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71回:武大郎讲金瓶梅  

2009-09-09 20:55:19|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71  武大郎讲金瓶梅

 

武大郎关起门来潜心研究《金瓶梅》,不几日,洋洋撒撒几万言心得挥就。

周通也没轻闲,往返电视台多趟,最终和“万家讲坛”达成协议:武大郎在讲坛开讲不收费用,但讲解内容的出版权归《浪子日报》社所有,并由《浪子日报》社独家刊登发行。武大郎从报纸销售收入中提取酬金。

这是一笔不菲收入,既得利又得名,武大郎和婆娘喜得整日里合不拢嘴。

开始,“万家讲坛”并不同意周通的这个协议,想依照从前的模式办,由他们按每节多少费用支付讲者;讲解内容的版权归电视台,印刷成书售出,另付作者稿费。周通心想,你们不傻怪黑!和讲解者直接拍板成交,让我“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俺“小霸王”牌学习机里还没输入这八个字!于是,他不温不火地说南方某电视台,现在不比你们电视台覆盖面积小,名气和影响力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多次来人,洽谈武大郎到他们电视台开讲《金瓶梅》心得……

“万家讲坛”因滥讲正江河日下,收视率大不如从前。周通半假半真的话镇住制作人,为最高“利益”,只得应下他的条件。制作人心里清楚:圣人、仙人的著作早就广为读者熟知,世面更有许多对这些书进行解读的心得,读者多多少少了解些皮毛,对教授们的再次讲解兴趣不再浓烈。《金瓶梅》则不同,世人但闻其名不见其容。

人们对某些事物产生兴趣,前提是先产生好奇心,而好奇心是因为对这些事物背后的东西不了解。譬如爱情。两个陌生青年男女,因为互不了解而产生好奇心,经过相吸引、同兴趣、共好感,最后产生爱情。虽然各人有异,过程不一,但每个阶段都是要经历的。

爱情达到极至,女子就会发出“山无棱,江水为竭,乃敢与君绝”、男人就会发出“问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的誓言与感慨。然而,一旦男女携手走进围城,要么如钱钟书老先生所说,围城里的人想逃出去,围城外的人想走进来;要么如时下流行的一句话,摸着老婆的手,就像左手摸右手。其实,想逃出围城和没了感觉的夫妻,都是因为将双方城堡里的角角落落看清楚了。

一览无遗,其结果只能是追悔莫及与寂寞难耐!

“万家讲坛”制作人是过来人,自然感触颇深。他们知道《金瓶梅》就像一座暂时沉默的活火山,一旦爆发,定当世界殊!因为国内国外各色读者,都想看清楚里面到底深藏着多少吨岩浆,束缚着多少道烈焰。不过,制作人不无担心的是:火山爆发会将大树幼苗庄稼杂草悉数摧毁!为此,他们对武大郎的心得进行了严格审查,某些言论作了修改和删节,这才请他到讲坛开讲。考虑到他个头太低,制作人没忘了在讲台后面放把高板凳。

这天中午黄金时段,武大郎西装革履迈进“万家讲坛”演播厅,站到板凳上开始讲解《金瓶梅》心得。

在座听众、电视机前的观众:

大家中午好!

本人武大郎,以前在这个地方讲过我的生意经,承蒙“万家论坛”再次相邀来讲,不胜荣幸之至!对于大家的期待,本人诚惶诚恐。闲话不多说,下面我为大家讲解一部惊世骇俗的古典名著——《金瓶梅》。

大家或许会问:我们大多没有看过《金瓶梅》全貌,你如何让我们真正了解此书?我的回答是:相信我没错!说句调侃之话,即便从未见过猪是什么样的城里娃儿,我把它描绘出来,娃儿们至少不会再说它和猪八戒一样,用两条腿走路。(此处掌声半分钟。)

我的第一讲是:《金瓶梅》在社会上的价值与现实意义。

《金瓶梅》号称“天下第一奇书”,位列中国淫秽、禁书之首,有诸多谜团不为世人所知。此书开创中国白话长篇小说之先河,通俗易懂,深入浅出,最是贴近平民生活。它不像《红楼梦》,一群俊男靓女住在大观园,不食烟火,无病呻吟,怨天忧人,脱离活生生的现实生活。而且作者曹雪芹卖弄文才、故弄玄虚,导致故事失真,不能不算是个遗撼。然而更遗撼的是,此书前80回为作者原著,后40回为他人续写,虎头蛇尾两不像,与另一名著《水浒传》算是一对难兄难弟——越往后读,越味同嚼蜡。

