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云雾太行行  

2011-06-04 14:14:46|  分类: 【飞鸟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登查岈山,见窍洞之妙绝;登红石崖,见秋叶之红艳;登泰山,见众山之渺小;登关山,见云雾之缠绵。五月十八日早,余坐上火车,前往新乡市参加省电力报社举办的言论研讨班。十九日为学习日,二十日晨七时,四十四个同行,共乘一辆大巴车,去辉县关山地质公园游览。如果说大家对它还不熟悉的话,提到八里沟、回龙景区,相信大家都有所闻。关山与它们同在辉县,皆属太行余脉。

  十九日夜,天公不作美,又是打雷又是闪电的,第二天便下起冷雨。坐在车里,望着窗外雾蒙蒙的天空,心情很是郁闷:这种鬼天气,叫我本就不入流的摄影技术怎么发挥啊!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来到关山景区下车,我立马被山顶那些云雾之美所折服了。下面这幅是我拍的第一张。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雨越下越大,每人都穿上了一件雨衣,尽管是粉色,我们男的也顾不得挑剔了。身体暖和是必须的!这幅同上幅在一个位置所拍,仅把风景拉近一些。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本以为下车后步行登山,因雨作废,重新上车前行几分钟,到达一个停车场,复下车登山。此幅为登上二十几级石阶后,回身向左侧山涧拍过去。云在高处,低处没有,且雨小了,空气透彻,画面显得亮堂多了。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远远望见两座铁塔,也不知是通讯塔还是高压电塔。它们被人立到险峻的山峰上,想想还真是不易,于是怎能放过赞一下那些默默无闻的建设者呢?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陪领导上查岈山,钻洞无数,竟然没正而八经地拍一个,就像闻香日久,嗅觉不觉便退化了。这幅中的洞是我们在关山钻的第一个洞。也许是初来乍到,它竟诱惑得让我想起了摄影的构图方法,这边站站,那边蹲蹲,把它放在了画面的三分之一处。回来查看,还算理想一点点!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只顾着拍摄,结果与同行拉开了距离。导游回来催我,于是快步上追。拐过一道山弯,眼前突现两堵巨大垂直的石壁,几近直角对峙。迎面的石壁上,有几处人工开凿的遗迹。细瞧像佛龛,但无佛像。大概佛主也怕住处过高过险,一不小心睡梦中翻身坠下去,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策的保险!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忽闻水声四溅的声响,近前看,两壁夹角处,一条白练自九天垂下。瀑布不宽,但水流较急,因为天生具有锲而不舍的精神,水滴石穿,下面形成一个面积有二十多平方米的大石潭。唉,拍数张再看周围,余又成了孤家寡人。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下面五幅得之不易啊!因为从石潭向上,百回千转皆是陡峭石阶,累得我头发晕、额冒汗、腿打颤、胸憋闷,鼻子几乎出不来气。想到前面还有几个美女,担心她们笑话我,只得强忍疲惫,抱着登上去付出生命代价也在所不惜的信念,终于熬过难关。顾不上气喘如牛,举起发抖的相机(打死也不说是肌无力)……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不知它是小溪还是小瀑布,就算介于两者间吧。它位于关山最险峻的红石峡中。沿着峭壁上铺就的铁梯下到谷底,它首先映入我们的眼帘。它所依附的片岩层次分明,二者黑白分明。这让我想起,人间黑小伙配白妞,自然界原来早如是。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狭谷空间太小,想换成短焦镜头,因雨不能,有种老牛掉井里,有劲没法使的绝望。没办法,在导游的催促中,只得竖着拍狭谷尽头的风景了。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那红色的铁梯号称“天梯”,但非我们走的铁梯。导游说它为私人建,是条捷径,人走要交十元。呵呵,商人真是无缝不插针啊!呵呵,公家为啥不建呢?这里面是不是有“猫腻“呢?俗话说的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嘛!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陆放翁放言: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原以为无法用长焦镜头照狭谷全景,不想登上一处高台上,回首竟然把大半个狭谷面貌给摄入镜头里了。细瞅,俺的娘,还怪吓人捏!就算再借个熊胆,俺一个人白天也不敢来呀!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又是一条小瀑布。想慢速拍,手不能持久,几幅都不成。见有栏杆,架其上拍三张,仍不行,导游再次催,只好走,回来瘸子中挑将军,选这幅现现丑了。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这幅才算是狭谷的全貌。不过,为啥看着不吓人了呢?哦,原来因为有了那座桥的缘故!有桥人就有路,有路人就有希望。不是吗?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就要出狭谷了也!你听,前头的美女大呼小叫道,光明!光明!多么美好的光明啊!你再听,冲向谷中的溪水说,光明!光明!但我正在失去它!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回首再看狭谷,有水浴火重生的庆幸!同时,也发出"不过如此"的虚言。有的人啊,总在得意中忘了自己有多么的渺小和可笑!再不自知,与那顶谁掉落斜壁上的帽子同样,随时有跌进深谷的可能啊!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溪水常从此处的岩石上淌过。甚喜这些岩石的色彩,光洁圆润。然而面对美的东西,还须谨慎点。因为导游让拉下的我留意脚下,免得跌成一只落汤鸡了。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此洞为迎客洞。其上有棵小松树得名。窃以为,此名欠推敲。洞中黑黝黝的,我是不想打拢里面的主人的。万一迎出来的是蛇鼠们,还不吓得我魂飞天外!叫“迎仙洞”吧。仙人不怕。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不足一米宽的一块巨大的石壁,像谁家遗弃山中的一块锈迹斑斑的屏风。开玩笑,谁有摆得下它的房屋啊!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日近中午,饥肠辘辘,终于抵达吃饭的地方。放眼山野,云雾依旧多情地跟至,再次相逢,恍然如梦!等我拍完看同行,早进店中围住圆桌,单等佳肴裹腹了。进屋脱下雨衣,不禁打个冷战——半截袖上衣全湿透了。谁叫相机贵重点、娇气点,一路上只能照顾它,不能照顾自己了。放下相机,进厨房寻火烘衣裳。房内厨师忙着炒菜,两个山村妇人忙着切菜配料。对她俩说声不好意思,脱下上衣,光背烘烤起来。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屋内吃着饭菜,想着屋外的云雾。饭罢奔出,云雾因嫌我无情——没喊她们共进午餐——已弃我而去。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站在风雨中忏悔,云雾被我的痴情感动,悄然从幽谷升起来。来得如此突然,如此猛烈,让我竟然怔了一会儿。你还不来吗?云雾拖着洁白的婚纱——移动着喊我。哪能呢!我最圣洁的新娘,你莫再抛弃我,我—来—啦!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左侧的二层楼房是我们用餐的地方。我当然不是想感谢它——它差点让我错过我的新娘。我是可惜自己没有登上那个石梯,站得高望得远,能再多看两眼我那转瞬即失的新娘子。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下山前,雨大了。我们分乘两辆中巴车,沿盘山路左转右转、上仰下俯下山。急驰中,容不得我再拍照。一路上,云雾更多更美妙了,有种行走在仙境中的错觉。上山容易下山难,是对步行者来说的。对我们这些乘车者,正相反。不多会儿,便回到停车场。此时,周边山上云雾不多,若隐若现,如怕羞的村姑,不敢当面送行,却怯怯地、远远地观望。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趁同行拥挤着上大巴车,我快步来到谷边,最后拍下三张这里的山水。不拍云雾了,免得心伤!且让我坐在火车上,在隆隆的铁轮滚动声中,独自细品个中滋味吧!或者,她一个人在山那边,也如是吧!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云雾太行 - 飞鸟 - 夏天的果园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