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38回:曾经沧海难为水  

2009-09-09 20:06:07|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8  曾经沧海难为水

 

两个人坐上火车,驶出西安后,李师师才告诉花小美去大名府是见燕青。

一路上,花小美内心的感慨不亚于李师师。原来,她正是花荣的妹妹花小美。

花小美被男人休了后,历尽千辛万苦,找到哥哥花荣。兄妹相见,她虽然欢喜不已,但受伤的心到得夜晚,不免又被另一种酸楚淹没:这段时间,父母应该知道我被丈夫休了的消息。我遭受奇耻大辱是小事,害得两位老人在家抬不起头是大事!而且他们不知我如今身在何处,倘若急出什么病来,我真成不孝之女了呀!

花小美想至此,万箭穿心般地疼:在哥哥这里,他对我好疼爱呀,每天不理公务,在家陪我说话,或带我外面四处游玩。我知道他是怕我伤感,尽量想让我忘记过去,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记得那年过年哥哥回家,听说我要出嫁,我偷偷看他,他似乎并不高兴,与我说话也不多了,甚至有意避开我。偶尔和他门里门外相遇,四目相碰,他迅速地与我错开。从他躲闪的目光中,我凭女人特有的感觉,扑捉到有一种让我心跳不止的东西藏在里面。哥哥青春当年,我知道那是他作为男子应该有的东西,也明白他碍于我们是兄妹关系,不便向我吐露他对我的真情。其实,我们虽是兄妹,却没有丝毫血缘关系。兄妹相处多年,他是少年英雄,我亦长得不差,彼此怎会不暗生爱恋的情愫呢?那次我们进山玩耍,他对我说的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想与我常住山中,我当时真想开口答应他,然而,封建的大山,世俗的眼光,背后的指点,沉重得让我们都不敢去打破呀!现在,我已是败柳之躯,更不敢奢望得到他的真爱了。

可惜在清风山的美好时光并未长久。刘高没能将我纳成他的小妾,对宋江和哥哥记恨于心,恩将仇报,使人捉住宋江。哥哥为救宋江,反被刘高用诡计擒住,打入囚笼,押着两人赶往省城邀功。我当时亦被刘高抓起来关进牢房。看守我的兵卒曾受过哥哥恩惠,不耻于刘高的为人,晚上悄悄地将我放掉。

我心慌意乱,只得逃下山往家赶。又一次风餐露宿月余,我终于赶回家,却见家里铁将军把门。问村民才知,我走后,家里出了大事!父母知道我被休后,一直不见我回家,就去夫家要人,夫家说我回家了,不在他们这里。父母自然不信,和他们吵起来。夫家大老婆恼羞成怒,窜将出来,一把将母亲推倒在地。母亲倒地时,额头不幸碰到门旁的石狮上,顿时血流如注。父亲把母亲拉回家不久,母亲终因伤重,不治而亡。

父亲气愤不过,赶到县衙告夫家大老婆。但县太爷是她的父亲,自是袒护他的女儿,说母亲是自己倒地不小心造成的,怨不得别人,将父亲棍棒轰出县衙。父亲告状无门,气愤无处诉说,没有多长时间,也含恨离世。村人可怜父母,捐钱把他俩埋葬了。听到此,我大叫一声“爹娘”,登时晕死过去。村人救醒我后,我买了纸钱,跌跌撞撞来在父母坟前,点着纸钱。望着满眼飞舞的纸灰,我大哭着趴到坟上,仰天控诉:这个阴间,坏人逍遥法外,好人无处申冤。苍天,你不睁眼看看世道枉为天!黄土,你夺去父母冤魂枉为地!然而,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我不想活了,喊一句“父亲母亲你们慢走,女儿这就跟来”,起身退后几步,冲着父母的石碑撞过去。不曾想,不放心的村人尾随而至,拦下我。他们提醒,你还有个在外当武官的哥哥,找他为家人报仇才是正事。

我打消自杀念头,拿着善良的村人给的钱,星夜赶往大名府。来到大名府,多方打听哥哥的下落,最后从一个员外那里得知,哥哥并没有被押到这里,半路被人救下来,杀了刘高和他的婆娘不知投奔哪里去了。见我无处安身,员外可怜我,将我领到他家,给他娘子当了丫头。我想四处找哥哥,员外道,你不知你哥的去处,盲目去找,一个弱女子不方便,且吃住是个大问题;不如先住在我家,等我打听到他的消息告诉你,再找不迟。这样我才答应了他。为避闲话,我没有住他家,在一片平民区租间房子住下。

我在焦急的等待中过了一段时间。一天,我因为交不起房租,被房东赶出院门,谁知却被找我的哥哥路过此地看见。一路上,哥哥对我说他已经给我和父母报了仇。这让我忧伤的内心稍稍得到慰籍。

