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46回:酒席桌前定姻缘  

2009-09-09 20:15:14|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46  酒席桌前定姻缘

 

小美因何昏厥过去?原来,她俯视下面,一块凹槽嵌在青砖路面中间,与桌上供奉的青砖大小相等,隐隐泛出殷红色。

小美瞬间明白,老妪门楼外对她隐瞒了真相——老妪并未见到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他。

为了不至于忘却昔年的恋人,老妪将染上爱人鲜血的青砖挖出来,每日对着它,在自己想象的故事里,固执地守望千年!

这对小美是个沉重的打击!

倒地的刹那,她的眼前闪现出老妪慈祥的笑容。是的,老妪是幸福的!她虽然独自住在这座破旧的门楼里,但有美好的想象和不变的守望相伴,尽管虚无且漫长,可别人没有,因此她并不孤独寂寞。如今愕然惊醒,却发现自己当初禁闭渴求的欲望,推开到手的机遇,只是因为无法涤净身体的不洁,而忘了心灵的家园,才是需要打扫干净的地方。

自己比之老妪,1000年算是白过了!小美一股凄楚无处排解,倒地失去知觉。

读者不难想象,后来是老妪将小美送下城墙,打电话通知了医院。

众人听罢兄妹二人和老妪悲欢离奇的故事,个个叹息不止。

杜云烟搂着花小美,一双眼睛浸满泪水。她倒不全是为小美感伤,而是触景生情,想象起自己未卜的结局。她心说,小美姐姐虽然历经磨难,但她心爱的人已在身边,快乐幸福的结局已成定势。自己从小到大被哥哥宠着,没有走过曲线路,没有曾尝过辛酸苦,然而,结局注定无法同她比拟。唉,与其守在这里徒然哀叹,不如去往他处求个清静吧!

——杜云烟遂有了出走的意念。

“我若有你们的经历,有痴情的爱人守望,苦死亦心甘。”

周通说话从不着边际,这次为花荣兄妹的经历打动,也说起正经话来。

“有情人终成眷属!快哉!”石秀击掌而起,“戴哥找到兰姐,花哥找到花妹,燕弟找到李姐,三喜临门,大家当去酒店喝个痛快。”

“我举双手赞同!”周通随声附和,“三对有情人告别相思苦,大家理应庆贺。”

“两位哥哥,过些天再喝不迟。兰姐的病情尚未稳定,不易此时庆贺。”燕青起身劝周通和石秀,“咱们等戴大哥治好兰姐的病,回大名府再痛饮如何?”

“听你的。谁让你是大伙的头儿呢!”

虽然有点不甘心,周通和石秀也只能作罢。

因小兰在医院治病,众人没兴趣游览开封的名胜古迹,第二天告别杜兴兄妹,再次走进病房看望小兰。小兰大概用了好药的缘故,面色红晕,不再蜡黄。

大家出门,戴宗正要折回,燕青对他道:

“哥哥,我们今天回大名府,你在医院照顾好兰姐。记住,千万不要因钱的问题,怠慢了给她治病。”

“兄弟放心,我会倾全力给她治病。”

车至郑州,宋徽宗突然给李师师打来电话,有急事要她尽快赶回西安定夺。李师师、花小美只好与燕青、花荣依依不舍分别,搭上开往西安的火车。

燕青、花荣、周通回到大名府,卢俊义、贾氏、司马飞燕早等候在门口。贾氏又是第一个迎上前,不见李师师下车,诧异地问燕青:

“青儿,李姑娘不曾同你们前来?”

“是的,母亲。她半路有事回西安了。”

“你没有挽留?”

“她有急事,我不便说出口。”

“可惜……”

贾氏想发出“可惜我不能见到未来的儿媳”这句感叹话,然而刚开个头,她忽然地又不想感叹下去了。她发觉,这句话并非心中的本意。

之前,司马飞燕陪贾氏去过三个地方:美容院、美发店、时装店。经过面容护理、发形定型、新衣包装,她这才似乎找足底气,焕然一新地回到报社。

像贾氏这样拥有漂亮脸蛋的有夫之妇,不怕日子过得苦累,只怕岁月改变容颜!她们千方百计地留住美丽,其实不全为留住丈夫的心,多半想比下圈内的其他女人。一旦听说圈内将有貌美女人出现,她们就惶惶不安,失去自信。

卢俊义对贾氏的精心打扮并不在意,而司马飞燕看出了倪端:贾氏煞费苦心,只是不愿输给李师师的美貌。而这恰恰是她不自信的具体表现!

