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57回:李鬼初识高衙内  

2009-09-09 20:27:44|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57  李鬼初识高衙内

 

李鬼闭眼睡不着,心中盘算如何报武大郎夺他婆娘之恨:色矬子!笑面虎!西门庆勾引你的女人,你不去找他报复,却来勾引我的女人!若不是我助你成名,你能闹出名堂,除非肥猪会上树,红日会西升!你不就是依附燕青、依托报社吹捧才成名的么?那好,我先将他的报社搞垮,等你失去乘凉大树,再将你写书的幕后事抖露出去,让你遭千人唾骂,万人啐弃,方解我心头大恨!

飞机降落广州机场,李鬼搭上开往市区的公交车。坐在靠窗位置上,他向右首的人偷眼观查,是个长得跟弥勒佛似的矮胖子,窄脑门,小圆眼,腮帮子朝外鼓涨,人从其背后可看见;十根手指短短粗,八只大钻闪闪亮。车上之人看他俩,一个瘦高,一个矮胖,搭档上台说相声蛮般配,不说话,就能逗得观众捧腹大笑。

李鬼不由得暗想:这个胖子不是暴发户就是富家子弟,自己无处栖身,借此机会与他攀谈上,或许能够时来运转。胖子显然对身边的他没兴趣,不停地打手机,和一个嗲声嗲气的女孩旁若无人地调情逗乐。

这让李鬼原本刚刚平静的心再次烦躁起来。上次他偷听婆娘和武大郎说话,婆娘就是这种语音。他斜眼睃了一下胖子,心中恨道,死胖子,若非一车人在,我定夺过你的手机,甩出窗外不可!还有发嗲的女孩,倘若在我面前,定拿针线缝住你的两片嘴唇,看你还能哼出浪声不!再一个就是骚婆娘,若非让你吃好穿好,我就不会林中劫财,更不会中年伤命。吃下这些苦果,我也认了!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饱餐方解决,淫欲便突起,才见新人就忘旧人,把顶“绿帽子”扣在我头上。我李鬼岂是有仇不报之人?你们给我听着,我旅游散心回去那天,就是尔等永无宁静之日!

手机声音很是响亮,李鬼听见女孩喊胖子一声“衙内哥”。这个名字世间少有人用,他思来想去,猛然想起逼死林冲娘子的公子哥高衙内……莫非此胖子便是他?

——李鬼没有猜错,胖子正是高俅的儿子高衙内。

高衙内与他老子高俅没两样,“权钱色”三样俱爱。三样中,他最爱“色”,而且偏爱比他年纪大的已婚妇女。

高衙内的这种恋母情结,缘于他从小失去母亲。高俅当年专心自己向上爬,多年没有续后房,把他交给男家丁看养。他小时上学,遇上大雨天,同学都有母亲送伞,只有他是个男家丁送来。看着同学们都在母亲的呵护下远去,他就忍不住想哭。一次,他对父亲说出心中感受,却被高俅一顿喝斥,说他不像个男子汉。少年时,高俅一下子给他娶来几个后娘。这些后娘只知争风吃醋,算计从高俅手中捞到多少银子,没一个想了解他的内心世界。缺少母爱的他,内心世界渐渐扭曲,看见他人夫唱妇随,就生出抢夺过来自己独享的欲望。

高衙内长成青年,不想走科举考试,回家等高俅给他出钱捐官。他在家没多久,几个后娘突然发现,家里经常有小偷光顾。让她们奇怪而又羞于启口的是,金银首饰贵重物品,小偷不拿,偏偏拿走她们的内裤。搭在庭院凉绳上的内裤,等她们几圈麻将结束,出来便不见了踪影;有的内裤不小心染上血迹,还未拿出洗,就在内屋丢失了。小偷似乎算准她们什么时候不在屋中休息,什么时候聚在一起打牌,总在这两个时间段悄然摸来,顺手牵走,未从失手。几个婆娘害了怕,向高俅说了此事。

高俅已官拜太尉,是掌管军队的最高长官,老婆却被小偷戏弄掌中,自是大怒,马上喊来开封府尹,将他骂了个狗血喷头。

自己的地盘有人偷盗,而且发生在长官家中,府尹不敢怠慢,加派人手,日夜守卫在高府周围。可是,小偷就像盗帅楚留香,来无踪,去无影,仍然屡屡得手。府尹被小偷搞得焦头烂额,又被高俅限定三天破案,过期自摘乌纱帽。

第三天黄昏,眼看破案无望,府尹正要摘掉乌纱帽,去向高俅请罪回家,一旁的师爷忽然开口道:

“大人,小人想到一种动物,或者它能保住您的乌纱帽。”

“我自己都保不住这顶乌纱帽,不是人的东西有屁用!”

