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飞鸟诗歌】《梦回唐朝》(组诗10首)  

2010-06-16 18:30:40|  分类: 【飞鸟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勃】

 

你生于唐朝,长在长安。那是诗人顶礼膜拜的两个圣地

你却拒绝朝拜它们

 

你与王孙在闹市斗鸡,却不该同权贵在庙堂斗文章

他们不要梗喉鱼刺,不要逆耳忠言,哪怕它们不废江河万古流

他们要的是吃喝玩乐,歌舞升平,和谐共处

 

在那个落霞与孤鹜齐飞的重阳黄昏,你登临藤王阁

你再次忘了你是一瓶他们妒忌的葡萄酒,拔掉喉中木塞

把美酒泻到藤王阁中,把芳香倾进槛外长江

直至江水把你交给鼎沸的大海,你把唐朝推向高高的浪头

 

今夜,海宁静,月明净,在我心中铺展开来

我知道,海宁静是你的胸怀宁静

我知道,月明净是你的心房明净

所以唐朝诗人都是静海和净月,唐诗都是后人的精神食粮

而你是诗冠上那颗最亮眼的明珠

 

光焰与你同在的还有夜空那些卑微的星星

郊外那些瑟瑟的稗草

以及稗草下的泥土,泥土下的棺椁,棺椁中呼吸不到空气的硬骨头

 

【卢照邻】

 

你,从预造的坟墓走出来,吓了唐朝一大跳

你,走进坟墓不死;走出坟墓,你却死了

 

看!那里是长安

看!那里的青牛更牛了,白马更白了,七香宝车更香了

如同盛夏的河水,使拥挤的街市更拥挤,混浊的人流更混浊

那里的青阶朱门上挂满羊头,玉榻金床上堆满狗肉

 

你,闻到羊头扑鼻而来的膻腥味

你,听见群蝇四面八方飞向狗肉的嗡嗡声

 

看!长安夜巷,嫖客喧嚣,娼女喧笑,唯有那弯新月宁静

看!村庄也宁静,麦田也宁静,两岸的稗草也宁静,你的坟墓也宁静

你的脚步也宁静

然而,颖水不宁静了。你用身体撞开她的身体

只是疼痛很快散开,世界仿佛更宁静

 

天赐给你相如之才,地却拒给你识人汉武

于是你只能下狱,染风疾,中毒手足残,直至抛弃坟土追随屈原

 

坟土是粪土吗

啊,不是。土是唐朝土,只不过你不是唐朝人

啊,我对谁说能明白:历朝诗人,都感觉他们不是那朝人

历代皇帝,也都认为他们不是本朝人

历代权臣,也都认定他们不是本朝人

唯其诗歌,任谁都抹不掉烙在每个朝代身上的痕迹

 

我忽然明白,只有水可以带你离开唐朝

从河流到大海到泥沙下面,你才能找到永恒的宁静

 

我来到黄昏的海边,看见一个个躺在海滩上的贝壳

它们不再有血有肉有温度,不再把怀中沉重的块垒裹紧,暖热,育大

月升起,潮涌来。它们以空空的躯体在海底也找到永恒的宁静

 

【骆宾王】

 

在唐朝,在易水畔

一只白鹅像一位银甲战士直立那里

红缨高冠,长颈高昴

 

在西南方向

一团乌云,阴霾长安的晴空,暗淡唐三彩的光泽

埋葬王孙贵族的荣耀

但一声蝉鸣撞碎紧锁的牢门

升起于黎明前的夜树上

而一把匕首,从扬州飞向长安

如同荆轲最后一掷,震撼整个大秦帝国

 

易水河畔的白鹅向着天空高歌

然而山岳并未崩溃,风云并未作色,长安并未战栗

白鹅低颈,和着寒水哭泣

 

