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81回:杜云烟不辞而别  

2009-09-09 21:26:56|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81  杜云烟不辞而别

 

杜兴关掉手机,红楼里的四个人默不作声,陷入沉闷惘然的氛围中。过有一刻钟,花小美和杜云烟悄悄退出屋,留下燕青陪伴李师师。

燕青走到李师师身边坐下,正要劝慰她几句,李师师忽然扑入他怀中,紧紧抱住他的腰肢,像一个受委屈的小姑娘,任凭两行清泪肆意流出来。

——自己眼看着公司作大作强,不料因为用人不善,后院起火,忙碌辛苦多年,换来的却是大厦摇摇欲倾!

李师师身心俱伤,紧贴着燕青宽厚结实的胸怀,崩紧的心弦、倦怠的身体彻底放松开去,昏昏沉沉睡着了。

燕青右手掌轻拍李师师圆润的肩膀,左手指轻理着颌下秀长的乌发,身板挺得直直的,不忍挪动分毫,生怕发出一丝细微的声音,就会惊醒怀中人。

两人相偎相依,安静甜美地坐到日上中空。这时,花小美外面敲门,喊两人吃午饭。

燕青唤醒李师师,出门只见花小美一人,问道:

“小美,你云妹妹呢?”

“怎么,她没回来吗?”花小美惊讶道,“上午,她带我在园中游玩,忽说有急事,先回了红楼。我被园中美景和艺人精彩的表演迷住,忘记时间,一直赏到中午,这才回来喊你们吃饭。”

“是这样……大概她因哥哥之事没心情,回屋休息了吧。”燕青看向杜云烟的房间,“小美,你进屋喊喊她,大家同去吃饭。”

花小美走到杜云烟的房前,敲门没人回应,推门进去……

“不好啦!云妹妹留张纸条走了——”

花小美拉长声跑出来,手拿一张信纸。燕青一把抓过来,上面写道:

燕青哥,师师姐:

当你们看见纸上的字时,我已远走他乡。请你们谅解妹妹的不辞而别。

哥哥的嗜好我最清楚,却不能劝他戒掉赌瘾,致使他私自挟公款赌博;而且他输掉那么多,给公司造成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哥哥做出对不起师师姐和大家的事情,我作为他的亲妹妹,又是公司员工,难咎自责!

师师姐,你是公司的好老板,也是我的好姐姐,我知道,姐姐不会因此事对妹妹有看法。然而,想到这里,我这个妹妹更觉愧疚不安。妹妹走后,请姐姐和燕青哥以及大家不要找我,等我找到哥哥,我们会想办法把钱还上。如果暂时不能还上,我和哥哥会努力挣钱,直到还上再见你们。

最后,拜托燕青哥告诉石秀哥,倘若妹妹一两年内挣够钱,与他还会有相见那天;倘若一两年内还不上,请让他莫再等我,另觅个心仪之人吧。

看罢杜云烟的留言,三个人面色凝重起来。特别是燕青,知道杜云烟是个心底单纯、爱幻想、丝毫无防范他人之心的女孩。她在复杂的社会中,不曾经历过风雨,此次独自远走他乡,一旦遇上不怀好意的恶人,后果将不堪设想!

“总经理,这可怎办是好?”花小美心乱地看向同样心乱的李师师,“都是我的错,没有察觉出云妹妹有心事;早知她为此事会离家出走,我跟随她回红楼就好了。”

“错不在你。”李师师追悔莫及道,“是我不该着急前来查账,吓到她了。”

红楼上空响起飞机“隆隆”越过的声音,把沉吟良久的燕青惊醒,见李师师和花小美急切地看他,深吸一口气,说道:

“师师,影视城离不开你,黄河园暂且交给我代管吧;云烟之事,我让石秀尽快赶到这里,托他前往南方寻找。你看这样妥不妥?”

“这样最妥,这样最妥。”李师师和花小美频频点头。

“你们吃饭去吧,我这就和石秀联系。”

燕青看着两人走下红楼,直至消失在院外,这才拨打手机。手机里,他让石秀先到银行办张500万元的支票,然后火速往开封赶。

李师师如今没了资金周转,如果没有人及时给她的公司注入一笔资金,影视城和黄河园很难经营下去。燕青考虑到她不会轻易接受自己的资助,决定先斩后凑,这才借故支走了两人。

石秀从燕青的话中觉察到有大事发生,问道:

“兄弟,开封发生什么事了?”

