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51回:恶人自有恶果报  

2009-09-09 20:21:12|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51  恶人自有恶果报

 

李固原在大名府,为何现在西安,而且当了村主任?这话还得从他死后说起。

金国阴间军队开到河北,李固立马投降,里应外合攻陷大名府,充当了敌方跑在最前头专咬北宋子民的一条疯狗。旋即,金兵攻克黄河天堑,挥戈中原,战事连年不断,才使得他无暇返回金国逼娶贾氏,害死卢俊义父子。

正隆69月,阳间的金主完颜亮亲率60万大军,兵分四路,大举南下攻打南宋。十月初八,金军渡过淮水,进兵庐州。同一天,东京(今辽宁省辽阳市)发生宫庭政变,完颜雍被群臣拥立为帝,是为金世宗,传檄天下,公布完颜亮种种罪状,废其为海陵庶人,同时派兵阻断他的归路。完颜亮不加理会,继续领兵攻城。他想收拾完南宋臣民,再回京师收拾掉亲兄弟完颜雍。

金兵得知完颜雍称帝,废完颜亮为庶人,厌战情绪陡生,遂有思变之心。二十七日这天清晨,金兵呐喊着攻进完颜亮在龟山寺的营账。完颜亮还未分清是南宋人还是自己人,早被一箭射中后颈昏倒在地。叛将进账,一连几刀将他砍得血肉模糊,并用绳套上他的脖子,用力将他勒死,再用大氅裹住尸体焚毁掉。

可叹完颜亮一心称霸中原,最终落得一个身首异处的可悲下场。

阴间金兵同时判乱,杀死力战的主帅。李固是主帅身边的红人,不敢随金兵回北国等新主子秋后算他的总账,乘金兵乱哄哄忙着后撤,瞅个空子,像条丧家犬逃之夭夭。一路上他还不忘再三掂量:逃往南宋,无疑自投罗网;回大名府,等同羔羊入狼群,皆凶多吉少。万般无奈,他仰天长叹多声,向西狂奔不止。过了几天,他来至西安郊区,惊恐加上饥饿,晕倒在一户农家门前。

李固梦中在阴曹地府逛一圈,晃悠悠睁开眼睛,见一个姑娘正关切地看他。他明白是姑娘救了自己,方要爬起身感谢,姑娘先道:

“你饿了吧?”

“我……不饿。”

李固打肿脸充胖子,不料肚子并不配合,“咕噜咕噜”地抗议起来。

姑娘“咯咯”地笑着跑出屋,不多会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来到床前,递给李固,眼神示意他别强充硬汉了。

李固实在饿得要命,此刻闻着碗中散发出的香气,再装不下斯文,狼吞虎咽吃下10只鸡蛋。舔干碗底最后一滴糖水,他“喳吧”几下嘴唇,意犹未尽。姑娘二次“咯咯”笑着跑出屋,给他又端来一碗荷包蛋,道:

“俺就知道一碗不够你吃,打的鸡蛋多着呢,你放开量吃吧。”

李固不客气,一连吃下三碗,这才说吃饱了。这时,院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姑娘跑出屋开门,是父母上地干完活归来。两位老人门外听邻居说女儿和一个男人在屋里,顾不上理会开门的女儿,径直奔进东间。

李固多精明啊!翻身下床,双膝跪地,向两位老人千恩万谢。两位老人明白是女儿救人后,松口气,将他搀起,道:

“救人是她份内事,小哥不必行此大礼。”

李固在姑娘家休养几日,凭着一张能说会道的嘴,把两位老人哄得见他就喜上眉梢。两位老人私下里商量:咱们只此一个姑娘,老了无儿依靠。这个李小哥,长得眉目清秀,会说话,会来事,若是招他为上门女婿,将来衣食就无忧了。

这天吃过早饭,两位老人将女儿支走,关门对李固道:

“小哥,但不知你年龄几何?家中可有妻儿?”

