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长篇谴责小说】《火烧水浒》第095回:云烟留言别广州  

2009-09-09 21:42:44|  分类: 【火烧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5回 云烟留言别广州

   

把小花与时迁合葬后,花荣的鬓角生出多根银丝,仿佛苍老许多。车到报社院内,他拖动双腿沉重下来。燕青、周通、武大郎、婆娘、司马飞燕、南宫世仁围拢过来,见到他上衣口袋别着的白花,不用问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南宫世仁修改好电影剧本,发给西安的黄导演。黄导演看后,认为改得非常成功,只是剧本名称过于朦胧,建议改为《我的母亲大人》。他从影多年,拍片从不用出名的演员,多在新人中发现新星。而某些名导演,男演员给他钱才让演男一号,女演员同他上床才让当女一号,两下比较,他还算强同行半头。

这天,黄导演给南宫世仁打来电话,让他把自己的相片发来一张,长相合适就让他当片中男一号。最后,黄导演还问他小说中男主人翁大学暗恋的女同桌有没有原型,若有同时寄来女同学一张相片,长相合适让她演女一号。

南宫世仁大学四年,时间不算短,女同学不算少,但他只顾着埋头搞文学创作,并不留意同班女同学;小说中男主人翁暗恋女同桌,是他和杜云烟相处多日,对杜云烟生出暗恋情结,于是揉进小说中而成。

黄导演的提醒,促使南宫世仁再次想起远在广州的杜云烟:她既然因伤不能唱歌,我何不将她推荐给黄导演,让她在电影圈里出名,成为电影名星?这样也能弥补我给她造成的伤害。

南宫世仁曾给杜云烟照过相,并且洗出来时,偷偷留下一张,放在贴身的衣兜里。于是他拿出杜云烟的相片,到报社影印室,想把相片影印进电脑,发给黄导演试试。

司马飞燕正巧在影印室帮忙,接过相片一看,惊道:

“这不是云烟妹妹嘛!”

“你认识她?”南宫世仁也惊道。

“认识。她是黄河园经理杜兴的妹妹,来过大名府,我见过她。”

燕青找南宫世仁,商量去西安拍电影之事,刚好路过影印室,问道:

“你们在说什么?”

“燕青兄弟,你来看。”司马飞燕对南宫世仁有杜云烟的相片很是困惑,“南宫兄弟拿张相片让我影印,我一看是云烟妹妹,正问他这事。”

“竟有此事!”燕青吃惊非小,看后道,“南宫兄弟,你如何认识她的?”

南宫世仁正想了解杜云烟的身世,遂把他俩如何在广州酒吧认识、后来发生在杜云烟身上的不幸讲述出来。

燕青表面不动声色,内心百感交集,对杜云烟遭遇的不幸追悔莫及。

自从杜云烟从开封出走,燕青最担心的就是她遇到不幸的事情。然而,祸事还是无情地摧残了她。

种种不幸追根溯源,最后全指向一个人——李鬼!

燕青心中陡然生出放弃拍电影的念头,腾出时间海角天涯追捕李鬼,不能再让他祸害他人。于是,他急步回到办公室,给石秀打电话,告知他已知杜云烟在广州的地址。

石秀把黄河园管理得井井有条,经营得红红火火,营业额不断攀升,除了给黄河园留点活动经费,余额全部汇给李师师,让她维持影视城的经营。而每当他抬起因工作繁忙而乏困的眼睛,隔窗看见园中熙熙攘攘赏景的游人,心中就不免想起至今仍无音讯的杜云烟:云烟妹妹,你现在哪里?你在异乡过得还好吗?你这一狠心出走,难道再不念及咱俩往日的情意?

