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78回:南宫世仁实不仁  

2009-09-09 21:22:59|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78  南宫世仁实不仁

 

南宫世仁立在酒店前怅然若失,陷入无尽的沉思中——方才,他见贾氏说完最后一句话,泪水又止不住流下来……

一只手忽然搭上南宫世仁的后肩,跟着一个人问道:

“南宫兄弟,莫非你对她动了真情?”

不等南宫世仁回头,背后绕出那人,非是他人,正是前些天狠狠敲了武大郎500万竹杠的李鬼。

“嘿嘿,怎么会呢。”南宫世仁讪笑道。

“那最好!不过,哥哥还是要提醒兄弟一句,别忘掉你来此的目的!”

“李大哥多虑!”南宫世仁不悦道,“兄弟拿人钱财,自当替人消灾。你若不信任我,可以另请高人。”

“兄弟误会,哥哥不信任兄弟还能信任谁?”李鬼揽揽南宫世仁的肩,“好兄弟,别生哥哥的气,咱们回去商量下步棋吧。”

前天,李鬼轻易地从武大郎身上敲走500万元,屁颠屁颠地跑到一家偏僻的旅店,单等大名府电视台播出晚间新闻。然而,等到10点,电视播出的却是与他想象截然不同的报道:飞人拆除炸弹,儿童转危为安……

阴谋成败各半,李鬼气得关掉电视,连连跺脚骂娘。直至骂到无趣,他才熄灯上床,穷尽脑汁,盘算下盘棋该如何布局。

过有两个钟头,李鬼翻身坐起,拿手机打给高衙内……

第二天中午,李鬼住宿的旅店走进一个文弱青年——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从西安匆匆赶来的南宫世仁。原来,他昨晚苦思冥想,突然想到高俅的御用文人南宫世仁。

南宫世仁,西安市人,偏好舞文弄墨,诗歌、散文、随笔、游记、小说均有所涉猎。高俅的处女作《小蹴鞠踢出大舞台》即出自他的手笔。

南宫世仁少年奇才。在阳间时,他10岁出版儿童诗集《童言无忌》,随后一发不可收拾:12岁出版童话诗集《我和春天拉勾上吊》;16岁出版第三部诗集《四道门》;18岁出版散文集《梦醒处处闻啼鸟》;20岁出版长篇言情小说《快乐顺流成海》,一时名噪全国,拥有众多为其疯狂痴迷的“粉丝”。

然而,上帝一边用左手送给人类幸运,一边用右手送给人类灾祸。南宫世仁从小体弱多病,又因长年通宵达旦伏案疾书,熬至22岁不治身亡。母亲中年伤子,悲痛过度,不久魂归地府。母子二人阴间重逢,相依为命。

南宫世仁在阳间风光无限,如今改天换地,知其大名者都还活着,阴间无鬼识他,成了一个一把文字换不回一把米的落魄青年诗人。

南宫世仁活着时挣钱千万,住洋楼吃西餐玩跑车,死后一文带不走。因为无钱盖房,他和母亲只能租住他人的房子。房租靠母亲变卖金银手饰支付。半年后,家中再无分文。

这天,眼见房东又要前来催租,母亲面带忧愁说道:

“儿呀,你不能老呆在家里,还是到外面找份力所能及的工作吧,不然咱母子俩就无处安身了。”

母命难违,南宫世仁心事重重出门,在大街上垂头走路。突然“嘎吱”地刹车声响过,一辆黑色奔驰车停到身前,只差两寸距离撞上他。

奔驰车窗玻璃自动下落,司机探出头,愠怒骂道:

“你丫的找死啊!”

南宫世仁向来心高气傲,岂肯吃司机的咒骂,愤然回道:

“你丫的一个牵马认蹬车夫,凭啥在佛爷面前牛B!”

“你丫的找抽!”司机恼羞满面下车,向南宫世仁扑来。

“回来,不要同下等人一般见识。”车内有人喊住司机。

“咄!你是哪座破庙里跑出来的野和尚,也敢在此小瞧你家佛爷!”南宫世仁闻听此言,肺要气炸,反唇朝车内讥讽道,“披张公家给的虎皮,你还当自己真是老虎了。佛爷在阳间少年志高,文才飞扬,春风得意,万人注目,何曾把你们这些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人放过眼里?佛爷虽然苍龙困沼泽,却也不屑摧眉折腰事尔等权贵!”