哥哥带我来到一个旅店,当我跟着他走上楼梯时,浑身忽然软得没有一点力量。即有兴奋,又有矛盾。我知道,自己这样跟着他走进房间,该发生的事必然发生。然而,我能拒绝他吗?不能呀!他爱我的心压抑这么久,现在犹如一座火山,再不喷发出炽热的岩浆,今后恐怕就成为一座死火山了。我的身子虽然不洁了,但我愿用自己干净的心灵拯救他这场爱的烈火。

一切的激情在黎明前结束。哥哥安静地睡熟,像一个小男孩露出满足的微笑。然而,在他英雄气概的面前,我觉得自己渺小得微不足道。我不能让他被外人笑话呀!于是,我在纸上留下几句话,轻轻吻一下他的额头,下楼逃路似的望南远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个日夜,走了多少里长路,我来到昆明郊区,又饿又渴,昏倒在一户人家门前。这户人家只有一位老大娘,她把我救醒,给我端来饭和菜。吃饱后,我向老大娘告辞,想到深山老林找个尼姑庵,从此不再涉足红尘。老大娘劝我,说自己无儿无女,一个种菜卖菜,身体日渐吃不消。我若不嫌弃她,她愿收我为义女,彼此有个照顾。我见她说得挺可怜,不忍拂她的好意,便跪下认了她为干娘。

每天早晨我去昆明卖菜,干娘在地里整理菜园。中午我卖菜回来,干娘已做好饭。吃过午饭,我和干娘扛着锄到地里给菜松土,忙到黄昏鸟雀稀,母女一起回家。就这样,无数个平淡的日子在重复中过去了。

这些数不清的日子里,我和师师姐思念她的心上人一样,无始无终地挂念着远在北方的哥哥。我不知他不见我后,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更不知他会去往哪里,在以后的岁月里发生什么事情。我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每晚默念他的名字千遍,为他幸福平安向苍天祈祷。

干娘一家人很悲惨。她的丈夫是菜农,她一生为丈夫生了9个孩子,54女,然而这些儿女很小就夭折了,没有一个长大成人。几个哥姐得的同为一种怪病,尿不出尿,花光卖菜的钱都治不好,最后腹涨而亡。其实,这种病搁到现在不算大病,应该很快即能治愈。那时医学不发达,很多农村人治不好病,就迷信是鬼附上身,请“跳大神”的半仙来捉鬼,最后大部分落得一个钱去人空的结局。大娘的几个孩子就是这样加速了死期。

干娘的丈夫因为孩子一个个死去,精神上受到重创,以酒麻醉自己。前年的某夜,他在一次大醉后,喝下给菜治病的农药死去。

干娘遭受伤夫失子的双重打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五年后医治无效病故。我一个人继续以种菜卖菜为生计。这种辛苦的日子一直到我遇到师师姐后,命运才算有了转机。

那时,师师姐公司的人多,我经常给他们送菜。一次,师师姐听厨师说我从不拿菜以次充好卖给他,对我留了意。后来,她主动找到我,了解我的过去。我不愿把自己不幸的家事告诉她,只将我在干娘家中的事对她说了。她说看你这丫头怪机灵的,不如跟着我如何?我说我识字不多,跟着你起不了什么作用。她说这不是问题,什么都是学会的。于是,她把我送到成人班学习,后来又送我学了文秘专业,毕业后当了她的秘书……

“小美,在想什么呢?”

李师师见花小美目光呆滞,半天不言语,用肩膀轻轻碰下她的肩膀。

花小美被李师师的问话打断思绪,从回忆里回过神,侧面向窗外看,列车正驶向洛阳火车站,转头冲她微笑道:

“没,没想什么。”

“别骗姐姐了,我看出你有心事。这几年你跟着姐姐,我常见你走神,是不是想意中人不愿姐姐知道?”

“总经理,我……”

花小美被李师师猜中心思,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想就想了,对姐姐还隐瞒?”

“姐姐想他吗?”

“怎会不想呢?”李师师的神情顿时转为凄楚,“自和他开封分别,到现在我想他都想近千年了。特别是半夜梦见他醒来,我就再合不上眼帘,额前晃动的都是他的面容,而当我伸手触摸时,他的面容又不见了。后来,我不敢再伸手触摸,只睁着眼看,直到窗外的曙光刺疼我的眼睛。”

李师师一气说完,转头看向窗外。可能是她不愿让花小美看到自己流出的泪水吧。

其实,花小美也在流泪。李师师夜半经历的事,同样在她身上经常出现。她在为李师师找到燕青欣喜庆贺的同时,为自己的哥哥至今无消息而伤感起来。

花小美有几次想卖菜攒够路费回家乡找花荣,但都因兵荒马乱而搁浅。一年后,她忧郁而终。但她和李师师同样命运,因为淮河和其它原因无法返乡。后来,淮河不再是限制阴间鬼渡过的分界点后,她便辗转颠簸千里,回到家乡,然而并没有见到花荣的身影。失望之中她巧遇一个知情人,向他打听。知情人说只知道她哥哥射死刘高后上了水泊梁山,不久被朝庭招安,跟随宋江征辽平方腊,回来做了武官。宋江为高俅和宋徽宗害死,他与吴用到坟前凭吊时,双双吊死在坟旁的树枝上。至于她哥哥来到阴间后的行踪,自己就不清楚了。