现在,石秀心中再没了愁云。听燕青说完,他高兴得跳起来,急道:

“兄弟,快来黄河园,我好往广州找她。”

“哥哥,暂让周通替你管理黄河园吧。另外,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他叫南宫世仁,和云烟在一个酒吧间工作,现在我这里,你可随他去广州找云烟。我计划先到西安,和黄导演、师师谈好影视城拍片之事,然后全力追捕李鬼,将他送进班房。不然,大家的日子不好过啊。”

周通带南宫世仁来到黄河园。石秀早买好机票,把黄河园事务交给他,与南宫世仁乘飞机赶往广州。

飞机上,石秀不停地向南宫世仁打听杜云烟的近况。南宫世仁透过他焦灼的脸色,看出他对杜云烟非是一般的情感,心中禁不住酸楚起来:我该不该让他俩见面呢?如果让他俩见面,杜云烟会不会随他走呢?看他用情至深,我岂能背着良心让他伤心返程呢!

南宫世仁内心矛盾着,领石秀走进他与杜云烟租住的楼房。他想,我对杜云烟没有语言上的表白,虽用行动暗示过,但她未曾明确回应。算了,她心中既然有他人,我不能让她不快乐。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要平静接受她的选择!

两人上楼,南宫世仁轻敲杜云烟的房门,里面无人回应。

——酒吧只在夜晚开门营业,现在是白天,云烟会上哪儿?

南宫世仁纳闷着打开他的房间,对石秀说道:

“哥哥,或者她上街了。咱们进我屋里等她回来吧。”

“小兄弟,你可回来了。”邻居一个胖大嫂听见动静开门出来,“云烟姑娘前两天走了。她有封信交给我,让我等你回来给你看。”

南宫世仁接过胖大嫂递来的信,和石秀进屋,展开信纸看:

南宫哥哥:你好!

妹妹走了。不要问我去往哪里,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我不是因为喉部受伤无法歌唱而离开哥哥。我深知哥哥对我好,而我也不是石头心,能够感知到哥哥的情意。但我因为有苦衷,始终对哥哥回避往事;现在我已决定离开,也就没必要对哥哥隐瞒了。

我长这么大,有四个男子在我心中最重。他们给过我憧憬、快乐、幸福,当然也给过我迷茫、失落、痛楚。但我想说的是,他们都是好男子,都是对我关怀备至、疼爱有加。我在此谢谢他们!

第一个男子是我亲哥杜兴。我从小父母双亡,是他把我拉扯大,供我读书直至读完大学。我毕业后,又是他把我安排在黄河园工作。后来,虽然他拿着公款赌博,输得血本无归,对不起师师姐、燕青哥哥他们,但我仍然感激他。如果没有他,我不会这么顺风顺水地长大成人。

第二个男子是燕青哥哥。你熟知《水浒传》,应该知道他是谁。这次你去大名府,就是和他见面。他像哥哥爱妹妹一样爱我,可惜我无法像妹妹爱哥哥一样爱他。因为这“爱”非是亲情之“爱”,而是男女之“爱”!我这样说,你应该能够明白。

是的,我爱他!他是我第一个心仪的男子,在我心中占据了别人不可替代的位置。不过他早有他心仪的女子,那就是师师姐。你不要笑话我爱上一个心中有恋人的男子。他是值得女子用全部生命去爱的男子!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傻到明知不可能仍坚持为之的地步!别急,我还没有说清。我对他的爱不单单是爱情,还有仰慕和敬重。仰慕他有位值得他掏心爱的红粉佳人,敬重他对爱情的专注和痴情。你想想,一个和恋人分别千年不曾谋面、且不知恋人生死的男子,至今独身守望着心中那份眷顾和爱恋,这样的男子阴阳两界有几人做得到?他能和恋人重逢,我怎能不收回心中爱,并祝他们永结同心呢?

第三个男子是石秀哥哥。他是性情中人,说话直爽,办事较真,最能给柔弱女孩以安全感。当我无法从燕青哥哥身上拔下爱根时,是他给了我慰藉。虽然他话不多,但也让我对他生出不一样的感情。于是我决定同他走到一起。有他宽敞的胸怀、结实的臂膀,我想我以后的日子会很幸福。

以你的文才,自然看出我用“决定”两字不妥。是的,这两个字是我犹豫着写下的。我对他,掏心里话说,亲情大于爱情。我真不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矛盾的心理了。明知他能带给我幸福,我却无法全心爱他。

