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门 (外七首) 原创  

2014-12-01 22:58:21|  分类: 【飞鸟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门

 

门开合的角度,最大

不过180度且从不

逾越180度。惊人的发现

是你童年和少年两个黄金时代

捅不开的锁。昼开夜合

晨出暮归的农民,蜗牛般

门里门外出出进进5000年

他们遵循守家固土的规矩

就像木匠遵循门开合从不逾越

180度的规矩。尽管饥饿

战争,更朝多代,毁门无数

门始终不偏离限定的角度

如果门一直沿着陈旧的轨迹开合

你是不是觉得生活太枯燥乏味了

他人,也是这么认为并且

先从城市改变门。城市包围

农村的战略最终得以实现

没有方向的旋转门,360度

任意旋转。人在门的前引后推下

变成艺人操纵的提线木偶

被动地移步。电动门

0度或左右或上下开合,走的更是

一种极至和不寻常的轨迹

如果人顺从新事物日久便会认为

这是顺从自然,那又将是

我的一个惊人的发现

门在白昼与黑夜的自然交替中

还会变幻多端。人也会

门里门外不间断地变幻自己

只不过,这不算我的惊人的发现

而是谁都不想第一个捅开的锁

垂在门上,任其安安静静地吊死

 

唐刚原创于2014/10/11

 

○ 红眼乌鸦

 

那只白色乌鸦,长着一只

灼热的红眼,夜夜默立在主人脸前

看他奋笔疾书。没有一种动物

能读懂主人的所思所想

——这是宠物狗瞧见也妒忌的

黎明的巢穴,一群黄蜂携带毒针袭来

刺醒沉沉入睡的主人

他抬头望见红眼乌鸦徘徊于东窗外

白羽身下,文字似的群鸟自由飞翔

 

唐刚原创于2014/10/14

 

○ 纪念一把好茶壶的死去

 

好茶壶沏出的茶叶水,后味仍觉涩涩地苦

为了纪念一把好茶壶的死去

我想写首悼亡诗,但不知它在天堂或者地狱聆听

茶壶有着高贵的紫砂血统,一介草民的我是买用不起的

怎么得到君莫问,反正它是悄悄来又悄悄走

咣当一声庆幸,把柄先没了

 

唐刚原创于2014/10/15

 

○ 重复

 

我生活的海到处

充斥着重复:波浪

复波浪,礁岩复礁岩

装着别人装的货物。即便我的

思想,也像港口

点点的渔光

 

然而我梦的海渴望

惟一,不曾有的思想

把自己的波浪

波及于人,一浪复一浪

百舸,千帆和万吨的

巨轮,从灯塔下驶向彼岸

 

唐刚原创于2014/10/22

 

○ 春天不远

 

水面飘来一个阴影,像块石头移动

河畔,小羊在啃草根

猎人抬头望天空

一只鹰隼

展翼盘旋。因为高度和阳光的原因

他瞅不清鹰隼的意图

想逃吗?在瞄准它的猎物吗?猎人低头

等石头浮出水面。母羊跑来,躬背

将小羊护身下

水面又飘来一块石头,引领前块石头

沉入深水不见

我细察河畔动静

小羊已由着草根长出细叶

猎人也由着枪膛吐出铅弹

 

唐刚原创于2014/10/30

 

○ 百年孤独

 

多年以后诗歌还是葬在墓园

现在诗歌正孑然行走于闹市

它对它的存在百思不解

置身人群中却为什么如同

置身人群外?

我说你必须把坟墓建在闹市口

那时再看人群你就明白了

这时清洁工拿扫帚打扫街道

这时灰尘追着人群躲闪扫帚

干干净净的闹市一下子安静下来

清新的空气中不闻人群的呼息声

 

唐刚原创于2014/10/30

 

○ 鬼节前夜一个奇异的梦

 

鬼节前夜,我梦入一个陌生而熟悉的荒原

满眼黄草齐腰深。我心生恐惧狂逃

草茎死命纠缠足踝,抬不起也摆脱不了

绝望中我看见一株光秃秃的老榆树

他在大片黄草中是那么地孤单不合群

他多年前长出的榆钱叶养活了乡民

如今无人问津,像花圈边缘点缀的白花多余

(现在只有城里人才会摘回家食用)

黑夜无边,风穿过荒原在看不到的地方喘气

月光仿佛一开始便在草丛下面冻死了

但是我不再恐惧而是心平气和接受

就像冷月冲出乌云又走进另一块乌云

榆树独自叶开叶落多年

他的老根从黄草覆盖的坟堆中拱出一株小树

我忽然由心平气和转为心情愉悦

一个被我遗忘一年孤独一年的日子回家了

幸好我至今仍是荒原上迷途知返的吃草羔羊

 

唐刚原创于2014/11/22

 

○ 悟道

 

那人打坐在雪地上闭目静思

看能不能悟出他想要的道

菊花残黄,梅花艳红。那些霜叶

那片片暗灰落地又随风舞起

那人像半截树桩,不动不语

等待道若青草般钻出结冰的雪地

 

那人臀下方,雪悄悄融化

他放下悟道进入白色的梦中

梦里菊花非黄,梅花非红,霜叶也

非暗灰。都是苍白的冷色调

 

黎明雪霁,阳光唤醒沉睡的那人

他听见人走动,鸟飞鸣,还有一股气流

自腹腔冲出臀部,响彻在

满天满地满眼的白光中

 

菊香无。梅香消。异味替代暗香浮动

那人羞于想要的道付之四溢的污水

于是像一只受惊的兔子逃离雪地

尽管其臀下一块湿冷地业已泛青

 

唐刚原创于2014/11/24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6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