“大人,咱们新进一条警犬,正可派上用场。狗鼻子比人鼻子灵敏千倍,只要让它嗅嗅内裤的味道,寻味追踪,定能找到小偷。”

“龟儿子,不早说,害得大人我差点丢掉美好前程!”

于是,师爷喊来衙役,牵着警犬,跟着府尹来到高府。

此时,高俅最宠爱的小妾又丢了内裤。也就入厕方便的工夫,等她回屋看时,浸在水盆中的内裤已经不翼而飞。

小妾坐在高俅双膝上,哭得梨花带泪。高俅肠子气黑,正笑脸哄劝美人,抬眼见府尹快步进来,张口骂道:

“你个龟孙子,案子没破,还敢有脸来见我!是不是屁股痒得难受,来让我给你一百杀威棒治治?”

“大人且息怒,下官请来了‘高人’,今晚便能破了此案。”

“高人呢?”

高俅看向庭院,并不见奇人。他抹头正要再次发作,府尹已经跨出门外,大声道:

“你们几个王八羔子,快将‘高人’请进来拜见大人!”

府尹话音刚落,院外的师爷领着几个衙役和那只警犬跑进来。警犬哪会认得高俅是何人物?乍见生人看自己,冲着高俅和小妾就是两声狂吠,慌得他一把拽过府尹,挡在自己和小妾身前。再看小妾,已吓晕过去。

高俅一边掐小妾的人中,一边听府尹说明情况。怨气未消,破案要紧,他也就不再计较府尹用狗拜见他的大不敬了。

警犬嗅过高俅另一个妾羞答答拿来的内裤,掉头冲出前厅,顺走廊左拐右拐,直接跑到高衙内房间前,扑开木门,窜将进去。众衙役都想抢头功,后面拼命向前冲,还未跑到房间前,警犬已经嘴叼内裤,摇头摆尾走出来。

众衙内“呼啦”冲进屋,但见高衙内仰面躺地,两眼紧闭,口吐白沫,手足抽筋,眼看小命要归西。原来,他手捧内裤,正像一条狗似的嗅着,突然被真正的狗上前咬住证物,尖叫没来及,七窍已空六窍。

高俅接过衙役递来的内裤,细看,正是小妾刚刚丢失的内裤,还在湿淋淋滴水。他顿时明白怎么回事,忙让几个衙役抬起儿子找大夫救命,自己坐轿跟出大门。

几个婆娘趁高俅不在,进到高衙内屋内,搜寻各自的内裤。最后,在床头的柜子里,她们搜出所有丢失的内裤。打开柜门的刹那,一股腥臭扑鼻,差点把她们熏倒在地。

高衙内正是自家神出鬼没的小偷。由于长期得不到母爱,他十分渴望接近成熟女性,而几个后母不给他亲近的机会,没办法,他就偷走她们最贴近身体的内裤,白天夜晚,有时间便用手摸,用嘴亲,用鼻嗅,借此慰藉心中缺失母爱的撼事。

高衙内做出此等龉龃之事,但只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高俅拿他也法子。只在家时严加管束,在外懒得再问,随他胡作非为。

高衙内调戏林娘子之前,与林冲便认识。一天下午,林冲去他家向他父亲汇报工作,天晚,高俅让林冲吃过晚饭再回,林冲说家中娘子此时已做好饭,推辞离去。高衙内在场,心中蓦地妒忌起林冲的幸福来。于是,他与父亲合谋,差点害死林冲。林娘子性情刚烈,上吊自尽,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地糟蹋良家妇女。开封城里不知多少人家被他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民众对他即恨又怕,官府慑于高俅淫威,拿他也没办法。

现今的社会,不容高衙内强抢民妇,他要么第三者插足,要么向离婚女人寻爱。高俅恨铁不成钢,买来电脑,上网查资料,才知儿子的病根是恋母情结;带他找心理医生治疗,可是效果不佳。

高俅愁眉不展,不料高衙内上网不到半年,竟然病愈了。原来,他通过QQ聊天,认识了许多女网友,其中不少女孩亦有恋父情结。病因相同,使他们能够互说心里话,互助对方 克服心理障碍。一来二去,他对年青女孩有了兴趣。双方发展到网恋,但对方视频见到他的丑相,大多敬而远之。他不死心,信奉“美女没有和钱过不去的理儿”!手机和他聊得火热的女孩,是他两天前刚在QQ里认识的广州女孩,不嫌他长相吓人,邀其千里相会。