我没用“快乐”,是因为我觉得“幸福”有时并不能代表“快乐”。快乐让人身心俱悦,尤其是心灵,如同鸟儿自由飞翔在蓝天;而幸福就像疲惫的鸟儿栖息在巢穴。快乐使人心沸腾,幸福让人心安静。我清楚,我非安静之人。尽管这与我的外表不相符。

第四个男子便是南宫哥哥你了。因为我不想对哥哥多说我的身世,所以我也未过多询问哥哥的身世。可以说,咱俩相处到今天,彼此并不知根知底。

然而,我前些天还是知道了哥哥的经历,就是从哥哥的小说中看出的。有件事哥哥不知道,那天哥哥从西安寻母归来,只见到我在看哥哥的小说,其实之前我还看了哥哥在电脑里写的日记。哥哥别介意,我是无意中打开的。

哥哥在日记中描述了自己写这篇小说的心路历程。如果说哥哥之前暗示过我多次,我还不能确定哥哥对我有爱意,从日记里我已足够明白哥哥的心。哥哥在小说中暗恋的那个大学女同桌,是不是融进了对我的情感?嘻嘻,哥哥现在脸红了吧?但是哥哥不能怪我,我可是看出哥哥心思至今才对哥哥明说的呀!

怎么往下解释这种事呢?我想说我对哥哥是有好感的;或者说我已对哥哥有了爱意。哥哥莫提前骄傲,我可是不轻易选定男朋友的。毕竟,我同哥哥相处不算长,需要时间继续考验我对哥哥是否动了真情。然而哥哥去大名府,乱了这里的平静,也乱了我的心。哥哥和燕青哥哥他们兄弟见面,难保不无意中泄露出我的行踪。——我又不能直白劝哥哥莫去啊!

到那里,哥哥会知道我的身世和我哥那些事情,也会了解我是因哥赌博而离开开封。他们肯定会来广州找我回去,而这却非我当初出走的意愿。那是一笔巨大的金额,我和哥倘若还不上,今生来世我都会寝食难安!——这即是我不得不离开哥哥的缘故。当然,我有愧于石秀哥哥,亦是离开原因之一。他是个好人,我却不能给他个安逸的家。此生只能是辜负他对我的情义了!

我把心事全部告诉给哥哥,或许哥哥会对我这个妹妹失望——我并非哥哥想象中的女孩。——对此我不会抱怨哥哥什么。哥哥是文才奇高的人,我相信哥哥终有成名那天。我将在不知名的地方,用千里眼关注哥哥的一举一动。哥哥需小心,不得偷懒!当哥哥有名利有美媚相伴时,我才不再关注哥哥。

哥哥别怪我不辞远别,也莫担心我往后的生活。我只能对哥哥说,我将去一个我很早就想去的地方,做我很早就想做的事情。哥哥不用找我。嘿嘿,哥哥找也找不到,包括燕青哥哥他们。那个地方有些事情急需有人做,相信我会在忙碌的工作中收获到另一种快乐!

南宫世仁和石秀看过杜云烟留下信笺,沉默着,谁都不肯先打破静寂。

石秀最是难过。他从杜云烟字里行间,看出她对他并没有真正的爱意。她对燕青用过真爱,他知道,但未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燕青始终爱的人是李师师,不会接受她的爱。现在不同,面前这个大男孩,从她俏皮的话里,看得出她对他有爱意。而从她给四个男子留言多少上也能分出谁轻谁重。

——我该怎么办?是继续对她不死心,还是就此放弃对她的情感?

石秀一时决定不下来了。

南宫世仁虽然难过见不到杜云烟,但知道她对自己有爱意,还是有一丝甜蜜甜进心间。他相信,“世事难料”虽然形容得意转为失意之人,但是用到失意转向得意之人身上同样恰当。眼前见不到她,不代表将来见不到她。

世事真的是难料啊!不是么?

下午两点,石秀起身,对南宫世仁说道:

“南宫兄弟,我想通了。你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应该在一起。如果兄弟能找到她即是兄弟的造化,我会祝愿你们幸福……不,快乐!”