“时间紧迫,哥哥来了再说。”

燕青担心他说出杜云烟出走之事,石秀方寸大乱,路上开车不安全,说完关了手机。

黄昏时分,石秀赶到开封。在红楼,他听燕青将前因后果讲完,感觉身体仿佛从冰山上一下子跌落大海,从足底凉到头顶。

经过分析,大家一致认为:杜云烟很可能直接去往广州。

石秀一刻也坐不住,接过花小美提前买来的飞机票,直抵广州。他希望自己能够赶在杜云烟前头,在火车站拦住她。

再过两天是“五一”节,李师师的影视城定在当天开业。她原打算邀燕青一同到西安剪彩,但因为黄河园变故,翌日上午,只得依依不舍告别燕青,同花小美返往西安。

燕青送走两人,回黄河园行使经理职权,开始准备各项活动,在节日期间迎接四方宾客前来游园。

石秀坐在机舱里,目光透过机窗看外面。夜空,群星闪烁,如同海平面点点渔火,摇曳飘忽不定。它们离他是如此的近,仿佛只隔层薄薄的玻璃,探手即可抓入掌中;然而,它们又是那么的远,恍若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万米深的海底,就算抱座大山跳下去,亦难落到它们栖息的地方。

凌晨一点,石秀孓然只影步出广州机场。

广州是海洋气候,虽说是初夏之夜,此时反倒比中原的春夜凉爽。石秀搭上的士,半小时后赶到火车站广场。

广场上,或坐、或卧、或躺着众多等待返乡的农民工。他们三五成群聚在一处,大包小包零乱地堆放在身边。一列列火车鸣叫着先后进站,他们便蜂拥上去,怀揣或厚或薄的一沓喜悦,朝着祖国麦香四溢的北方启程……

石秀跑进候车室,坐到一条朝向出站口的长椅上,凝视着墙上钟表,忐忑不安地等凌晨三点郑州抵达广州的火车。

火车终于进站,石秀立在出站口,一眼不眨送走所有从车上下来的人,却独不见杜云烟出来。他不甘心地进站寻觅,站台上只有打着哈欠卖烟酒的人和来回巡视的工作人员。

石秀寻觅无果,如猴抓心,返回广场,直至天亮仍然一无所获。

——难不成她在中途发生了意外?

石秀的心猛然一紧,忙给燕青打手机,告诉了他的担忧。

燕青和黄河园中层管理人员正商讨节日期间增加游览项目的事宜,听石秀焦急地说找不到杜云烟,一时也想不出好的办法。两人都没了主见。

最后,石秀要求留住广州几日,四处打听打听,或者能找到杜云烟。燕青表示同意,并让他安心在广州寻找,务必千方百计找回杜云烟。

随后,燕青电话联系戴宗,让他即日在《浪子日报》上刊登寻人启事,对报信或送回杜云烟者许以10万元重奖。

燕青安排停当,继续和大家讨论,在原有的观光旅游项目上,新策划出几个项目。会议刚结束,李师师给他打来电话,说道:

“青弟,姐姐谢谢你!”

火车到达洛阳,李师师想给昆明总部打电话,从总账上划拨过来资金,一是还宋徽宗剩余的100万工程款;二是供影视城先期投运经营。当她打开皮包拿手机时,却发现里面有张500万元支票,马上明白是燕青乘她不背塞进去的。

“师师姐,咱俩还需要客气吗?”燕青微笑道,“姐姐别嫌弟弟罗嗦,影视城开业当天,招待方方面面的大人物、小人物,可不能心疼钱啊。现在没钱什么事都办不成,该花的一定要花。另外,影视城日常运作也需资金做后盾,姐姐先用着,不够弟弟再给姐姐汇。”

“公司总部还有些资金,暂时能应付得了场面。”李师师心底甜滋滋道,“不是姐姐说弟弟傻得可爱,弟弟一下子拿出500万元,就不怕姐姐有借无还?”