南宫世仁以为他一通唇枪舌剑,肯定将对方气得嘴歪眼斜手发抖,不想车门打开,下来的瘦老头却是满脸堆笑,缓步走到他跟前,说道:

“对不住,我方才说话随意,伤到小兄弟的自尊,请多包涵。”

南宫世仁见瘦老头话软,也就顺台阶下来,回道:

“不好意思,我刚才也是冲动之言,您老人家莫见怪。”

“你我相遇即是缘,客套话不多说。”瘦老头伸手示好道,“小兄弟,听你出言不凡,才情定然超群;我向来喜交青年俊杰,可否到酒店一叙?”

南宫世仁正为生计犯愁,有人赏识他,顺水推舟卖给对方一个人情,上了奔驰车。

在酒店聊过几句,南宫世仁才知,眼前的瘦老头就是北宋臭名鼎鼎的高俅高太尉。高俅当然也了解到眼前的年青人非是浪得虚名。

高俅因何这般对南宫世仁抬爱?这还得从他死后的亲身体会说起。自打来到阴间,他发现那些官宦名人,门庭雀稀,少人理睬,年青人甚至不记得他们是何人;而那些文化名人,院前车水马龙,声名显赫,倍受敬仰。正所谓:功名浮云逝,文章千秋在!明白这个道理后的他,很是惭愧生前只顾着追求功名利禄,不曾著书立说,遂有了做个文化名人的欲望。但他自小贪玩蹴鞠,不曾识得几个大字,且年事已高,再无精力积累知识。怎么办呢?他就想到找一个枪手,替他写文章,成就他文化名人的梦想。今天,机缘巧合,让他遇上才华横溢的南宫世仁。虽然这个年青人出言不逊让他有气,他还是装出一副求贤若渴的样子,有心将对方收归门下。

诗仙李白曾发出感慨:空手无壮士,穷居使人低!南宫世仁熟稔历史,尽管深知高俅不是一只好鸟儿,还是没能抵挡住利益面前诱惑。二人酒桌前很快达成协议:他当枪手,文章归高俅,稿酬和出版费归他。

拿上高俅预支的一笔不菲资金,南宫世仁不但买了楼房,小日子过得也满有滋味的。

高衙内随风逐雅,也想让南宫世仁为他写作品。高俅考虑到作品出自一个人之手,风格必然相同,读者看出破绽就不妙了,没答应他的请求。

不久,高衙内在广州结识李鬼,听他说武大郎的作品大多出自其手,便让他当了自己的枪手。

高衙内因煤矿死人和停刊小说两事对燕青和他的报社记恨在心,当李鬼昨晚打来手机,说出又一个阴谋,他二话没说同意。

高衙内关掉手机,走进高俅的房间,不敢实情相告,只说李鬼有急事,需南宫兄弟前往大名府帮忙。高俅也不多想,答应了。

李鬼如此这般说出他的阴计,听得南宫世仁直摇头,说道:

“李大哥,做这种事太缺德,当为天下人不耻!你还是另想办法吧。”

“兄弟,哥哥求你了。”李鬼不知南宫世仁早就瞧不起他的为人处事,一脸可怜相道,“武大郎与我有夺妻之恨,又搞大我婆娘的肚子,生下他的野种。我与他不共戴天!你不会铁石心肠,眼见大哥报仇无望而无动于衷吧?”

“冤有头债有主,大哥与武大郎有仇,找他报复兄弟本没异议。大哥把仇报到贾氏身上,等同肚子疼怨灶王爷,明显搞错了对象嘛!”

