯,冷冷清清,不见有人喝酒吃菜,失去往日喧嚣的场景。想起二娘的店内也无客人,他回到房间问二娘:

“二娘妹子,往常我这时来饭店,大都人满为患,如今为何这般的冷清?”

“唉!”这次轮到二娘叹气了,“你在家闭门造书,不知我这小店生意正一落千丈呢。”

“是何原因?”

“最近赶上严打,扫黄办的人天天来检查,哪会有客人再敢来呀!”                                                                                                                                                                                                                                                                                                                                                                                                                                                                                         

 原来,大名府纪检部门经常收到群众检举路边店有色情交易,可是因为地方主义保护作用作怪,大多压下没有处理。谁知有那极个别的司机家属,实在忍受不了男人整日外面寻花问柳,更恨男人把性病传给自己,越级告到上级部门。上级部门遂组成检查组,由扫黄办主任李逵亲自带队坐阵大名府,对路边店逐个登记在案,发现有色情交易的酒店,或下单停业整顿,或吊销营业执照,或勒令停止经营。

张青的酒店自然脱不了色情交易的干系,被划入停业整顿的名单中。因李逵是扫黄办的头儿,他以为熟人好办事,拎了贵重礼品晚上找李逵通容。谁知李逵仍是火爆脾气,嫉恶如仇,眼里容不得半粒黄沙,凭他磨破嘴唇,非但不让他开业,还狠批他一顿:

“当年你和二娘路边开黑店,谋人钱财,留人性命,伤天害理之事没有收敛,如今又跑到这里开黄店,干这等龌龊之事。非是兄弟不给哥哥面子,众怨难违啊!”

张青见说不下去,放下礼品抽手走人,礼品比他出门还快。没奈何,他只得回身再求李逵高抬贵手。幸好两人在梁山玩得还算投机,经他再三哀求,只差没跪下,李逵才吐口。但条件是,以后不准他的女服务再搞色情交易,否则数罪并罚,绝不讲兄弟间往日的情面。

张青松口气,连连保证今后老老实实做生意。回到饭店,他以为别的饭店开张不成,自己的饭店开着,生意会更好些。然而,那些嫖客们多被李逵逮着进行了重罚,再不敢随意走进路边店吃饭。因此,这一段时间,他的生意跌进了谷底。

时迁为张青和二娘出主意道:

“你们既然不能依靠女服务员揽生意,不如菜上下下工夫如何?”

“下过工夫的。”二娘接住时迁的话,“俺俩打出优惠大酬宾的招牌,还把同等饭菜下调半价,可生意仍不见起色。”

“俺倒有个好主意。”武大郎吃下一杯酒道。

“哥哥快说给妹子听听。”

“二娘妹子,你和张青兄弟城里做生意时,难到没看出来食客都是些什么人?”

武大郎对张青和二娘如此这般说出他的金点子,两人按照他支的招做,重新把酒店翻新一遍,更名为“农家饭庄”,并高薪聘请几个美女坐台,同时把菜价翻了三翻。

张青原本打算将西施、王昭君、貂禅和杨贵妃四大美人找来坐镇,只是四个大美女今非昔比,全都做了老板:一个江南经营纺织生意;一个塞北经营牛马生意;一个中原经营舞蹈学校,一个西部经营减肥药品。他东部经营着小吃店生意,简直说不出口,只能作罢。

你道武大郎给张青夫妻出的什么金点子?原来他道:

“如今城里那些阔佬达官吃腻了山珍海味,对农村从前的粗粮野菜十分怀念。过去的玉米面、红薯面做的窝窝头儿,如今用精美的包装袋一包,放到量贩标价超出成本数十倍。粗粮野菜城市毕竟不多见,酒店大厨也瞧不起它们,不愿丢下身价去做。阔佬达官在大酒店难得吃上一回,闲暇时间,或独自、或邀上亲朋好友驱车来到乡下吃粗粮野菜。因此,哥哥建议你们开一家主打粗粮野菜的饭店,再聘请一些有名气的女子坐阵,打出名人招牌,起到名人效应。城中之人冲着名人的来头,自是唯恐趋来不及,恨不得长吃下去,乐不思妻!”

