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50回:徽宗吞下哑巴亏  

2009-09-09 20:20:08|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50  徽宗吞下哑巴亏

 

李师师和花小美返回西安,宋徽宗说明缘由,才知他的建筑队进驻工地时,遭到当地村民百般阻挠,工程因此搁浅。

那天,工人被村民拦住不让进,宋徽宗闻讯赶来,道:

“乡亲们,你们这是干啥?”

“干啥你最清楚!俺们一家老小全靠这几百亩地吃饭,如今被你们征用,你们却昧着良心不给足钱,往后俺们靠什么生活?”

“乡亲们,钱我全给了你们村主任李固,他对我说已全额发放到你们手中了。”

“少在这里糊弄人!他说你私扣俺们二百万元。”

“绝对不可能的事!我既然想和你们做成生意,怎会因小失大?你们可能被他骗了。”

“他说是你,你说是他,谁知你们哪个在撒谎!”

“乡亲们,我确实没对你们撒谎。我手中有他的收据为证。”

宋徽宗拿出收据给村民看,上面有收到金额数,有村委会的印章。事实清楚,人群开始骚动不安。村民代表道:

“他平时只知道吃喝玩乐,不晓得为村民办事。国家免去农民种地费用,他无法拿村民的血汗钱挥豁自如,你将钱给他,这不等于给瞌睡虫头下垫只枕头嘛!”

村民代表的话惊得宋徽宗满头冷汗,四肢冰凉,暗暗叫苦不迭:怎么办?怎么办?200万元不是一笔小数目,我可怎么填补这个漏洞啊!

前些年,宋徽宗与村主任李固有过生意场上的交往,熟人好办事,在征地费用的差价上占得些便宜。后来,李师师有扩大公司经营范围的意向,他感觉是块嘴边的肥肉,主动向李师师请缨,代其做下这笔买卖。

李师师生意场上曾得到过宋徽宗的指教和帮助,顺水送个人情,答应了他。

这天,宋徽宗请李固先在酒店吃过大餐,然后带他进洗足城洗足。李固知他没有大事不会这样,双足泡进药盆,“嘿嘿”笑过,道:

“宋老板富得流油后,脸面再不朝下,让兄弟难得见上一面,今日盛情款待,是有事要兄弟办吧?”

“李主任,看你说的。没事哥哥就不肯请兄弟了?”

“商人无利不扎本。宋老板这次破费,该不会破例吧?”

“哥哥啥事都瞒不过兄弟。不错,我正有件好事想与你分享。”

“什么好事?”

“此事不急,咱们还是先享受足浴的乐趣吧。”

足浴过后,两个人走进休息室。宋徽宗关上门,对李固道:

“哥哥有笔大买卖,不知兄弟愿不愿做?”

“你且说来听听。”

“哥哥知兄弟手里还有四百亩地,你开个价,我全部买下来。”

“这……恐怕难办。我虽然任村主任,但早已是空架子,没多大权力了;再说土地归村民所有,他们全靠种地吃饭,岂肯轻易卖给外人?”

“这正是我找你的原因。兄弟是有能耐的人,此事对他人来说难办,对兄弟来说还不是易如反掌?”

“这……容兄弟考虑两天再说。不过,此事与我有何好处呢?”

“放心,好处不但有,而且保证兄弟满意为止。只是……征地价钱还需兄弟多关照。”

“看在朋友份儿上,价钱可以降,但分成……”

话不说完,李固转而面带愁容,向宋徽宗诉起村委会没钱的苦日子来。

李固的意图,宋徽宗心知肚明,二话没说应下他“五五开”的要求,心中却骂声“真是一个雁过拔毛的家伙”!

两个人合计,按每亩降价4000元提成,各自可得差价80万元。但宋徽宗没料到,李固心更黑,吃下他这头,又吃下村民那头。

李固直接走进区委招商办,说有外商想在本区投巨资兴办大企业,看中他村400亩的土地……这两年,政府为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出台了一系列奖励机制,凡引来外商投资办厂的官员,官升一级,不要官职按投资的百分之五提取。于是,一夜变成大官或富翁成为官员的美梦。但引来外商并非易事,官员正为成不了大官和富翁犯愁,忽然美梦就要成真,个个喜笑颜开,将李固奉为救世主,承诺以政府名义解决征地之事。

很快,政府下来攻关小组,对村民逐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少数坚持不卖自家地的“钉子户”,他们动员一切力量攻坚。家中有上班人员,让单位领导做通其思想;家中没有上班人员,让亲朋好友充当说客。一个月后,这些“钉子户”架不住软硬兼使,无奈妥协。

这边,李固从中周旋,按每亩8万元成交。那边,宋徽宗对李师师说每亩84千元。

李固拿着村民的地契找到宋徽宗,掩盖不住内心欢喜道:

“宋老板,兄弟幸不辱命,下面之事就看你的了。”

宋徽宗几天来始终关注着村民卖地之事,已知李固办成,道:

“谢谢兄弟帮忙。我马上给外商联系,让她来这里实地考察。”

“得罪人的事兄弟全替你们兜下,你们可不能半途而废啊!”