贾氏走向打开的车门时,内心说不清是激动还是焦虑。就如吸毒者走向一束明知对其有害的罂粟花,既不愿见到它绽放,又迫切一睹芳容。而一旦近前,发现此花非彼花,或者只是虚幻的花影,先是轻松,接着便是失落。

贾氏现在即是这种心情。李师师的容貌,她虽然不曾亲见,但能让大宋皇帝徽宗甩下后宫三千佳丽,夜夜去红楼上找她,足见其貌何其美艳惊人了。

然而,美貌并非女人唯一的资本。对美貌自负的女人,往往看不透这点。一些漂亮且心胸豁达的女人发出困惑,我家男人放着家中盛开的牡丹不看,为何偏偏瞅上道边的野花?她们言外之意是,可以充许自家男人沾花惹草,但不许低自己一个档次。

其实,美貌只能暂时拴住男人的心。女人过了花期,美貌不复当年,如果没有内在的东西使自己持久美丽,男人就会对其失去兴趣。所以明智的女人知道,自己若想长久拴牢男人的心,美貌之外,还要不断充实内在的东西。而具有这两样东西的女人,世上少之又少。

李师师是个例外。她不但貌若天仙,而且在琴棋书画上的造诣不让须眉。况写作上,她又得到李易安调教,小词写得清新雅致,更使须眉汗颜。贾氏始终认为,宋徽宗只是看上她的美貌。其不知,论美貌,宋徽宗后宫三千佳丽,胜过她的亦有几个。但宋徽宗表面是个昏君,骨子里其实是个眼高一切的艺术家,只有美貌的女人并不能引起他大的兴趣。这从他的画作中可以求证。他喜画锦鸡,而除去传说中的凤凰和只能在南方见到的孔雀,世上再无其它鸟可与锦鸡的美丽和气质相提并论。

文如其人,画同样如此。

燕天大酒店里,卢俊义听周通说花荣与戴宗都找到心爱之人,心中甚是欢喜,当场表示等戴宗治好小兰的病,就把三对旧人的婚事一起办了。

贾氏眼尖,一眼瞅见石秀郁郁不乐,一言不发地闷头喝酒,道:

“小秀呀,可不能只顾着喝酒,该找个女朋友成家了。有中意的莫闷在心里,对贾姨言一声,贾姨给你牵线搭桥。”

“贾姨,燕青兄弟早给他瞅好头儿了。”周通拿眼瞟向对面的司马飞燕,“只可惜,石头人不解风情。”

“小通,是哪家好姑娘?”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见周通冲自己挤眉弄眼,司马飞燕意识到怎么回事,迅速低下头。

周通的话显然出乎贾氏的意料。她瞅瞅司马飞燕,再瞧瞧石秀,然后对周通道:

“小通,这是真的?”

“贾姨若不信,问问燕青兄弟便知。他最清楚。”

“是有这么回事。”燕青笑着对贾氏解释,“我因未对他俩挑明,就没向您禀明。”

“这是好事呀!就怕委屈了小秀。”

“他应该没问题。”燕青看着司马飞燕,“但不知燕姐姐是否同意?”

“她更好说。”贾氏拉过司马飞燕的手,“燕子,既然话已挑明,你表一个态。等周通找到女朋友,我和你卢伯父再给你们两对新人完婚,前后五福临门可好?”

司马飞燕内心百感交集。当初,燕青找保姆,她为燕青的仪表折服,满心欢喜跟着心仪的男子来到他家。燕青年纪轻轻就住别墅,开轿车,生活富裕,又是家中独子,这更让她愈加欢喜异常。她不知多少次地幻想,有朝一日灰姑娘变成白雪公主,成为这家新主妇。

日常生活中,司马飞燕极力讨好女主人,对贾氏服侍得细致入微,满心欢喜。对两位男主人,她更是没说的,一日三餐,变着花样给他们做可口的饭菜。她想,三管齐下,水到渠成应该不是难事。可是,李师师的突然出现,让她的美梦转眼化成无数泡影,碎了一地。石秀长相还算入眼,但为人做事梗直,像头毛驴走进胡同,不会拐弯抹角。与周通比,脑瓜子没有对方灵活,不会捞外快,不会说情话,更不通风情。因此,在容貌上同样自负的她,对眼前的“石头人”并不来电。