《红楼梦》因为胡适探秘,发展到后来形成“红学会”。一本书养活几代所谓的“红学家”。他们如虫子钻进书页,咬文嚼字、苟延残存终生。这不能不说是在座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红楼梦》以及作者曹雪芹的巨大悲哀!但悲哀中的悲哀是:他们还容不得业余探秘者上前分勺残羹。比如前些年,这里曾有位名作家揭秘过《红楼梦》。对此,他们不是善意地批评指正,而是横加指责作家的“红学”研究凭空想象,瞎编捏造,误导观众;他们就差撕掉脸皮咒骂作家流毒社会,遗祸万年了!“文人相轻”虽然从古传至今,但也不能轻到如此地步啊!如此文坛,难怪某天才小子放言“文坛算个P”了。

然而,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偏不买“红学家”的账,反而愈加热烈地支持作家。于是乎,“红学家”抛出了杀手锏,利用“高压政策”迫使“万家讲坛”下了作家的课。我这次顶风破浪讲解《金瓶梅》,自然不会风平浪静;但我想借高尔基的话回敬他们,让暴风雪来得更猛烈些吧!

以上是题外话。说到《红楼梦》和《金瓶梅》在社会上的地位,就我个人而言:《红楼梦》当属浪漫主义小说之代表作,《金瓶梅》则是现实主义小说之代表作。大家都知道,“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是诗坛两座高峰,至今无人能望其项背。我们没有贬“李”颂“杜”,或者压“杜”抬“李”,给了他俩同等地位;对于两部浪漫和现实的巨著,我们难道不该公平对待它们么?特别是对待《金瓶梅》,几百年来,被一小撮居高临下的假道学家列为淫书,横加指责禁止;即便现在,亦无人敢立马持矛,戳破苍穹!这非《金瓶梅》之过,实为我们无知所致!(此处掌声长久,武大郎不得不微笑闭嘴。)

有人会惊诧:你只是小有名气的作家,身长不足三尺三,焉敢站到“万家讲坛”上对《金瓶梅》评头论足?有人会疑虑:你既不是博士更非教授,有能力解开《金瓶梅》中那些扑朔迷离的疑团么?这里请大家放心!本人不才,个矮无法先和爹妈商量,怨不得旁人;但这腹内并不空,而且生就一颗大胆,解开历史死结,自然不在话下。为何?请大家仔细看我,记住我是谁!(些时有观众晒笑。)你们先别笑,我再次重申,我就是武松的大哥武大郎,更是书中头号女主角潘金莲的前夫。当今世上,解开书中迷团除我、我婆娘及西门庆外,不出第四人。真相实情,兰陵那个“笑笑生”者,不过知其一二罢了。大家放心听我讲解,绝不亏了你们1000元的入场券;亏了,讲解结束后,你们都去找制作人要钱吧。(武大郎歪头笑着手指画外。观众掌声强烈。)

周通台下暗暗窃笑:这个矮冬瓜,口才赛过买瓜的“老王”了!

大家从小到大,只要不是文盲,或多或少受到过假道学家影响,认定《金瓶梅》是以“诲淫”著称。其实这是“窦娥冤”再现,“风波亭”再起!我们过去看小说,都被小说中表现出的一种“英雄主义”所蒙弊,认为那样的小说才算正统,才是人们的精神家园。表现“英雄主义”的小说,近如“文革”时期的小说,远如大家熟悉的《水浒传》,里面所有的主要角色无不充满着个人“英雄主义”思想。这种“思想”在社会发挥出其应有的价值了么?有人说有,我说不尽然。

“少不读水浒”这句经典之言很能说明问题。孩子们的思想正处于不成熟阶段,幼稚的心灵哪里承受得住忠君爱民报国的大任重压?其结果是:他们避重就轻,纷纷选择一学就会的哥们儿义气,到处打抱不平。个别判逆心强的孩子因之走上违法犯罪道路。(此处掌声四起。30岁以上的听众拍得尤欢。)他们走进青壮年时期,思想趋于成熟,但理想同现实也有了巨大落差,使得他们进退维谷,陷入尴尬境地。素质好的成直材,素质差的成歪材,而大多数人成了灌材,碌碌无为后半生,无人问津。及暮年,他们世态炎凉皆看破,人间名利皆成云,于是得过且过,终老此生。他们为“英雄主义”所累,终生无成,没能拥有安逸和快乐的生活,岂不悲哉?(此处掌声雷动。)