“这么大之事,哥哥不敢当作儿戏。我给外商已说过土地征下,她十分满意,全权委托我代办。”

“这我就放心了。等哥哥拿到投资款,我再来找你。”

过了两天,李师师将征地费用如数汇给宋徽宗。宋徽宗取出巨款,与李固私分掉160万元。李固拿着剩下的钱回家,扣下200万元,其余的给了村民。

望着群愤激昂的村民,宋徽宗思虑:这么多年里,我与李固和其他郊区村官私底下成交不少这样的买卖,他们得了好处,都是守口如瓶,从未出过纰漏。200万元是李固独吞,他为何拿屎盆子扣我头上?

宋徽宗哪会想到,李固就没打算让他办成事。

你道李固何许人?原来,他不是别人,正是害卢俊义家破人亡的奴仆李固。从宋徽宗嘴里,他得知外商是李师师,忽然想到她和仇人之一的燕青有说不清楚的关系。他想,我之所以事败命伤,全因这小子从中作梗!我正愁没有本事找他报仇,若拿李师师开刀,也算出我一口恶气。于是,他在村中放风,宋徽宗嫌征地费用过高,扣下200万元。

村民本就不情愿卖掉土地,李固一火上浇油,遂如失了巢窝的乱蜂,集合一处赶至工地阻挠。

宋徽宗顾不上李固背后捅他一刀的疼,强作镇定,大声喊道:

“诸位父老乡亲,不要激动,此事好办。征地费用既然是村主任李固克扣,你们应该找他讨要,不该到我这里闹事。”

“他个龟孙子躲藏起来,俺们找不到!”一个村民代表出头露面,“这件事你没和俺们商量就将钱给他,怎么说和你没有关系!俺们找不到他只能找你,一天不把钱给够,一天你们休想动工!”

“对,就找你要!”

村民吵嚷着堵起人墙,把工地大门堵了一个水泄不通。

宋徽宗知道,在冲动的村民面前,多说无益,只得问他们有什么条件。

刚才说话的村民代表显然和村民商量好了,马上提出三个条件:一是每亩地按市场价一分不能少地给他们;二是他们永久失去土地,暂时找不到活挣钱,工地建筑所需材料由村中青壮男子运输,杂活由老人和妇女包办,不得拖欠工钱;三是影视城开始营业,临时工作人员必须从村民中雇用。

后两个条件,宋徽宗并不放在心上。这些工作需要人手来做,他可以做主答应村民。但第一个条件,非他做主所能决定和做到的!李师师不可能再给他200万元,而他也没胆量对李师师道出真相。怎么打发村民走呢?他想了又想,还是先稳住村民激动的情绪要紧!

宋徽宗开口应下村民的后两个条件,接着道:

“乡亲们,征地费用我找李固解决,但工程不能耽搁,你们得让我的工人先开工。”

村民要征地费用是其一,其二是想在工地上挣些工钱。这是中国农民的悲哀!为了眼前蝇头小利,他们可以失去赖以生存的家园,把大片土地廉价卖给企业。然而,他们不卖又能怎样?青壮劳力去了南方打工挣钱,留下老弱病残的家人,无力搭理土地。何况,通过种庄稼发家致富的又有几家?于是,土地成了他们手中的鸡肋,舍不得丢掉,又食之无味,一经金钱面前诱惑,再无不卖的理由。

村民代表征求过村民意见,给宋徽宗定下还款期限,这才向村民发话给工人让道。

宋徽宗顾不上吃午饭,开车直接找李固。路上他还不愿相信眼前的事实。他想,我和李固做过几次这样的生意了,虽然谈不上是真朋友,但每笔交易都没亏待过他,他为何狠心对我下黑手?见着他我当问个明白,果真是他拆的台,我定不饶他!

宋徽宗在西安搞建筑,开始单靠政府官员替他出面撑腰办事,不全是一帆风顺。征地最怕遇上“钉子户”,因为有《物权法》保护,政府官员不敢强行赶走他们。后来,他经同行指点,有意结交了一些黑道中人。政府官员办不成,他背后便指使这些人出手解决。这些人为钱不计后果,先是对“钉子户”恐吓,恐吓不走,就在房屋周围挖深沟,里面灌进水,困住屋主人出行。这招如果再不行,对不起,爬到房子上揭瓦,冲进屋子里扔人。因此,这些年来,他征地没有遇上办不成的事。

宋徽宗打心眼里看不起李固。他认为,像李固这样不入流的村官,手头上有俩钱就不是自己了。他们当年有权时,能把整个村子的积蓄吃光,现在有权没处使,就变幻花招,以引资为名把本村土地卖给外商,从中捞油水。村民行使罢免权,重新选举村官,他们要么恐吓村民,要么花钱暗箱操作,力保头上乌纱帽不掉。

可是,宋徽宗却不想自己的过错。他使下流手段低价买来村民的土地,盖起楼房,高价卖给城里人。而住高楼大厦的人群中,有几个是工人和下岗工?这些人一辈子挣的钱,去除一家人吃穿开销、孩子上学开销,老年人生老病死的开销,剩下的钱还买不起一个屋角。于是,城市出现一种现象:有人买多处楼房空着不住,有人祖孙三代同住一间破屋,而恋人无房不能结婚,借钱买房无钱装修的现象亦常见。

还好,国家注意到这种不和谐的现象,开始建廉价房和廉租房。廉租房的确解决了部分人的住房问题,但尺寸限于吃“低保”的人。那些接近“低保”并不富裕的人,既住不成廉租房,又买不起商品房,想买廉价房,却怕廉价房质量不过关。

李固住的是三层西式楼房,在村子最南端。村子里,数他的楼房最洋气。宋徽宗按有半天门铃,他的婆娘方开门,一脸不耐烦表情,道:

“你有什么事?”