别哭,白鹅

别哭,银甲战士

泪水不可能涤净刀刃枪尖上的污血

歌声绝不会唤醒腐朽的心脏

水果都是从心里坏,树木都是从心里烂

大唐与它们同样!你因何不顺应洪流、看冰山化为春潮呢

你不应有遗撼。高歌的鹅及悲鸣的蝉

它们穿越时空,已经千年不朽

那些宫殿、龙袍、凤冠、美酒、佳肴,转眼腐烂酸臭

 

尽管你没能看见云散日出,但你能看见江底那些断箭残戈

在你周围甚至是你骨骼间游弋的众多鱼虾

它们是快乐的

它们远离刀枪争鸣,波浪下面安静地繁衍生息

它们从来不想它们有多么的伟大

包括那座高陵前的无字碑

也不想

 

【杨炯】

 

我安排你在他们身后,非是以诗论高下

你埋身黄土,他们葬身清水——死亡路上,你们同路殊归

乌云笼盖长安,而你不弃大唐——活,通常比死难

 

我对他们的死因寻根溯源,是因为他们非正常死亡

我对你不同。我知道你是寿终正寝,这就够了

我仅仅保留一个疑问:平淡死去的人,是幸运还是倒霉

我不向你求证这个疑问,不向他们求证

我也不向自己求证——在我脱离肉体成为风,那时,我仍让疑问延续

诗歌会求证,诗人是该喧哗地平躺,还是安静地直立

 

月自东方向西方飞翔

它从远古飞过大唐,一直飞到今夜

你不清楚它栖身何枝,犹如我不清楚你落脚何处

你不用忧虑。你也不必担心它会不会下坠,我在替你看护着它

我安排你在他们身后,就像天安排月在日后

黑夜里有光明,这是你我的夙愿

 

【李白】

 

每当我在秋夜推开南窗

举头总能看见那张

孩子气开心欢笑的脸

上面的几颗雀斑就像月饼上的

几粒黑芝麻

它们点缀得黑夜沉甸甸地香

而我够不着

 

这张脸挂在树梢之上

两片黄叶好似两片眼帘调皮地眨

床前

身后白得仿佛铺层霜

在我低头想起某处

和他想起的地方重叠的时候

 

他在那个贴上盛世标签的朝代里游历

他说他很孩子气

宁眠长安酒家不登天子船

宁受力士脱靴不食农妇饭

宁接明皇赐金不饮吴姬酒

那些功名与权贵

来自朱门

都是顺风臭十里

它们在阴暗潮湿的红墙黄瓦内疯狂滋长

死于食腐赶来的苍蝇面前

而孩子气的笑飞上夜空的额面

发出永恒的光芒

 

脂粉在长安街的暗河里沉积成泥

香车在朱门后

等候腐烂的宝马

金银酒器在郊外的坟土下

 

它们的主人如今都在哪里

他们同她们的石碑

坍塌于他们同她们的骨头还未来及

发出磷光前

 

马嵬坡常在夜半惊醒

胡骑犹在长安

用嘈杂的铁蹄打搅荒冢下的香魂

经过长生殿

从七夕夜绵绵传出的

私语和三峡两岸

啼不住的

猿鸣和轻舟破浪划开的

心情以及采石矶上

一樽杯中的

琥珀酒和纵身

打捞江月的一声

脆响多么的

和谐而

动听

 

孩子气的笑在大地像风卷残叶

笑出声来

它高过树梢并带走两片黄叶

和我的两滴泪

 

走在县城街道上

我看见一群上早自习的孩子

开心地笑着

还有一个街角睡醒打哈欠的乞儿

 

但是并不长久

之后走来上早班的大人

他们低着头

他们不但白天夜晚也是这样

他们因此看不见他们的脸

多年前在故土的

夜空上

曾经月亮般开得烂漫

 

他们把笑遗失在城市高耸的折皱里

 

【杜甫】

 

船停泊在湘江岸边

牛肉、白酒和你

你们多年后重新审视对方

 