“我今年三十有二,家中尚无妻儿。”

李固走投无路,早想留下,有个容身之处。听两位老人如此问他,知道他们有意纳自己为乘龙快婿,恭恭敬敬回答。

两位老人满眼惊喜地对视一下。老伯开口道:

“小哥年纪不小了,因何尚未婚配?”

“我父母双亡,家中又突遭变故,上无兄姐可投,下无弟妹可往;现在居无定所,身无分文,即便有心娶妻生子,也无力养活他们啊!”

李固有个特长,真话瞎话搅合着说,往往说到动情处,全当自己说的是真话了。而他也常常被自己的“真话”感动得落泪。

“小哥身世可怜。不过,小哥眼前不是伤心的时候,应当考虑今后的打算。”

“我孤苦一人,哪敢有打算,走一步算一步吧。”

“小哥若有个家,可愿娶妻生子,好好过日子?”

“这当然是我最大心愿!唉,可惜我没那好命……”

“小哥莫泄气。”老伯喜形于色,“我有一女,就是救你的姑娘,今年双十有五,也过了婚嫁年纪。小哥若把这个家当作自己的家,我将她嫁你为妻,你可愿意?”

“岳父岳母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李固得了老伯的话,不容自己错过大好机遇,纳头跪拜在两位老人身前。

“贤婿免礼。”两位老人见李固答应得很是爽利,十分欣慰,双双搀起李固,“今天正是吉日,晚上给你们办了婚事,从此咱们便成一家人了。”

到得黄昏,全村来了不少乡邻,帮忙张灯结彩,贴上大红“喜”字。两位老人摆下十几桌酒宴,乡邻就坐后,鸣炮凑乐,开始为李固和女儿举办婚礼。李固与姑娘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三拜彼此,然后有人将新娘子送入洞房。

李固披红挂彩,满面春风,来在乡邻跟前,逐一向他们敬酒。

李固自被两位老人招为上门女婿,倒也安分守己过了一段舒适恬静的日子。可他先后送走两位老人后,自觉没人碍眼,骨子里的劣性不免时时表现出来: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烟花柳巷少不得寻欢作乐。

婆娘忍不住苦口婆心劝李固,他顺着下坡路走,死不回头,反倒理直气壮骂道:

“死婆娘,还有脸说我呢!你若给我生出个崽儿,不当那绝户头,我便收敛这颗花心。”

婆娘流着泪,再不言语。原来,李固与婆娘结婚多年,到今仍无一子半女。这正应了那句老话——恶人自有恶果报。

婆娘的姐妹们见李固与从前判若两人,心疼她,劝她与丈夫离婚。婆娘道:

“我与你们不同啊!他虽然对我不好,但我不能怨恨他,你们给丈夫生有儿女,我给丈夫没有生儿女,只能怨我不争气。他不先提出与我离婚,能这样下去我就知足了。”

“他在外面公开找情人,你能容忍下去?”

“男人嘛,哪个不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们在妻子身上得不到满足,到外面找情人也合乎情理。”

“你这话不对,我家男人就不在外找情人!”

“我不是说他们得不到情欲满足,而是孩子。孩子是男人最大的牵挂,因此才不会轻言与女人离婚。我们没有孩子,他在外找情人,一半也是想借腹生子。其实,女人和男人也没啥不同。咱村东头某女,因男人的问题不能生育,不也在外面找个情人生子了嘛。”

“难道男人和女人只能有孩子才可维持婚姻?”

“我上过学堂,对历史多少了解点。那些为人正直的好官,为何也娶妻又娶妾?还不是担心一个妻子不能保证他有后!”

“可是个别没有孩子的夫妻,不也走到现在?”

