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茶事  

2011-11-03 01:01:00|  分类: 【飞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茶 事

古时,村民待客,一杯粗茶,解渴;隐士待客,一杯清茶,解道;师者待客,一杯淡茶,解惑;友人待客,一杯浓茶,解闷。现在,主人以茶待客,似乎纯属礼节了。也难怪,生活节奏愈来愈快,肩上压力愈来愈大,谁还有闲情雅致品茗?

去年秋,笔者搬进新居,独坐客厅,总觉得少点什么。细瞅,少了文化气息。欲往墙上钉挂字画,又恐白壁徒添瑕疵;抬腿碰到古色古香的茶几,忽然想起茶具。对!买套茶具摆在几面上,既可待客,又显身份,美哉!

说买就买。寻家茶叶店进去,二百元买回一套茶具:一把茶壶,六只茶碗,六只茶碟,一个茶盘。当时,店家说是宜兴紫砂茶具。我非傻瓜,自是不信。也不点破,放进车篮,满心欢喜返家。买东西,贵贱在其次,重在你是否喜欢它,想用它。窘困沙漠的旅人,你问他喜欢什么,想用什么,我想他决不会说黄金。一碗浊水对其而言,无疑雪中送炭。

有茶具而无茶叶,一如有枪炮而无弹药。买什么茶叶呢?春夏两季,我爱喝“铁观音”;秋冬两季,我喜饮“普洱茶”。举目店外,黄叶萧萧,我便买了一块饼状“普洱”。

晚上,摆开茶具,沏壶茶水,美滋滋地偷心乐。接着,我以“燎锅底”的名义,电话邀来四位好友,共享茶中的乐趣。

好友鱼贯而入,恭贺乔迁之喜。我说,先坐,咱们品茗待宴席。茶碗太小,一口下去见底。好友不住地喝,我不住地倒。不耐频繁端放,好友道,不用小碗了,拿大杯来。我扫兴地说,不好意思,没大杯。盛饭的碗也行。好友大煞风景道。心情不被理解,我只好遂了好友心愿。此后,好友复来,任我百般劝,再不使茶具,甚至茶也不肯喝了。

好友醉醺醺离去。关上门,我百思不得其解:《论语·颜渊篇》中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品茗是我所好,而好友因何不喜呢?想来,己所欲,也不可随便施于人吧!

朋友,生活当中,不一定情趣相投;情趣相投的,生活当中,也不一定相遇。于是顿悟待客之道:以客之喜好而待之。辟如,好酒者,以酒待之;喜茶者,以茶待之;健谈者,以耳待之;寡语者,以言待之;少者,以爱待之;老者,以敬待之;君子,以近待之;小人,以远待之……

当然,待客还要把握好水准。过低,必然变成“投其所好”的谄媚;过高,“一片冰心在玉壶”,甭说朋友,只怕“洛阳亲友”也不敢临门了。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