“谢谢哥哥。哥哥这就要走?”

“是的,黄河园需要我管理。对了,我虽然不能陪兄弟找她,但兄弟不能偷闲不找她,否则,我不轻饶兄弟!”

“哥哥放心。我已经辞掉工作,会倾全力找到她。”

南宫世仁要送石秀到机场,被石秀挡在楼下。他坐进车里,忍住多时的泪水还是溢出来。对司马飞燕被周通搞到手,他无任何不快;而对杜云烟,他尽管明白她对他没有爱意,心口还是堵得难受。他绝望地想:难道我注定找不到意中人,一辈子打光棍,最终孓然而去?

南宫世仁也打的走了,赶往包子店找杜兴——杜云烟伤愈后,他又回包子店当了包子师傅。

“你来晚了。”老板搓着手上的湿面道,“前两天有个姑娘坐车而来,喊他一同走了。”

且说燕青来到西安,在李师师办公室里,与黄导演商谈拍电影事宜。

黄导演胸有成竹,对两人说道:

“这个剧本是我看到的最好的剧本,情节曲折离奇,亲情感人至深。我可以向你们打保票,电影拍成后定能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如果可能,我还要带着这部电影参加美国奥斯卡金像奖角逐。从前,我在国际电影节上带回过“金狗熊”、“金棕榈”,就是没带回过“小金人”,这次我再不能错过。”

“黄导,你选定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没有?”李师师问道。

“没有。我对正规学院毕业的演员没兴趣。他们一经学院精心雕琢,反而失掉那种纯天然的气质。唉!好石都被劣匠磨成坏玉了。”

“你想选用什么样的演员?”

“男一号和女二号,我想邀请剧本作者和他暗恋的女同桌出演。”

“女一号呢?”

“我也有瞄定的人选了。”黄导演看着李师师,“师师小姐,你的气质很适合电影中母亲的角色,不知你可愿意出演她?”

李师师没料到黄导演会相中她,嘴角微现笑意,问道:

“黄导,我有那么老吗?”

“怪我没说明白,‘母亲’这个角色是从少女演到中年。少女时代,化妆师对你稍加化妆即可;中年时期,化妆师对你化妆可能费些精力了。”

黄导演捧红过不少美女演员,有的甚至走上国际影星的舞台,不过当他见到李师师时,才知那些美女演员与她比根本不算美。

“黄导,我不会演戏,你还是另找他人吧。”

李师师说话前,燕青外面接个电话,这时回屋,对她说道:

“师师姐,石秀哥打来电话,言他赶到广州时候,云烟再次出走了。”

“怎么回事?”

“还不清楚。我问石秀哥,他似乎很疲惫,只说云烟留下一封不让大家找她的信,然后就关机了。我再打他的手机,已经停机。”

燕青又给南宫世仁打电话询问。

南宫世仁正在广州城到处找杜云烟,燕青问他道:

“南宫兄弟,你知道云烟为何走吗?”

“燕青哥哥,她是怕我到大名府后,你们知道她在这里来找她……”

“我明白。对了,石秀他很伤心吧?”

“这……这个……”南宫世仁吱吱唔唔,不便说出杜云烟的留言内容,“我无法确定。他没见到杜云烟,应该不痛快吧。”

燕青正要关机,黄导演说“我问南宫兄弟个事”。他问的是男一号和女二号之事。南宫世仁用“我有事不能离开广州,而且和女同桌早不联系,不知道她现在哪里”回绝了他。

黄导演再次请李师师出演“母亲”角色。李师师刚才是和他说玩笑话,并没有上电影出风头的心思,以有重要事务为由,也婉言谢绝了他。

于是,黄导演失望而归,另觅新人去了。

燕青没忘记他来西安的另一个重要任务——抓住李鬼。晚半,他一身黑装潜入高俅的别墅,打探李鬼是不是在里面躲避。但连着几个夜晚前往,他都没有看见李鬼的影子。

在高速公路,李鬼从时迁的衣兜里偷走近两万元,不是得意洋洋坐火车回往西安了吗?那么,他为何不在高俅的家中呢?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