“孩子并非夫妻维持婚姻唯一的钮带,这我承认。你说的没孩子走到现在的夫妻,两人之间肯定有不同寻常的感情。但世上夫妻千万对,有不同寻常感情的有多少对呢?大多数夫妻是平凡夫妻,没有曲折的经历,结合时感情并不深厚;结合后,成天为生活操劳,哪有时间培养感情?所以,夫妻多数是同林鸟,一旦遇到风吹草动,就各顾各了。”

姐妹被婆娘这番话说得张不开口,细品觉得她的话似乎有点道理。

后来,婆娘从人贩子手里买个两岁的男孩,但不久公安人员查到她家,将她和李固训斥半天,抱走男孩。因为此事,李固差点被免职,气得暴打她一顿。从此,她再不敢奢望用孩子拴住李固的心,任凭他在外半月不回,只当没这个丈夫。

时光如梭,日月轮回,一晃到了现今社会。因为经济迅猛发展,西安不断扩大,许多离市较近的村庄,转眼变成郊区,甚至成了城中村,人员流量不断壮大。李固是个能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投机倒把挣下不少不义之财;九十年代,农村干部任用改革,村干部由村民直接选举出来。他背后对村民小恩小惠,为自己拉选票,竟然顺利当上村主任。最近几年,外资企业和建筑商不断征地建厂盖楼,他一手遮天,如蚕食桑叶,将本村土地几乎卖光卖尽,从中捞油水,成为村中首富。

男人有钱更思淫。李固过穷日子时还时常寻花问柳,现今钱多得花不完,自然赛过那些暴发户,在不同城市包下十来个情人,指望她们给他生出一大群儿女。事与愿违,这些情人使出吃奶的劲儿,与他家中的黄脸婆一样,没有生只哪怕是只坏蛋。后继无人,成为他心头固有的一个痛!

李固毕竟是村主任,有些村委工作还得回村干。可是,夜里他又不愿挨婆娘肌肉松驰的身子,那么如何度过难熬之夜呢?他想起城里的网吧,忽然生出主意。

现在的网吧遍布大街小巷,学校附近更多。学生放学不再进家,而是一头钻进网吧,上网玩游戏,与网友聊天。到了双休日,网吧生意更是火爆。学生上网成瘾,不思学习,不想回家。很多家长为找学生,寻遍全城网吧。学生躲避父母就像商贩躲避城管,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因为无钱上网,有些学生先偷父母的钱,后到社会上偷钱,逐步走上抢劫路,甚至要钱无果,杀死亲生父母,犯下痛彻心肺的大罪。政府整顿黑网吧,黑网吧暗渡陈仓,改成电脑学校,或者不挂牌子照旧营业。有的打击黑网吧的地方组织,与黑网吧业主蛇鼠同窝。最近电视曝光,上级领导到某地查处黑网吧,巧合见一打击黑网吧的工作人员,骑摩托车给黑网吧通风报信。长此下去,黑网吧何时会在社会上消失!学生何时能在教室里安心学习!

李固暗自庆幸过:幸好我没有孩子!若有,倘是网虫,我还不气得疯掉?

李固为消磨夜晚时光,第一个在村里买了一台电脑,上了互联网。可他并没有闲工夫在网上关心国家大事,看新闻读书充实头脑。前些年,政府疏于管理网络,网上充斥着黄色网站,他上网只浏鉴这些网站,只看男欢女爱的A级片。这几年,政府严加管理网络,他再不容易看到黄片,转而上网聊天,同各色女子打情骂俏说荤话,寻求感管外的刺激。

这日,李固QQ上搜索新友,不意看到贾氏的名字,往日与她快活的情景浮现脑海。他心中窃喜,忍不住给贾氏发出信号,暗示自己是谁。

俗话说,聪明反被聪明误。李固近千年没见过贾氏,不知时过境迁,现今的贾氏不再是当年的贾氏。他以为贾氏不会忘掉与其苟合之快,仍会在他花言巧语哄骗下,和他再次死灰复燃,重温那往日旧梦。殊不知,贾氏对他恨入骨髓,巴不得扒掉他的皮,吃尽他的肉,以解自己心头旧恨!