“嫂子,李主任在家吗?”

“他出差了,不在!”

“到哪儿出差去了?”

“不知道。死鬼死哪里,我懒得过问!”

“嫂子……”

宋徽宗刚要进一步问,只听“嘭”地一声响,婆娘关上红漆铁门。门上凸起的铜钉,差点没将他额头上撞出一个大包。

第二天大清早,宋徽宗不死心,再次来找李固,婆娘索性给他吃个闭门羹。眼看村民给的期限到了,他无计可使,只得给李师师打电话,快回西安商量对策。

当然,宋徽宗对李师师瞒下了他与李固吃征地差价一事。

李师师沉吟良久,低头不语。她坐火车返程时,并没有往最坏处想。她以为,宋徽宗急着让自己回去,可能是资金的问题。因为黄河园刚刚建成,大量资金投进去还未赚回,公司剩余的资金不足建成影视城,有些项目需要宋徽宗替她垫付资金建设。现在,400亩土地3000多万元已支出,工程却无法进行。如此大的难题,摊谁头上都承受不住!

宋徽宗假装万分后悔,在李师师面前不停自责自己轻信小人。同时,捶胸顿足,大骂李固不是个东西!

“责骂无济于事。”李师师略微收起沉重的心,“现在惟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咱们尽快找到李固,让他把钱尽早还给村民;二是一旦找他不到,向市公安局报警。”

宋徽宗当然不愿走第二条路。因为警察插手,他和李固私吞征地差价的事必然暴露。到那时,非但工程没得做,李师师亦会和他绝交,落得一个鸡飞蛋打的结局。

“师师,你放心,我就是踏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李固。”宋徽宗向李师师保证,“他若不将钱还给村民,我跟他没完!”

然而,李固就像盛夏溅到岸上的一滴水,拿着200多万从人间蒸发。宋徽宗发动所有手下人,寻遍西安大街小巷,甚至请私人侦探,都找他不着。

期限这天大早,村民成群涌进工地,阻止工人干活。宋徽宗解释得嘴干舌渴,他们只说今天不给钱,休想再动工。工人都是乡下人,同情这些村民,没有一个站出来帮他。

僵持到中午无果,愤慨的村民打110报了警。警察赶到,喊过宋徽宗和村民代表,一边问情况,一边做笔录,最后留下双方的手机号码。

一个老警察认识宋徽宗,拉他到一旁,悄悄劝道:

“宋老板,这事恐怕说不清楚,你看怎么办?”

“全怪李固贪婪!他若不私扣村民的钱,就没这个变故了。”

“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信人不仁。你该亲自将钱付给村民,为何让他代替付款?”

“我……”

宋徽宗顿时语塞。原来,他从前曾亲自付钱给村民过,而村民因为心中不乐意,少不了当面对他发些唠骚话。后来,他不愿再与村民对面打交道,而是让村干部替自己当盾牌。他乐观地以为,只要给村官回报,想要钱给钱,想要房给房,不会背着他私吞征地费用。

“我们公安警力有限,一时半会儿不可能帮你找到李固。以我看,你还是想办法凑钱付给村民,暂时将这件事平息下来好。”

警察驱车走后,宋徽宗独自沮丧地原地立着,脑袋一片空白。

村民见警察前来没办成事,围拢上来,里三层外三层困住宋徽宗,放狠话:

“今天不给钱,你休想脱身!”

宋徽宗就像当年被金人围困在开封内城,找不到出路。没办法,他明知故问道:

“李固一共付给你们多少钱?”

3000万元,少了200万元。”

“能不能缓两天要,容我和影视城主人商量出妥当的解决方案?”

“不行!商人多不义,俺们再不信你们的话!”

宋徽宗偷鸡不成蚀把米,只得拿出手机,给公司财务部打电话,去银行取200万赶快送过来。下午三点,他把200万现金如数付给村民代表。村民钱到手,各自喜笑颜开散去。

宋徽宗既生李固的气,又心疼自己的钱,回家倒头大睡。第二天,太阳晒焦屁股,他爬起床想,我与李师师已签订建设合同,这次生意赔本做也只该了。

不觉月余过去。这天上午,宋徽宗来到工地巡视渐起的房屋,手机忽然响起。他打开手机看,是月前那个老警察打来,说从市经警大队获悉,李固找到,现在大名府公安局羁押。

宋徽宗大喜,开车直奔温州大酒店,向多日不敢照面的李师师报告好消息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