“兄弟有所不知啊!”李鬼强词夺理道,“武大郎是靠报社成名的,而贾氏是报社社长,打垮她等同打垮报社。他无报社这棵大树依附,孤掌难鸣,我再收拾他便易如翻掌了。”

昨夜李鬼躺床思量:武矬子没有500万元还能再挣;二次绑架小野种,他必有防备,人财两条路上报复他已是行不通。就此罢手?决不!那么,有没有其他人可让我下手的呢?燕青五兄弟,身手个个强我百头,同他们作对无疑自投死路……对,贾氏是个有硬伤的女人,最容易对付,从她身上找突破口,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要她垮掉,燕青必然无心经营报社;群龙无首,他那些兄弟无心工作,报社自然也就垮掉……那时武矬子还不得卷铺盖走人?嘿嘿,离开燕青等人的庇护,我想怎样整他就怎样整他!

然而,南宫世仁仍是犹豫不决。他心想,好你个黑心鬼!你说有急事要我帮忙,却是让我用男色勾引一个曾受过情伤的女人。我博览群书,了解贾氏比你更清楚!她的丈夫、义子都是顶天立地的人物,你让我再往两个男人的伤疤上撒把盐,这种事你都能想出来,缺不缺德啊!

李鬼见南宫世仁面无表情沉吟,不得不使出最后两杀手锏:一个是跪地街号巷哭,涕流乞求;二是承诺事成当日,二一添作五,平分500万元。

南宫世仁遇强不怯,遇弱疲软。这是他的长处,说明他内心深处仍有一丝善良;但这也是他的短处,同情弱者不分黑白!

李鬼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南宫世仁遂把仁义道德抛到九霄云外,心一软搀起李鬼,说道:

“哥哥请起,我答应便是。只是我与贾氏非亲非故,如何接触她?”

“兄弟无须多虑。她常在网上同陌生男子聊天,我还记得她的QQ号码;你只需上QQ找到她,想办法让她加你为好友,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如何好办?还请哥哥明示。”

“我最近暗中盯稍武大郎,却发现她耐不住寂寞,与网友私通淫乱。我想凭你白面书生长相,文才奇高,定能轻易赢得她的芳心。那时,我用微型录像探头摄下她的丑态,然后公布于众,她必然身败名裂。她身败名裂之日,也就是卢俊义、燕青等人甚至是报社身败名裂之日。一石出,众鸟落,我的报仇计划即大功告成。”

听完李鬼的毒计,南宫世仁浑身连打几个寒战。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只得照李鬼的计划行事。他知道,这次假若不帮眼前之人,其必然记恨于心,往后他的日子肯定好过不了。

所谓“君子宁肯得罪一群敌人,不愿得罪一个小人”,此话不假。

为避免暴露行踪,李鬼租下一座偏僻的院落,再出钱给南宫世仁买来手提电脑,上了因特网。其后,他迫不及待让南宫世仁搜索出贾氏的QQ号码,发出加为好友的请求。

——最好你不在网上!

南宫世仁暗暗祷告:你只是一个内心寂寞单纯的女人,一时糊涂才和奴仆李固私下幽会;你虽然曾经加害丈夫,但是知耻自杀,大错已经一笔勾销。我和你并不认识,更与你无怨无仇;我不愿再朝你心口上插刀,你也不要随便加我为好友啊!

然而,小喇叭很快响起来……

幽会结束后,南宫世仁觉得贾氏并非是个轻佻的女人,甚至是个有情有义的女人。这让他想到自己慈爱的母亲,进而生出自责和羞愧。

“她说自己是个复杂的坏女人,但我相信,她绝非别人说的坏女人!她不明说,想必背后有她难言的隐痛。我这样对毫无戒备的她下手,是对是错呢?”

南宫世仁在酒店门前想得有点发呆,仍理不出头绪,却被躲一旁的李鬼现身惊醒。

来到二人租住的房间,李鬼语气缓和说道:

“兄弟,我并非怀疑你对她用了真情。哥哥把这辈子最大的赌注全部押到兄弟身上,一步走错就会全盘输掉。倘是这样,哥哥必然死无葬身地!兄弟总不会让哥哥落到这般下场吧?”

南宫世仁再次被李鬼软化心肠,咬咬牙,狠狠心,说道:

“兄弟听哥哥的!哥哥说咋办,兄弟就咋办。”

“方才我瞅她对你有依依不舍情,兄弟不须给哥哥细说事情发展经过,我料你已经俘获到她的心。我这就去酒店安装录像探头,你等她网上再约你幽会。”

“可是,我怎知她何时再约我幽会?”