“嘿嘿,弟弟怕的却是姐姐还。”

“这却奇了怪。哪有借钱反怕别人还的道理?”

“姐姐不明白了吧。”

“嗯。弟弟往下说。”

“姐姐想呀,将来咱俩结婚以后,弟弟就是姐姐的债主,就不怕姐姐不对弟弟好啦。”

“什么世道嘛!”李师师捂嘴偷乐,“弟弟想得美!姐姐这就返程,把支票还给弟弟,决不让弟弟的‘阴谋诡计’得逞。”

“这话吓不住弟弟。”燕青瞅瞅窗外没人经过,“弟弟现在就吩咐身边的人布置洞房,单等姐姐送上门。”

“姐姐说不过弟弟,姐姐说件正经事。”李师师收起笑容,“弟弟的报社刚刚见起色,根基并不扎实;而且弟弟的报社正在扩大版面,此时拿出500万元给姐姐应急使用,恐怕不合时宜。”

“扩大版面不需太多资金投入,姐姐尽管放心使用。影视城开业在即,姐姐该送的礼一定要送,该请的人一定要请。如今无论做大小生意的人,各路神仙都不能得罪,不然他们就会故意找茬儿,生出不必要的事端。”

李师师含泪关掉手机,忽然意识到:一个女人再坚强,如果没有一个男人在背后全力支撑,劳神费力不说,连句贴心话都没处听。

“唉,像我这样被他人称为‘女强人’的女子,开办公司,扩大规模,拼搏多年挣大钱,到底为了什么呢?”

李师师考问着灵魂,第一次为她所追求的东西打上问号。

且说杜云烟昨天上午回到红楼,啜泣给燕青和李师师写下别言,轻手轻脚来到哥哥的办公室门前,驻足,默默向屋里人念叨:燕青哥,师师姐,你们是有情人,历尽苦难才有今日欢聚,不容易呀。妹妹从小到大没有受过委屈,此次分别,不知前途是坦是坎;但无论如何,请你们放心,妹妹不会后悔。假使妹妹这一走不能回来,当你们快乐或者烦恼时,请记住,有个远方的妹妹,始终为你们的幸福祈祷不止。

下楼,杜云烟果然直奔郑州,搭上开往广州的火车找哥哥去了。那么,石秀坐飞机提前到达广州,为何没见到她呢?

原来,杜云烟思想虽然单纯,但头脑灵活,知道燕青他们发现她出走,必定料到她去广州找哥哥。为不让他们先她赶到广州拦住去路,在距广州不远的韶关车站提前下车,然后搭的赶往广州。

石秀方寸大乱之下,自然无法料到杜云烟会改变路线。

杜云烟到达广州,并不急于前往澳门找哥哥,而是在一家旅店住下。休息到中午,她草草吃罢饭,上街寻招工广告。她想,即使找到哥哥,估计他把钱输得没多少了;不如先找份工作干着,既可挣钱又能找哥哥,两不耽误。

这下可苦了石秀。他以为杜云烟赶到广州,定然先去澳门找哥哥。在火车站没能等到杜云烟,他还以为是自己一时走神,没有看见她;或者,是杜云烟看见他赶来,有意躲开了。

因此,石秀毫不犹豫地在当地公安局办理好出境证,去往澳门。

石秀走进澳门最大的赌场葡京酒店,直接来在前台,向服务生询问有没有一个年青姑娘来找人,得到的回答是没有。他又询问前几天有没有两个操河南口音的人来此赌博,服务生挺热情,说自己在酒店上班才两天,不过他可以喊值班经理过来,此事问他便知。

石秀谢过,坐到沙发里等服务生喊来值班经理。过会儿,一个西装笔挺30来岁的男士走到他跟前,深施一礼,说道:

“先生,我是这家赌场的值班经理。请问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

“你好。打挠你了。”石秀起身回礼道,“我叫石秀,来贵店寻找两个河南开封的朋友和一位年青女孩。”

“不客气。我老家也是河南开封,与先生的朋友是同乡。先生要找的两个朋友我略知一二,但先生要找的年青女孩,我们这两天不曾接待过。”

“那我先打听他俩吧。”

石秀心想,或者杜云烟还没来到澳门,不如先打听杜兴和财务部长,确定他俩是不是在这里赌过博?赌过,输多少?自己心中有个数。

“前两天,我确实接待过两个河南开封人。至于他俩的输赢情况,根据我们内部规定,不允许向外透露,还请先生谅解。”

值班经理拒绝透露杜兴输的钱数,但他的话已证明二人果真到此赌博了。

石秀继续问值班经理道:

“他俩后来去往哪里?”