司马飞燕低头不吱声。贾氏以为她是害羞不语,道:

“燕子,你不说就是默许。贾姨代你答应下来吧。”

“贾姨,我……”

“婚姻,女孩的头等大事,别不好意思。”贾氏拍拍司马飞燕的手,“小秀为人实在,是可靠之人,以后不会亏待你。我替你问问他同意不,若是他同意,我和你卢伯父就在这席间把你们的婚事定下来。以后你们是一家人,咱们的关系更近了。”

贾氏没有发现司马飞燕急得脸发红,笑着对同样脸红的石秀道:

“小秀呀,燕子都答应下来,你是大老爷们儿,愿不愿意,给贾姨一句爽快话。”

石秀内心也很矛盾。说实话,从内心来讲,他并不喜欢司马飞燕这种类型的女孩。在见到杜云烟之前,他从未问过自己喜欢哪种类型的女孩。自见到杜云烟,他才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原来自己喜欢清纯类型的女孩。尤其杜云烟楚楚动人,纤巧柔弱,正好满足了他骨子里那种强者保护弱者的性格。眼前的司马飞燕,身体丰姿圆润,男子看见她,随时都会被其浑身散发出的一股热浪包围。这让他只想敬而远之。上次杜兴请他酒店吃酒,杜云烟替他饮下,酒醉而哭,无意中流露出爱上燕青的情愫。他本想无声无息掐灭喜欢她的念头,但燕青找到李师师,让他的内心复喜不已。只是杜云烟心有所属,并不在乎他有意的殷勤;而他不善于向女孩家表达情感,喜过之后,反倒陷入无尽的郁闷。

周通见石秀同司马飞燕一样,半句话不说,激他道:

“我说石哥哥,贾姨问你话呢。同意不同意,是男人就敢敞开胸怀给人看!”

“他哪敢和你比?女孩面前啥话都敢说!啥事都敢做!”花荣给石秀解围。

“感情需慢慢培养,不宜急于求成。我看不如先让他俩接触接触,待感情深厚,咱们即使棒打,都分不开他们的。”

卢俊义的话活跃了席间沉闷的气氛。周通和花荣划拳喝酒,燕青对贾氏、卢俊义说些李师师的事,只有石秀和司马飞燕颇为尴尬。彼此不乐意对方,却不便拒绝众人的好意;将作若无其事,相处时又难免尴尬。偶尔睃对方一眼,马上又避开交汇的视线,各自拿起桌上的酒杯和茶杯,一口接一口地喝起来。

“小通呀,别尽缠着你花哥喝酒。”贾氏见石秀和司马飞燕速配成功,想起只剩下他仍没着落,“你认识的众多女孩里,可有中意的?要不要贾姨也牵线搭桥?”

“有啊!”

“快说给贾姨听听。”

周通喝得满脸通红,兴奋上头,忘了他与女孩交往,抵死都不吐口相中谁的惯例。意识到刚才的话收回已是来不及,他只得干咳两声,道:

“就是……那天和石秀哥哥QQ聊天的女孩。”

“真有你的!”石秀插话,“死胖子,骗到手没有?”

“什么叫‘骗到手没有’?石头人,你这话我不接受!”周通的两腮红得发紫了,“知道不?我们这叫一个郎有情,一个妾有意!不知道,拜托回家读古书去,没人挡你的腿,或者继续喝酒,不会有人捏你的嘴。”

“休再疯言!石秀玩笑之话,兄弟不可当真。”

花荣的解释反倒激起周通更加的不瞒,大声嚷嚷道:

“花荣哥哥,你这话我不爱听!兄弟虽然喝多,却并非借酒耍疯,是有些心底话想要明说。燕青兄弟,你最清楚,每次我们两个杠上,他和戴大哥总是为石秀帮腔。咱们五个都是换贴的生死兄弟,有分歧岂可偏袒某个人?你们有没有想过,即便我周通是天地间最花心之人,为天下人耻笑,可你们不能这样。你们是谁?你们是我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好兄弟啊!”