“兄弟不用担心。尝过肉味之人不会轻易忌荤的!”

贾氏坐在出租车里,眯缝起凤目,脑海过电影般回放她同南宫世仁缠绵的每个细节,内心既有无限甜蜜,又不免生出后怕——

这个青年诗人是个内秀的大男孩,因怀才不遇而采用了不当方式,如果我不帮助他,实在埋没了他的才情。如果我帮助他,利用自家经营报社的便利捧红他,想来也非难事。但我们长期相处,陷在感情的漩涡中不知自拔,稍有疏漏被他人识破这种暧昧,后果必然不堪设想啊!

贾氏回到报社,已经过了往常休息的时间。她脱掉身上衣装,裸体走进洗澡间,无心淋浴,对镜打量自己的肉体。镜中呈现出的肉体光洁丰腴,双乳馒头大小,谈不上高挺,却也不似布袋下垂;食指轻按乳头,富有弹性,松开很快恢复原状。因她从没生育过孩子,腹部赘肉不多,但两道线细的腹沟还是无情地缠在腰部。她不敢用手拿捏赘肉的厚度,抬头看镜中一张脸。这张脸被湿热的雾气蒸得酡红,像刚刚喝了半斤白酒;修整过的细长眉毛,弯入两侧的鬓发里;眼睛不算大,介于杏眼与凤眼之间。眼神黯然,似乎缺少神韵,但偶尔亮光乍现,仍能勾魂夺魄。她侧脸贴近镜面,打磨过的眼角看不见鱼尾纹,可笑意刚出,鱼尾纹马上爬上眉梢……

岁月有踪。它不在你面无表情的时候,而在你蹙眉愁心的时候,更在你扬眉欢心的时候!

贾氏叹口气,冲过身走出洗澡间。这时,司马飞燕从外面推门进来。

报社业务繁忙,司马飞燕不再回贾氏的别墅住,公开与周通同居一室。二人人前出入成双,俨然一对正式夫妻。

“干妈,吃过晚饭没有?”司马飞燕打从认贾氏为干妈后,见她开口闭口喊干妈,“这些天,女儿见干妈很少在报社吃饭,外面有什么事么?”

“是的。都是些琐碎私事。”

贾氏背对司马飞燕穿睡衣,掩饰脸腮显露出的潮红。

司马飞燕急于在贾氏面前表功,没有注意她的尴尬,说道:

“干妈,自从武大哥到‘万家讲坛’讲解《金瓶梅》心得,报社经营得愈来愈红火;我每天可忙了,到半夜都无片刻轻闲的时间。”

“你辛苦了。”贾氏坐到床沿上,“大家都休息了吗?”

“燕青他们仍在办公楼商量报社增刊事宜,只我同武大哥回来。他上楼继续写《金瓶梅》心得,我撇见干妈门开灯亮,知干妈回来,就过来问候请安。”

“谢谢你来问候。”贾氏暗怪自己心绪不宁,进屋竟然忘了关门,“我刚刚洗过澡,你还有别的事吗?”

“干妈休息吧。我不打扰了。”

司马飞燕目的达到,见贾氏不想同她多说话,识趣退出房间。

贾氏躺下,难以入睡。南宫世仁清纯帅气的面庞,如同窗外那颗孤独闪亮的冷星,在她眼前晃来晃去,挥之不去。

半小时过去,贾氏实在熬不过漫长寒夜,披衣下床,来在外间。

启动电脑,贾氏隐身上了QQ,一个头像跳将出来,忽闪个不停。她急忙打开对话框,正是网名为“风之子”的南宫世仁。对话框里是他发来的一首《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的诗歌——

他在地球上种一朵花

很美

绽放只在今夜

她在月宫里栽一株树

很香

飘浮到天尽头

 

他同她之间的距离

是一座星球同一座星球的

距离

是一朵花同一株树的

距离

是一种香气同一种香气的

距离

 

没谁留意它们之间的距离

没谁留意他同她是鼻对鼻

呼吸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