你的味觉已经麻木得回不到长安

朱门酒肉的味道诱惑你缩紧的肠胃

你们曾经像仇敌分道扬镳

现在它们发出香气询问

你还能拒食我们吗

夜色下压着喘息的江水

你抬手张口

尽管你过去诅咒它们现在被它们嘲笑

饱腹总比饥肚明智

你的选择属于你而它们的选择不属于它们

它们爱着每个人,如同上帝

之爱万物。不同的仅仅是

人心有差异

 

你把你的希望给它们其实是给那个时代

尽管那个时代绝少给你希望

但你还是无法掌控你的去向

月亮在湘江的

上游处急速地下坠

江水从来不为谁从东方的大海

撤回西方的高山

东方蠢蠢欲动

西方渐渐静寂

那座皇城听不见黑夜之上那个发光的物体

像一头巨兽的愤怒的血口嚎

时代

时代!空了

空了

 

【白居易】

                

江中琵琶倾述的声音至今尤在。我拨开荻花瑟瑟的苍发

想听到什么,却被一些头皮屑坏了心情。那里面

有过商女洁净的皮肤,无人触及。盛唐之音走远了

静寂的浔阳江,如今只有圆月,还能忆起那夜

江面没有饮料瓶,色彩鲜艳的方便面袋

饼干盒,黑的塑料袋,红的火腿肠衣

以及其它证明时代进步的东西。盛唐之音走远了

还有你和你的客人。长安那些王孙贵族

也走了,来不及聆听金菊盛开的声音

江畔伫立良久,我坐下啜泣

静寂的浔阳江,此时只有残月,默然走向圆满

静寂的浔阳江,此刻只有我,等着晓风吹响。也不用等多久

我会从曙光包围的渡轮上听见

民工踏响甲板的声音,农妇隔水叮嘱的声音

而一枚枫叶像谁的手

在江面划拨着走动的琴弦

我也跟着走了。在工业区的机器后面

在泄往江中的黑水里,徒劳着过滤

变味的声音

 

【杜牧】

 

清明

纷纷的雨就像

行人匆匆的泪

赶往某个

去处

 

在青草下方

面对破旧不堪的

房子与房子

它们快速坠地

像孩子找到了自己的家

 

你也找到了家

你找到的是酒家

这里

酒让你品味到家的感觉

金碧辉煌的长安

没有家

 

有坟墓

和在里面引以为荣的人

他们喜好这种

地方

他们在他们讨厌的任何地方

他们就是无家的人

死人

 

而你也不必再用笔尖试图远远地

点醒他们

 

【李商隐】

 

在给庙堂打扫尘垢之前

你必须走出一条路

走出两旁张开的网进入

你惊讶地看见网上挂满手

它们争着拉你上去

几乎无人幸免

你躲避着邀请之手

和收紧之网

像飞蛾一样小心翼翼

也许只有雾不会被网俘虏

你朦胧起来

手认不出

网拦不住

你认为这样保险

但你低估了它们。手是密不透风的森林

网比黑洞吃掉光线都令人

不可思议

你不能理解这个时代

在通往庙堂的路上其实

根本没有

网与手。那里

只有倒下的清洁工

 

【李贺】

 

你,有匹天马

你驰骋在仙界

李白骑马离天三尺三

你骑马上达九天

下通鬼魅世界

你,因此被他人称作诗鬼

谁相信天马嘶鸣

和蹄声是在地面响呢

他们把眼睛挂到咸阳树上

仍嫌它不如长安朱门前的

拴马桩

他们靠它找块贵地皮

下马,落脚

像竹根扩大自己的地盘

再削尖脑袋拱槛进门

因而,你找不到

空间和自由。长安闹市

空气都显得多余

怎能容一匹马横冲直撞呢

我凭借流星看见过它

一道光焰向无尽的黑夜

作最后的决裂——

陨石碎成四块

犹如天马的四只蹄铁

你,过早陨落了

你和你那匹天马的

嘶鸣,至今犹在

一个想象空缺的国度里

撞击着头套

方框又拿方框

套向孩子头上的人

我,多么希望他们能够容忍

万马齐鸣中国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