“好兄弟,不要说了。哥哥不对,哥哥向你道歉。”

“让他说下去!”燕青见花荣歉然不语,石秀起身向周通弯腰道歉,伸臂挡住他,“周通哥哥,你若说完,兄弟也有几句话想说,不知你可愿听?”

“我说完了。你说,我听。”

“刚才你说咱们五个是好兄弟,就因为这层关系,成为我多年不便向你提醒的理由。哥哥工作能力极强,甚至比过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报社如果没有你的精心策划,不会有今天的繁荣。这点有目共睹,毋庸置疑!但好兄弟就要直言不讳。哥哥视男女感情如同儿戏,兄弟实在不敢恭维苟同。石秀哥哥说你确实有点过头,但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何这样说?你是不是须在自身上找找原因?你找到女朋友,大家替你高兴还来不及,岂有他意?这次你率性说出,大家感谢你,明白了兄弟间说话也要拿捏住分寸。咱们有矛盾不怕,说透对谁都好。此事过后,我希望咱们五个仍是好兄弟!”

“兄弟,啥都不说了。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

周通、燕青、花荣、石秀同时起身,四双手掌紧紧相叠一处。

“这就对了。你们全是贾姨的好孩子。不过,我听说网上姑娘,大多不可靠。”贾氏替周通担心,“网上报导,有些女孩约见男孩,纯属骗吃骗喝,最后拐走钱财,搞得男孩人财两空。小通呀,你可得留个心眼儿!”

“贾姨不必担心。她有她的千条计,我有我的老主意。”周通拍打胸脯子,“再说,我好歹浪迹江湖多年,怎能做那见不到兔子就撒鹰的赔本买卖!”

“哈哈哈……”

周通本性不改,众人既好笑又无奈,拿他没法子。石秀止住笑声,忍不住道:

“胖子,你这只肥鸟见到真兔子,怕是飞不起来吧?”

“石头人,笑话我为时尚早。”周通晃动胖身子,双手按住桌面,俯身压低嗓门:“兄弟郑重其事向哥哥宣布个‘不幸’的消息,‘美妹’正式向我发出邀请,相会佳期就在明天。”

“你就臭美吧!”

“我当然要臭美!这说明什么?说明她看上我了。”周通得意地扬起扫帚眉,继续向石秀叫板,“哥哥能写酸溜溜倒牙的情诗,我比不过你,可若论如何讨女孩欢心,你差我就太远了!十分抱歉,我把咱俩打赌之事对她全透了实底。在我深刻检讨后,你猜她怎么说?”

“这还用猜?臭骂你一通呗!”

“错!大错特错!她说兄弟老实,有错知改,孺子可教。”

“说话老气横秋,估计是个老太婆!”

“大家听听,这是妒嫉,严重的妒嫉!”

“好了,咱们该回去休息了。”燕青打断两人的斗嘴,“周通哥哥,明天在哪儿约会?我视远近放你假期。”

“大连。”

“不算太远。给你两天时间,速去速回。”

“燕青兄弟,你也太抠门了吧?两天时间,哥哥从天津坐船过海都不够用!”

“我还以为你要横渡太平洋呢!”燕青扑哧笑出声,“小小的渤海湾,还能担搁你两天的时间?哥哥太低估兄弟的智商了吧!”

“再小也是太平洋的一部分啊!”周通换成一脸苦相,“我知兄弟心善,你就可怜哥哥是个大龄青年,能有人爱不易,多给几天假吧!啊?”

“看来小通这次是认真了,你就多放他两天假吧。”

贾氏帮周通向燕青求情,花荣和石秀随声附合。燕青无奈地点点头,对周通道:

“好,听大家的,多准你一天假,三天。不过,迟回一秒,罚你请大家这里吃酒。”

“这才是好朋友。放心,三天足够。”

众人起身走出燕天大酒店。周通坐进花荣的车里,燕青想起什么,过去对他道:

“只顾着说你见网友的事情,忘了问你,武大哥那里办得怎样?”

“哥哥已经搞定他,明天他就找兄弟报到。”周通将他去王家集镇的经过简要说过,最后补充,“没给兄弟打声招呼,哥哥已聘用他,你不怪我自作主张吧?”

“哥哥莫说外人话!我早有此意。”燕青替周通关上车门,“对了,到大连见到对方,千万注意自己的言行,别给兄弟们丢脸!”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