那么由此产生一个问题:小说到底为表现什么?很多人对此困惑不解。前面我说过某些小说是为表现“英雄主义”,达到振奋人心、保家卫国之目的。这方面《水浒传》和《三国演义》做到了。这种“英雄主义”的缺撼,我在前面评论过,不再重复。还有一些小说是为了表现“社会现象”,给读者描绘出社会中形形色色的人及事物,透过千姿百态的现象,揭开社会本质。在这方面,《红楼梦》做到了。这种说法尽管接近小说表现的目的,却并不深入和确切。最深入和确切的说法,个人认为,小说是为表现各个角色的人性,揭示人性中不同的闪光点。这方面我要大胆断言,《金瓶梅》做到了。因何这样说?因它做到了即使是最堕落最丑陋的角色,也都赋予了他们一种人性,使其发出了光。

大家知道,世界上没有一个事物具备完美,不可能给我们提供绝对判断的标准和尺度。而某些小说,惯以将绝对判断强加予众人心中,使得人性只是单纯地闪现。这种单纯的人性闪现,会迫使我们做出一种错误判断,走向一种“公式化”、“脸谱化”的边缘。古代至今“龙生龙子,老鼠生来会打洞”、“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无能儿笨蛋”的论断,正是受这一错误判断所致。其实,他们不知,人性何其复杂!它闪现出的光是随时间、地点、事件、环境等变化而万变的。(此处观众无掌声——被武大郎新鲜的论述镇得鸦雀无声。)

请问大家一个简单的问题:天地大么?(此处观众捂嘴窃笑。)你们是笑我的提问“小儿科”吧?那我继续“小儿科”地问:天地和人心谁更大?(此处观众举棋不定。)对,这位长者说,人心比天地大。但我三问大家:人心是由谁来支配?(此处观众沉默。)有人会说是自己,有人会说是大脑;其实不然,人心是由人性支配!人性闪现的光焰如太阳照射四方时,天地对人心来说如苍海一粟;人性闪现的光焰如流萤微照一隅时,天地对人心来说如象钻蚁穴,焉能装得下?我们从前往往单讲奉献社会是好事,现在为什么讲身体健康是福?奉献社会固然是好事,身体健康更是好事。它包含了公私两种好事,既能和谐社会也能和谐家庭。没有健康的身体,创造和谐社会与幸福家族只能是空谈。如果身体是物质基础,那么人性就是精神基石。偏离或抛弃人性,人们很容易迷失方向,找不到光明前途,最终与时代脱钩,甚至拖累社会。

众所周知,“文革”时期,人们背弃了人性,导致了社会上黑白颠倒、父子成仇、夫妇反目、兄弟相斗,甚至家破人亡等现象。这难道不值得今人深思反省么?诚如斯,认识人性、了解人性则迫在眉睫!而要想认识和了解人性,《金瓶梅》不容错过。(此处静寂半分钟,接着掌声骤响。)

有些父母或者担心:《金瓶梅》过于描绘“色情”内容,自家的孩子看了容易学坏。这话有一定道理。然而,事物都有两面性,因何人皆只认同《金瓶梅》的一面?翻开封建社会到现今的正统历史书籍,整个是“禁欲”的说教书。早在春秋末期,我们的孔圣人就揭示了人性的本质:食、色,性也。只是后来的继任者,特别是“两宋”时期,人性被一帮“理学家”曲解,变了味道。他们打着“卫道”幌子,迫使老百姓“禁欲”。可他们自己呢?三妻四妾不满足,还时常出入烟柳花巷。

这种所谓“禁欲”和“万恶淫为首”的流毒思想,深达国人心中,成为不治顽症,至今仍让大人“谈欲变色”。我可以大胆地说句不中听的话:有一天世界上真没了“淫”事,人类倒真也就“人将不人”了。可见,这“欲”多么的重要!我们竭力逃避它,不肯或者不敢面对现实。但采取恩威并重的措施企图打压和引导,其结果社会真的“干净”了么?试问:那些偷情者、相好者、卖笑者、嫖妓者、傍大款者、第三者插足者、包二奶三奶乃至N奶者在历史的长河里何曾断流绝迹过?历史与文学书籍当中,痴男怨女还少么?不为外人所知者更是举不胜举。

当然,我们国家有我们国家的国情。在这里,我决非教导大家学西方人“性解放”。人种、社会、历史、地域、环境不同,对待人性也不能等同。但某些人至少不该再动辄挥起“禁欲”这把上方宝剑,无情压制国民的人性了!(此处观众或思索或叹息。)