高衙内本来是坐出租车进城,中途,司机电话接一个长途生意,谎称后轮胎没气,骗他下车查看,然后猛加油门跑了。他干气没辄儿,只得搭上过路的公交车。

广州的秋天,天气仍然闷热潮湿。公交车行驶到高速公路下路口,车门打开,下去几个人,又上来几个人。进入市区,车厢后面忽然一阵骚动,有人吵嚷起来。李鬼和胖子同时回头看,是一个女孩朴素打扮,一个男孩时髦打扮,两个人争吵两句,脸对脸对峙,沉默中谁都不服谁。女孩营养不良,身子奇瘦,过时的衣服下,肩胛骨凸现,前胸平坦。男孩身穿名牌衫衣,左手中指戴着猫眼钻戒,此刻,两眼朝上翻,以此藐视女孩。女孩亦垂下眼睛,不看男孩。这么一来,男孩反而得寸进尺,低头看向女孩的前胸。

女孩觉察到男孩投来异样的目光。她大概是从农村来城市的打工妹,从事体力活,不为人重视,心中有种自卑感,慢慢养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习惯。她的头向前下垂,长发披散下来,遮住前胸,显得无奈且无助,让人心生爱怜。男孩更加放肆,瞧不见,歪头看。女孩只得左遮右挡。

女孩脸色微红,忍到极限,大声诘问男孩:

“你干嘛看我的前胸!”

“笑话!谁见我看你的前胸了?”男孩表露出不屑的神情,“看你的前胸,我还不如看市场老大娘卖的鹌鹑蛋。就你那‘机场’,有飞机吗?”

“你,你耍流氓!”女孩气得嘴唇发抖。

“呵呵,让大家瞧瞧,你那胸也叫人胸?鸡胸差不多!”

女孩差点没晕倒,浑身哆嗦,干张嘴说不出话。

男孩身边的老人实在看不下去,道:

“小伙子,口下积点德吧。你是城里人,欺辱乡下女娃儿,丢人不丢人?”

“是呀,是呀。小伙子,你说话太过分了!。”

“这小子欠教养!”

“这种人还欠揍!”

“真是少见啊!”

“就是。像他这种人,世上多一个,还不如少一个。”

车上人注意力都集中到男孩身上,纷纷谴责他的不是。男孩觉察到来自周围的压力,不敢犯下众怒,仰脸看公交车顶棚,不再言语。女孩平起头,眼噙泪水,以感激的目光环视众人后,抬起两只胳膊,环抱胸前,又垂下头。她的姿势,就像温顺惯的日本女人,承受了天大的委屈,依旧表现出自责愧疚、楚楚动人的样子。

车厢恢复平静。

女孩其实不丑,如果穿上流行的衣裳,脸庞稍作粉饰,丑小鸭马上能变成白天鹅。女孩的声音让高衙内听着有种不陌生的感觉,但要他立即想起,还真无处可寻。这让他心中对女孩产生了怜悯之情。不管怎么说,自己刚才为她帮了腔,算是英雄口头上救过美女。

高衙内正陶醉在美妙的自我夸大中,忽听女孩再次大声道:

“我不理睬你,下面你用脚踩我的鞋。脚痒,回家踩你妈的破鞋去!”

“鬼才会踩你的鞋!”男孩勃然大怒,“就你那‘破鞋’,舔干净了,倒贴钱请我踩,我都懒得抬脚!四零以上的脚吧?不裹住呆在家里,干嘛伸出来吓人?”

“我男朋友出身武术世家,我让他过来收拾你,非把你整得满地找牙不可!”

女孩气得差点没吐血,流着泪掏出手机,颤抖右手按动号码。

男孩听女孩这么一说,脸上现出胆怯之色,挤到车厢后门前,喊司机停车。女孩跟至他身后,不依不饶道:

“怕了?是男人别走!”

“大爷到站了,没工夫跟你磨牙闲聊!”

男孩的脏话激怒了一车人,纷纷要求司机不要停车,直接开到公安局。高衙内为了在众人面前显摆自己是正义之人,起身冲男孩道:

“臭小子,这里岂是你撒野的地方!快向人家赔不是,否则……”

“否则你能将大爷怎样?”

男孩截下高衙内的话,腰间扯出一柄明快的攮子指向他。高衙内是个泥腿巨人,顿时矮了半截,坐在椅子上,半句话不敢吭声。

男孩见高衙内成了软蛋,人前来回晃动攮子,嚣张叫道:

“有哪个还不服气,站出来给大爷瞧瞧!”