“他俩在此赌了两天,然后就走了;我并不清楚他俩去往哪里,但肯定已经不在澳门。”

“你怎知他俩不在澳门?”

“先生有所不知,内地到本地赌博的客人,都要先办理入境证,上面有停留时限,过期之前必须返回内地。我们酒店的记录也显示,他俩只有两天的停留时限。因此,他俩应该在第二天就回了内地。”

石秀别过值班经理,出酒店想,自己也是两天的停留时限,还有一天,不如把杜兴暂放一边,今夜住在澳门,明天等杜云烟前来。

杜云烟走在大街上,看见商店和工厂门前有招工广告,就过去看看。此时的广州城,因农民工大多提前回家忙麦收,商店和工厂急缺人手,招工广告随处可见。她看了多个广告,没有一家让她满意的。主要是商店和工厂给工人开的工资不高。

杜云烟初出茅庐,不知道若非技术人员和学历高的人,老板不会给一般工人高工资。她想找一个打字员的工作,而这样的广告并不多,瞅了两三个,也因条件不合她意止步。

杜云烟正心烦意乱,忽听有人用广东话说道:

“小姐好好漂亮哟!”

杜云烟寻声看去,一个40岁左右的矮个男子,站在一家酒吧的台阶上,正上下眼打量她。她不习惯陌生人拿眼光肆意看自己,低头继续朝前走。

“小姐慢走。”男子几步下了台阶,追上问道,“你可是在找工作?

“是的。”杜云烟回过头,脚步不停,“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是这家‘玫瑰’酒吧的老板。”男子甩手指指身后的酒吧道,“我现在正缺一位前台女服务生。小姐长相俊靓,细皮嫩肉,怎能去工厂干那粗人才干的活?不如来我的酒吧工作,薪水从优;客人给小费,全归个人,你看怎样?”

杜云烟缓缓收住脚步。

男子知道杜云烟心动,继续说道:

“小姐大可放心,我这酒吧是正经的娱乐场所,在公安局有案可查。你若是在此上班,薪水第一个月2000元,第二个月3000元,三个月的试用期,如果合格,以后月薪5000元。”

杜云烟想到刚才看的广告,月工资只有几百或者千元稍高,与这家酒吧老板开出的工资一比,差别确实挺大。她不再犹豫,点头应允。

男子见杜云烟同意,甚是欢喜,边领她朝酒吧走,边说道:

“小姐,你到我这里工作不会后悔的。我这酒吧在全广州城名气很大,前来消费享受的人士都是有头有面的政府官员和商界大款;同时,我还经常邀请内地与港台著名歌星登台献艺。那些官员富商,个个出手大方,挥金如土,只要服务能让他们满意,他们给你的小费可比我给你的工资高多了。”

男子在杜云烟面前,不失时机地炫耀自己一番。

步进酒吧,一派时尚气息扑面而来。酒吧是两层上下通的圆形空间,穹形拱顶,吊下各式各样的进口灯;四面金碧辉煌,地面铺着法国玫瑰红地毯,上面放的是意大利真皮沙发,对着的是中国古典红木圆桌;二楼环绕着半开半合的包箱,装设极尽精美之至。酒吧中间是个小型舞池,后面是个舞台,上面摆放有麦克风、音箱和弹拨敲打等乐器。

杜云烟第一次走进这么豪华的地方,东瞅瞅,西看看,既好奇又紧张。男子领她来到摆着中外名酒的柜台前,对一个背对他俩擦试酒瓶的人说道:

“东方珏,这位小姐新招来,你带她熟悉熟悉酒吧的环境。”

叫东方珏的人答应着转过身来。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