你道武大郎何以能想到这些?原来,他有三点体会:一是多亏炊饼。他从很多人争抢注册他的“炊饼”商标体会到,炊饼都是相同的炊饼,只不过做炊饼的人不是相同的人。二是多亏李鬼。他从李鬼假冒李逵发财上体会到,要想快速致富,不打名人招牌是行不通的。三是多亏网络。他最近写不出作品,没事除了和婆娘偷情外,也在网络里到处游逛,看了有关美食专家对当前饮食趋势的言论分析,不过照本宣科给张青夫妻罢了。

果不其然,张青和二娘重新开张后,虽然没能请来名人,但不到半个月,生意再次红火起来。每天一大早,预定酒席的电话响个不停;中午再打来,晚上的酒席就定不到了。

二娘站在“农家饭庄”门前,看看停满各式各样的豪华轿车,瞧瞧大厅,宾客爆满,乐得合不扰嘴。她对走来的张青道:

“武大哥的金点子真灵!”

“是呀,别看他身材短,脑汁可是不比咱们少半两。”

“得了吧,人家的脑汁比你多得多了!”

“娘子说的是。我前两年也知农家饭要流行,可就是没想到开它。”

原来,张青还是在城里开包子店时,一次到郊区买菜,路过一条新建的水泥路。他见路中间的花池里面,种的不是花而是蔬菜。这些蔬菜不施化肥,不打农药,无污染,只是发育有点不良,和李鬼的身子一样瘦长。

——蔬菜为路两旁豪宅里的有钱人栽种。

张青来到菜园,对一个菜农说起有钱人花池种菜之事,菜农撇撇嘴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有钱人现在大都忌荤吃素了。”

“他们有钱后想的不就是吃上荤菜么?”

“谁说不是呢!从前,农民吃黑炊饼,他们吃白炊饼,等农民吃上白炊饼,他们改吃黑炊饼了;农民吃蔬菜,他们吃鱼肉,等农民吃上鱼肉,他们改吃蔬菜了,脱离群众,和农民对着干!大兄弟,你说照此下去,农民何时才能赶上他们呢?”

张青无言以答。

其实这个菜农的话没说完:农民步行,有钱人骑自行车,等农民骑上自行车,有钱人开始骑摩托车;农民骑上摩托车,有钱人开轿车,而不等农民开轿车,有钱人超前行动,回头以脚代车了。他们清楚,这年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拥有健康的躯体,拥有的财富才能持久啊!

武大郎心情舒畅许多,再喝口酒,感觉酒入口中绵软醇香,问张青是什么酒,张青伸手桌下,提起酒瓶让他看,是贵州茅台。

上次,张青在大名府的商场买了两瓶茅台酒、两条中华烟,求李逵高抬贵手,被李逵甩手扔出门外,有瓶酒的瓶嘴摔烂,现在他们喝的即是此瓶酒。

张青提着烟酒回到店里,二娘以为他没办成事,后听事办成,不喜反责怪他道: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人家给你办成事,你还好意思拿回礼品?”

“我想拿回来我是地上爬的乌龟!他硬扔出来,两千多元,我总不能让人白拣去吧?”

“自己不会办事甭找那么多理由,明天看我的。”

第二天上午,二娘再买一瓶茅台酒,走进李逵住的宾馆。这次烟酒未被李逵扔出来,却照价给了她。她不接,李逵说嫂子不接钱,兄弟不接烟酒。

二娘握着钱出宾馆,心说我就不信我送不出去……忽然,她想起见李逵时的一段对话。

“兄弟,咱们认识多年,我知你爱喝酒,嫂子没啥给你买的,这酒你一定要收下。”

“麻烦嫂子亲来,兄弟怎好再回绝。兄弟收下嫂子的心意,下不为例。”

“兄弟,你平时除了爱好喝酒,还有其它爱好吗?”

“哈哈哈,嫂子可是想投兄弟所好?”