贾氏自从知道李固尚在阴间,每日想着如何擒住他,将他送进死牢。那天她与李固第一次聊,意识到是冤家对头,本欲将他从QQ里删掉,转念又思,这会断掉与他的联系,增加捉住他的难度,莫若留下他的QQ号,与他多聊些时日,瞅机会将他逮住为好。于是,她才将李固加为好友,有时间就与他聊天,从中了解到他不少信息。

李固蒙在鼓里,见贾氏像当初一样待他,内心自是欢喜异常。

前些日子,宋徽宗找李固商量征地一事,他见面分一半,鲸吞80万;给村民发放征地费用,他贼胆包天,又私扣200万。过后他料到,宋徽宗遇挫,定会找他问原因,遂躲进西安一个情人家中,避之不见。不料过些天,婆娘突然打来电话,说他的鬼把戏被戳穿,宋徽宗和村民找上门向他要钱。他吓得不敢再呆在西安,弃情人和婆娘不顾,连夜逃往外地。可怜婆娘,对他有救命大恩,竟被他忘得一干二净。

上哪去呢?李固忽然想起大名府还包有一个老情人,怀揣存有200万的长城卡,坐飞机匆忙赶到大名府。呆在老情人家里头,他白天不敢随便出行,只能在夜晚和老情人过过“性福”生活,渐觉无趣。这日,他让老情人去银行取出2万元,买来一台手提电脑,又开始上QQ聊天。然而,他不知道,遥远的西安城,公安人员已在网上发布对他的追捕令;咫尺的大名府,贾氏无时不留意着他的动向。

——天罗地网撒开,只等收网捉鱼!

李固和贾氏联系上,经不起她几番甜言蜜语,把自己到大名府的经过悉数抖出。贾氏内心大喜:正愁无处逮你,你倒自掘坟墓,来在我眼皮底下!

贾氏QQ里哄骗李固:我那死鬼外地开会,多日回不来;很想和你见上一面,重续花好月圆。李固乐昏头,不曾多想,油头粉面打扮停当出门,路边花店买了几束玫瑰花,按时到达贾氏约定的地址——人民广场纪念碑下,单等旧情人如约而至。

广场中间耸着汉白玉高碑,底座为四层台阶,皆有一圈汉白玉围栏。空地不大,周围生长着苍劲的松柏,视线无法穿透茂盛的枝叶,空间显得幽静肃穆。也是李固该着倒霉,在这个不利于眼睛远观的空间与贾氏见面。倘若广场空无一物,或者他能逃过大劫。

李固站在台阶下面,捧起玫瑰花,正要送到鼻子下嗅香,突然,有双手从背后一下子攀住他的双肩,跟着是一声大喝:

“可是李固小儿!”

李固猛吃一惊,迅速扭头看,正与卢俊义满眼怒火相撞。吓得他魂飞魄散,暗叫一声“大事不好”!因他跟随卢俊义多年,学得一身不浅的功夫,冷不防奋力往下一蹲,脱开卢俊义双手,撒开脚丫子拚命跑走。他想得挺美,只要我再有一步窜进树林,就能逃脱成功。不曾料到,树后伸出一条腿,在他的足踝处一横,脚底失去重心,身子“扑通”栽倒在地。不容他抬头看来者是谁,紧跟着又有一条腿泰山压顶般抵住腰眼,差点没将他的腰背压折。疼得他“哎哟”大叫一声,两只胳膊亦被身上人反剪背后,丝毫动弹不得。

李固很是不服气,脸面蹭地,使出吃奶力气翻转过来看,身上人是浪子燕青。

见到燕青,李固眼前顿时昏天黑地,心说这次是没救了,栽到家了。一个卢俊义他已难对付,再加上一个以摔跤擒拿名动天下的燕青,父子两人面前,逃脱势比登天难!

李固落到这般田地,仍不思悔改,嘴里大声叹息道:

“唉!我打一辈子雁,今日反被雁啄瞎眼,怨不得别人。只是,最毒妇人心啊!”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