一车人瞬间鸦雀无声,再没一个敢出头露面主持正义。

客车慢慢靠到街边的站台前。车门自动打开的刹那,男孩冷不防夺过女孩的手机,跳下车朝车后跑去。

女孩楞有两秒,紧跟着大叫道:

“我的手机,我的手机……”

“谁有手机?”高衙内身后站起两个年青人,焦急地询问车厢里的人,“有手机的请借给她,让她打110报警。”

“我有。”

高衙内为挽回刚才的面子,举起手中价值不菲的手机,想亲手递给女孩,无奈中间隔有几个人,递不到她手中。两个年青人中的一个抓过他的手机递给女孩。女孩接住手机,并不打110报警,跳下车向男孩逃走的方向追去。两个年青人紧跟其后下车,随她追过去。

客车恢复平静。车上人沉默着,静得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看着车门缓缓关上,高衙内猛然醒悟到什么,大叫起来:

“不对劲儿啊!我借手机给她,她不报警拿着手机跑了,我向谁要?”

“兄弟,你被他们两个合伙骗了。”

李鬼想起《浪子日报》曾刊登过类似这种骗手机的诈局,趁机向高衙内搭上茬。

“不会吧?那个女孩挺老实,不像个骗子啊!”有人开口道。

“你们谁见过骗子脸上写着‘骗子’两个字?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男孩是故意看女孩的胸,踩她的鞋,两个人事前设计好圈套,只等别人伸脖子吊进去。”

“你说得虽然有一定道理,但为了一部手机,他们值得这么费劲吗?”

“妈呀,大事不好!”

高衙内摸摸衣兜,再次大喊大叫起来。

“你又怎么了?”

有位心脏病患者,被高衙内咋呼得差点犯病。高衙内面如死灰,回道:

“我的钱包不见了,里面有长城卡和几千元现金!完了,完了,我咋回老家啊?”

一车人经高衙内这么一说,各自慌了神,赶紧检查自己的衣兜。还好,只有高衙内丢了钱包,其他人均未损失。

“兄弟,认栽吧。”李鬼攥着自己钱包,松口气,“看来,他们四个应该是一伙儿的,事先已经瞄准你。先上车的两个坐到你身后,后上车的两个故意争吵,分散大家的注意力,然后对你下手。”

李鬼头头是道地分析,高衙连连点头地认同。然后,看着十指苦笑道:

“还算他们有良心,没把我的钻戒一并偷去。”

“兄弟,往后出门,尽量避免露富。”李鬼看着高衙内十指上的钻戒,“你十个手指戴八只钻戒,一见便知是位有钱人,小偷自然要将目标锁定你身上了。”

“没办法,只好找家金店卖掉一只,凑点路费回家了。”

高衙内唉声叹气地看着金戒指。

李鬼有心结交高衙内,自报家门,接着问他姓名。高衙内对他已有好感,并不推辞,说出自己的姓名。

李鬼心中突地升起一个主意,道:

“原来是高兄弟,失敬,失敬。即来之则安之,兄弟不用着急回去,我身上带有不少现钱。如果不嫌弃,我长你几岁,愿意和你交个朋友,兄弟间有钱共用,有富同享。”

“哥哥慷慨仗义,兄弟从命。”高衙内握住李鬼的手,感激不尽,“等兄弟回西安,十倍奉还哥哥。”

“兄弟这是把哥哥当外人!”李鬼假装生气,“你我即结为兄弟,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到得市区中心,两个人下车,走进一家酒店,定下两个单间。吃罢饭,两人进商场,李鬼给高衙内买部新手机,然后到移动公司开通。

走出移动公司大厅,高衙内道:

“哥哥,我有急事用钱,这会儿让父亲汇款恐怕来不及……”

“兄弟尽管张口,需要多少?”

高衙内张口一万元,李鬼二话没说应允。回到酒店,高衙内洗手间整整衣装,向李鬼说这就办事去,急匆匆走了。李鬼知道他是会女友,自己倒在床上休息。

傍晚,李鬼吃过饭,不见高衙内回来,想给他打手机,又怕他正和女友缠绵,搅了他们的兴致。返回房间,他打开电视看广东卫视播放的节目,看有多时,抬头瞧瞧墙上钟表,时针指向十点。

“莫非我被他耍了?”

李鬼无心再看电视,关机正机睡觉,手机突然响起,接听,里面立即传出高衙内惊恐嘶哑的声音:

“李大哥,求求你,快拿30万元救兄弟!”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