“嫂子哪敢呀,咱们多年未见,嫂子想多了解了解你。”

“兄弟梁山时只知大吃大喝,做官后与官员打交道,才知他们现在不再爱好烟酒,除了钱财之外,大多爱好收藏名人字画和古玩。”

李逵为官多年,一直感觉自己没品位,经别人指点,开始买名人字画提高个人品位,这些年他没少收藏名人字画,其中就有宋徽宗的一幅花鸟画。

二娘想着想着,抬头看见路边有家古玩字画店,心中一亮,走进店里。过会儿,她拿着一幅五千元成交的当代名人山水画走出店门。她径直赶到宾馆,再次敲开李逵的房门。

二娘空手走出宾馆。虽然五千元花得让她有些心疼,但她想,李逵兄弟收下我的礼,断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五千元买个生意平安,算算还是划得来的!

然而,二娘不免又有一丝悲哀袭上心头。当她将山水画递给李逵时,李逵满脸兴奋的样子让她感觉眼前的黑汉子忽然陌生了。这个当年手持两把铁板大斧,看见恶人就冲上去砍杀的英雄,为官后竟然大变了样,甚至在她走出屋前,都没有问她一句买画花了多少钱。

二娘由李逵想到武大郎。他落魄流浪到大名府,自己和张青没少帮他的忙,他也知恩常来店里看看。自从他成名人后,再很少来店里,内中虽有婆娘的原因,但腿长在他身上,想来还能走不来?这说明,环境和身份一变,人就不一样了。明天周通兄弟要来,不知他这些年有没有改变;还有燕青兄弟,当年他可是个会说话讨人喜欢的美男子!还有戴宗、花荣和石秀三个兄弟,这么多年有没有变样呢?

二娘给武大郎斟满酒,道:

“哥哥既然爱喝这酒,明天我给你买两瓶送过去。”

“哥哥再爱喝,也不能让弟妹破费。”

“就凭哥哥的金点子,我和你张青兄弟买四瓶都感谢不尽呢!”

“谢谢你们的好意,哥哥现在不缺钱,好酒好肉经常喝着吃着呢。”

武大郎抬高嗓门,声音颇为自豪。

“哥哥动动手,钱就像自来水哗哗地流来,兄弟佩服。”时迁羡慕道。

“时兄弟,你当年是盗墓高手,一定经历过不少奇事,将这些奇事写成书,定能引来很多读者一睹为快。”

“兄弟哪有哥哥的文才啊!”

“兄弟若不愿写,哪天给哥哥讲出来,哥哥写成书,到时稿费分你大半。”

武大郎最近没有素材可写,想起时迁刚才曾讲过他盗墓的经历,感觉是一个好素材,有了想写本盗墓书的念头。

“哥哥既然想写,兄弟敢不从命,哪天闲了,兄弟登门对哥哥细讲。”

“那咱们说好了,到时我在这里请大家喝酒。”

武大郎喝完酒回家,李鬼和婆娘已经等他不及,西屋床上睡觉。他轻抬腿来到门前,耳朵贴上去往里听动静。屋内静悄悄地无音,他失望地回东屋躺到床上,酒劲上来,头一蒙睡过去。

半夜,武大郎被一个热乎乎的肉身压醒。他不用想便知是谁,翻身将肉身压到身下,借着酒劲开始用力做俯卧撑。

原来,婆娘在武大郎走后,炒了几个菜,掂出一瓶白酒,打开瓶盖给李鬼倒满碗。李鬼知道她给自己喝酒居心不良。但他因为在报社碰了一鼻子灰,心情不爽,想到明天还要对付周通,不如顺势放松心情,明天全力应战。

李鬼误解了婆娘的好意。她对李鬼生出愧意后,想让他喝点酒,自己床上多奉承,以减轻心中的自责。不料,任她如何在李鬼身上磨蹭,李鬼丝毫不为其所动,翻身背对她,呼呼大睡起来。想起婆娘被武大郎上过身,他对婆娘再无兴趣。

婆娘陪着李鬼吃些酒,浑身的欲望却无法被李鬼的冷淡浇灭,暗骂道:

“你不领我的情,休怪我将情给他人!”

婆娘煎熬到半夜,再抵挡不住欲火攻心的难受,推推李鬼,见他不动,衣裤不穿,跑到东屋,找武大郎给她浇火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