花小美打听到埋葬哥哥的地方,买了纸钱前去吊唁,在花荣坟前哭得昏天黑地,几次哭死过去。醒来后,她不再存有希望,回到昆明,再没有涉足淮北。然而,思念从来都是不受时间和地域限制的。她这次随李师师到大名府,也有自己的目的。她想,燕青和哥哥同在水泊梁山公司共过事,这趟见到他,向他打听哥哥的去处,或者会有线索也说不定呢。

此时,火车驶上站台,缓缓停下。

李师师伸手打开车窗,探首往外看看,回头对花小美道:

“天热了,车厢有了异味,咱们透透风吧。”

李师师再次向窗外看,这一看不打紧,只见对面列车的窗口,有一个男子正在向她看过来。仿佛有种神秘的力量驱使着她,让她不由得细瞧过去。这一瞧,她惊呆住了!那个朝这里看过来的男子,正是她几百年来思念万遍的心上人。

两个人多年再未谋面,李师师还是一眼认出对面的男子正是燕青。

有些人,你不得不惊异于他们的眼力和记忆力,具有见人一面,永久忘不掉的特长。李师师就是这样的人,更何况是她刻骨铭心的意中人呢!

李师师来不及看到对面的车开始加速向前,喊了花小美,拎起皮包,冲下即将启动的火车。下得车来,她傻眼了,心上人的车已在站台百米外。正焦急无助中,她忽然想到燕青很有可能从杜兴口中得知她的消息,此时应该是赶往西安与她相见,遂拉着花小美急急赶到站台外面的售票口,买返回西安的火车票。

燕青并不知李师师出站台买车票,害得自己像热锅上的蚂蚁,站台上来回寻找窗中人。

候车室里,几十排长椅子上座无空席,并没有因为刚刚送走一批人而显得宽敞。李师师环顾候车室里的人们,眼前的每张脸庞恍惚都是自己的希望,一次次地装进车厢,一次次地被冰凉的铁轮带向远方,再无一张熟悉的脸庞返回的可能!然而,只要候车室长在,就有希望不停地走进候车室;只要火车常有,就有希望在铁轮上擦出温暖的火星。

李师师想到这时,花小美买完车票走到她身前,小声问道:

“总经理,咱们不去大名府了?”

“嗯。”

“总经理不想见他了?”

“想呀。”

“这我就不明白了……您为何此时下车要我买返程的车票呢?”

“明天回到西安你就明白了。”

花小美没有再追问。尽管她满腹疑问,但她知道李师师做事向来有主见,这次反常的举动也应该有她的道理。唯一的遗撼是,她这次去大名府的目的,看来要落空了。

候车室的窗后是站台,此时又一列火车驶进站台,车前雪亮的灯光射过来,站台上的亮度顿时盖过候车室的亮度。李师师透过窗玻璃,正巧看见燕青迎着灯光顺轨道跑进站台。她一阵惊喜,刚要出去与他相会,又一想,不如先看他找自己是如何的急切,是否对自己仍一往情深。就这样,她走到窗前,眼眶噙泪,含情脉脉,默默凝视着站台上的燕青,看他失魂落魄地来回寻自己不见。

花小美走过去,见李师师傻傻地注视着窗外,问道:

“总经理,你看什么呢?”

“一个傻瓜。”

“在哪儿呢?”

花小美跟着李师师的目光窗外细看,并不见站台有什么特别的人。

“这就带你见他。”

李师师说完,拉着花小美的手出候车室,向站台小跑过去。

花小美跟在李师师身后,不停地问她看见谁了。李师师来到自己停车的位置,手指对面的燕青道:

“小美,他就是燕青。”

“哇!总经理的意中人长得真俊呀。”

“是吗?你的他长得怎么样?”

“总经理,你又取笑我了。”

“走,咱们快见他吧。”

“嘻嘻,总经理等不及啦!”

“小丫头,你也取笑起姐姐啦。”

“我哪敢呀。”

花小美吐吐舌头,忽然拦住李师师迈出的脚步。

“小美,怎么了?”

“总经理,你这样去见他,怎知他现在对你的心有没有改变?”

“看他那么着急找我,应该不会改变吧?”

“总经理,你等他千年,这份情义唯天可表!我先替你打头阵,前去试试他的情义有没有你的深如何?”

“你这丫头,鬼点子还不少呢!好,你过去吧,不过千万别太难为他了。”

于是,就有了花小美对燕青的追问;紧接着,又有了李师师和燕青,一对有情人隔绝近千年终相见的情景。

花小美看着一对有情人相拥一起,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不免想到花荣:哥哥,你如今在哪里呢?是否已经结婚?如果结了,一家人过得可幸福?但愿如此!这样,远在他乡的妹妹就放心了。只是不知,哥哥还记得我这个妹妹不?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