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果园

他是一只飞鸟,一只不用翅膀用想象飞的鸟!

 
 
 

日志

 
 

会说话的狗 外七首 原创  

2015-03-11 22:51:40|  分类: 【飞鸟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烟花的结局

 

烟花如同北方黑土地上急匆匆盛开的

又急匆匆凋谢的花儿们

说不上喜与悲

 

情绪波动已是年少与

年轻时的事了

 

我所眷顾过的被多数人称之为美好的事物

我都有意甩开让其自生自灭

我在走向我那不可能到达的事物

 

烟花也在走向它们那不可能到达的事物

如果群星当空它们不会说那是它们掉队的兄弟

姐妹

 

我一个人走在人群之外同样没有掉队的兄弟

姐妹

这也不代表我是他们的什么的什么

 

说不上喜与悲

以烟花的结局

 

○子非鱼

 

远古的庄生的鱼幻化而成鸟

击水三千里

扶摇九重天

 

我的鱼游弋在有氧的池水里

但它试图甩开鳞甲

化作鸟儿飞

 

它几乎不记得疼痛如溃水溢流

它以为翅膀隐藏在

自己的骨刺中

它对天空有着枯木逢春的想象

但尾鳍率先变成腿脚

它们携带着根须对大地病态的暗恋

 

它于是忘掉自在逍遥的天空

它放弃翅膀和鞋袜从容行走

为了赤足踏平沿途

丛生的荆棘

为了暖化冰雪让民间的蚂蚁找到

蜜糖

 

为了孤独的脚印埋入城市的柏路下

黑黝黝的长街拱出

月光一样油亮的草

 

○我不相信

 

在一条河流里钓者如果说他们一天

没有钓到一尾鱼

我不相信

 

在城市楼房高耸如果看不清我不相信

在乡村庄稼膘肥体壮蔬菜长相俊美

似乎一扫多年前

体弱多病其貌不扬的样子

如果不见虫子爬上爬下

我不相信

 

当我真的一尾鱼没钓到

我无助的手就像水波上战栗的一叶浮萍

我看见在盛唐在唐诗

在桃花流水畔独坐着蓑衣老者

斜风细雨不须归

 

所有我不相信的经过我触摸全碎掉

现在我不相信的只剩一个

人首蛇身的她为她捏的泥偶有意植入了

蛇的欲望

 

○在公交车上

 

一辆公交车前门后门功能相同

但规则相异

前门上人后门下人

公交车停到站台有人

前门出有人后门入

老弱病残位置上

挤满年轻二八的姑娘小伙

在他们身旁站着孕妇

小学生和拄拐老人

更多座位上的人脸朝窗外

面无表情审视着他们熟悉

而陌生的城市节奏

公交车在下个站台嘎吱一声尖叫

车厢再次重现前一个站台的场景

然而老人打孩子女人荣登新闻头条

我们说那不是老人变坏了

那是坏人变老了

但公交车场景是一本发黄的老相册

我们充其量夜深人静时

放到胸前翻翻然后合上

我们在一口移动的棺材里和睦共处

如逝者相安无事

 

○在集贸市场

 

我在集贸市场什么也没买

集贸市场划分服装区谷物区

蔬菜区和禽肉区

自东往西纵横排列有序

多年以前

这里是城郊一处坟场

冬天荒草稀疏无几

瘦骨嶙峋的麻雀完全暴露在

打牙祭者冷森森的枪管前

现在灰暗的水泥路面已经长不出

收留小动物的草

经常光顾市场的是一张张

衣着光鲜的钞票

它们从一只手飞向

另一只手的

巢穴稍作停歇

那些弱小者偶尔会在一个老乞丐的

烂碗里找到容身处

它们挤在陋室抱团取暖

老乞丐和行人之间

有一尺的距离与

一天的沉默散落在纷纷下的雪里

禽肉区的鸡鸭鹅

它们寄居在铁笼中

一块净肉在绞肉机里翻滚着

初始红白分明

接着红白相间

最后红白不清

它的巢穴在肉食者的黑塑料袋中

麻雀在谷物区的

棚顶上跳跃着

这些素食者有耐心等雪化露出几粒谷物

几只胆大者飞来

它们欢送两手空空的我走出集贸市场

 

○会说话的狗

 

我担心我的狗可能不是我豢养的

那只狗

 

从古至今自己豢养的狗的每一个

跳楼投水卧轨上吊的主人

弃世多年之后

凭叫声还能辨别出是谁家的

 

世界如此多彩

我担心我的狗甩掉非白即黑的天性

离开它生长的乡土和喂养它的五谷杂粮

走进了城市

它看花说红见叶说绿

我再听不到它说错过

 

我牵着我的狗走在

繁华似锦的长街的人群中我担心

他们说它是一只会说话的狗

 

○燃灯

 

我被黑夜包裹黑夜被它驱散

它被黎明遗弃

但它是我的囚徒

我每天迈出门槛而每一次迈出

我把它关在暗室奔向自由

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吗?

一只又一只白蛾背叛黑夜

它们追随它成为它的囚徒

 

○在山顶废墟之上

 

我有幸被沿途青草

带到山顶冷清的废墟之上

同游者都消失了

仿佛他们正想离开我似的

但我不能半途而废

这些安居乐所的青草

我既然是它们的客人我就不会

嫌它们待客不周

一面杏黄旗插在废墟的门前

风声中摇摇欲坠

一棵老槐树斜靠残壁无人话荒凉

站到废墟上我俯视来路

然而整条路只见青草

我想起废墟从前是一座寺庙

香火旺盛

山路经众多香客日久踩踏

青草便退让了

它们躲进岩石的夹缝中

抱着石头默默枯荣

我也从废墟中搬起一块石头

沿山路轻快地下

我抱着它走向山下喧哗的城市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