圣人所说的“食、色,性也”,简单四个字,却道出一个完整的人。一个健康的人,去其一即为不完整的人。《金瓶梅》正是通过描绘“食色”男女、揭示人性真谛的一部旷古奇书。比起不敢直面“食色”,不敢表现人性的小说,其社会价值和意义都胜它们几筹。

还有一些时间,我想有必要再纠正大家一个错误的常识性认识。这有助于大家加深对《金瓶梅》的理解。

小说表现人性,同时也表现出一种“道”。老子的《道德经》开篇即讲“道可道,非常道”。意思是说,“道”是可以说出来的,但非常人认为的“道”。那么“道”在哪里?怎么说出来?这个解释庄子有所阐述。他从高往低逐步推论出“道在屎尿”。即“道”无所不在;而且可以看得见,无论其高大、卑微、净洁、污垢。表面看,此话似乎没错;其实他也没能真正看出“道”在哪里,非真正意义上的“达人”。(此处听众瞪大眼睛。)为什么这样说他呢?因为他没有超越常人错误的认知:屎尿是卑微污垢之物。

我说屎尿不是卑微污垢之物,大家定笑我神经有毛病,在此胡说八道。屎尿不是卑微污垢之物,难道还是黄金珠宝?你们还真说对了,屎尿还真是黄金珠宝。老百姓得到它,土地肥沃,禾苗粗壮,粮仓饱满,大家丰衣足食。这难道不是黄金珠宝吗?恐怕比黄金珠宝还更贵重!

同时,我们还要看清庄子的看不开,即他抓住“道”死不丢,以至于闹出睡个午觉醒来便不知蝴蝶是他还是他是蝴蝶的笑谈来。我们要做到比庄子更超凡脱俗,对“道”就要做到收放自如;否则,屎尿憋在肚子里排不出去,小命必不保。说白了,世间万物本就无高低大小贵贱之分,不过是人们强加到它们头上罢了。至此,大家应该已明白,还认为“色事”卑微污垢么?

明天我讲的题目是《金瓶梅》作者“笑笑生”何其人。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对了,讲解内容刊登在明天的《浪子日报》上,希望没能听到我讲解的朋友多多买报捧场。

谢谢大家!

观众顾不上拍巴掌,“呼啦”一声把讲台围了个水泄不通,手臂朝下伸,纷纷要求武大郎签名留言。他拿出准备好的签名笔,仰脸为观众书写。有些忘记拿笔记本的观众,不愿错过机会,让他直接签到脊背上;但他双腿跳起来也够不到,只好签在他们屁股上。这实在是委屈了他的大名。

其间,有观众对武大郎的文学修养和写作水平提出质疑。有李鬼曾在网上披露他俩合伙才写出作品的批文为据。他对此嗤之以鼻,说道:

“我欢迎你们对我的质疑,更欢迎任何人对我的人身攻击。这恰恰证明大家需要深入了解《金瓶梅》中人性的重要性!李鬼对我名誉的恶意抵毁,正是他人性中露出的一面——妒忌!对此我只想送他一句:我坐公交车上路,让他跟在车后面跑折大腿吧!”

武大郎签得手腕儿酸麻,幸有几个保安人员将他解救出去。突出重围,他一头钻到周通开燕青的帕萨特车里,在观众不停敲打车窗声中,夺路而逃。

全国观众在电视里看了武大郎在“万家讲坛”的精彩讲解,各地报纸销售商打来的电话昼夜响个不停,大家或冲着《金瓶梅》的神秘,或冲着武大郎独到的见解,一致强烈要求他们明天购到《浪子日报》。

销售商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购到《浪子日报》定赚一笔钱;担心的是前些日子武大郎“败走麦城”,他们非但没有助他走出困境,反倒落井下石,拒购《浪子日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过来,他们都惟恐《浪子日报》社拒购。

《浪子日报》的订单潮水般涌来。黄昏,燕青初步估算一下定购量,大大超出报纸印刷量。他想让负责记录订单的石秀拒绝定购,贾氏说不用这样,我有办法完成印刷任务。

大名府有不少报社的印刷厂闲着,贾氏志高气扬来到这些报社,与他们谈妥代印报纸事宜。于是,这些报社的印刷厂开动机器,加班加点印刷起来。

《浪子日报》社的人上上下下都在忙活着,就连卢俊义、司马飞燕也从家里赶来帮忙。但有两个人例外——武大郎与挺着大肚子的婆娘。

武大郎对着电脑准备明天的讲课。婆娘坐在沙发里,左手掰掰右手,右手掰掰左手,也不知她是在算自己的孕产期,还是在算武大郎明天能进账多少。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